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歷史回眸:驚世災難是怎樣被中共抹去的

作者:
比切爾諾貝利核電站爆炸、唐山大地震還要慘絕人寰的中國災難,是被美國曝光的。2005年美國《Discovery》節目向全世界披露了一個排名世界第一的人為災難:1975年河南板橋水庫潰壩事件。導致幾十萬人死亡的這麼大的一個災難發生在我們的國家裡,很多人卻始終對此一無所知。比天災更殘忍的是人禍,比人禍更讓人無法接受的,是中共對此的竭盡全力的掩蓋。

示意圖。(Getty Images)

中國最慘烈的潰壩災難是被美國曝光的

據《Discovery》報導:1975年8月8日,河南板橋水庫因暴雨發生潰壩,9縣1鎮東西150公里、南北75公里範圍內一片汪洋。現場打撈起屍體10萬多具,後期因缺糧、感染、瘟疫又致14萬人死亡。

除了親歷者,很多國人對此一無所知。有人甚至懷疑,這是不是國外媒體的惡意杜撰?認為是「美帝的陰謀,帝國主義亡我之心不死」。

甚至很多當地人都不清楚。2010年,在駐馬店大壩潰口處,一個當地警察面對記者採訪時說:「『75.8』嗎?我們這代人沒有幾個知道的。」

那一年,包括板橋、石漫灘兩座大型水庫在內的62座質量低劣的水庫相繼垮壩潰決,30多個縣市1千多萬人被淹,在數小時內,幾乎所有的村莊都消失了。人在睡夢中被洪水衝出數百里,從河南漂到安徽,甚至漂到上海!數不清的屍體疊加,與死去的牲畜堆一起,在太陽地里暴晒,屍體腫脹、腐爛、發臭,蒼蠅多得壓彎了樹枝。火車被衝出十幾里,鐵軌被擰成麻花,糧斷水絕,活著的人都絕望了。百萬人被圍困在房頂、樹杈上或河堤上,打撈瓜果、玉米棒充饑,後來只能吃樹葉、樹皮……

水壩潰決造成洪災示意圖。(CHRISTOPHE SIMON/AFP/Getty Images)

潰壩事故調查報告成了保密文件

當地縣誌關於「75.8」的記載寥寥數語,只有短短一小段文字的輕描淡寫。導致幾十萬人死亡的這麼大的一個災難發生在我們的國家裡,很多人卻始終對此一無所知。比天災更殘忍的是人禍,比人禍更讓人無法接受的,是中共對此的竭盡全力的掩蓋。

1994年,在國際水利會議上,水利部長委會主任魏廷錚被問及那次垮壩災難中的具體死亡人數時,魏廷錚說不記得,「但不會超過一萬人,因為死亡人數超過萬人,國際新聞界必然會有報導。」

災難中的傷亡數字至今不明。官方公布的數據是2.6萬,中共政協委員喬培新、孫越崎、林華、千家駒、王興讓、雷天覺、徐馳和陸欽侃在文章中揭露,板橋慘案死亡人數達23萬人。民間說法從10萬(遂平縣檔案局的數據)、24萬到40萬莫衷一是。

據說水利部曾做過一個潰壩事故調查報告,被當作保密文件鎖在保險柜里,不許公開發表。一部關於潰壩事件的科教片,一度只是內部發行,片中只看到死豬、死羊、死牛,沒有看到死人,死人的片段被剪掉了。有現場知情者說,當時他們被告知:「不準回去講,誰講誰負責!」

有現場知情者說,當時他們被告知:「不準回去講,誰講誰負責!」圖為示意圖。(Getty Images)

幾十年後,在網路、自媒體上,一些相關知情人寫下了點滴的殘缺記憶:

「當時我聽過水利部內部的不準筆記的紀實傳達報告,是當晚整個河南省駐馬店及以南的京廣線兩側有3個專區村莊,城鎮、人員、財產全部被淹蕩平滅絕死亡,我已不記得當時傳達的實際死絕人數,但仍可按當時地圖、行政記載可知,遠不止30萬50萬的死亡數,後加救護丶掩埋屍體中的感染死亡的大量數以千計的平民、軍人至少幾萬。」

「我的三叔是汽車零件採買員,他曾經說過這件事(只是偷偷的告訴我),他坐火車看見電線杆上掛著死難者的屍體,慘不忍睹啊!」

鐵路路溝里沉積下的屍體不計其數。一位從武漢方向來的參加救援的軍人後來回憶:「鐵路兩旁的樹枝,都被黑壓壓的蒼蠅壓彎了。」

「我的一位同事當時曾在那裡當兵。講起那次事件,說去救人時,只有少數逃到沒倒塌的房頂上與爬到電線杆上的,才逃過一劫,其他絕大多數人與牲口、家禽一切生物,統統淹死於一片汪洋。」

「75年我記得很清楚,我們六師生產建設兵團去援助,援助人員回來的時候跟我們說太慘烈了,屍體一車一車往外拉,蒼蠅黑壓壓,鋪天蓋地……」

「本人當時工作單位隸屬於防汛指揮部,看過板橋水庫的紀錄片,慘不忍睹,連60噸的車皮都被洪水沖得豎起來!」

「板橋水庫潰壩水勢鋪天蓋地,睡夢中的遇難者根本沒有逃生的機會,半夜炸壩不敢通報,怕人心惶惶爆亂,事後掩蓋真相怕影響政績。」

「當時花圈的生意非常好,後來中央將安徽西北與河南東南的攔洪大壩炸毀,把洪水引入到長江,此過程安徽也有一部分人死亡。曾在上海吳淞口撈上來的活孩子全身皮膚被水泡得很脆弱,輕輕觸碰皮膚就破裂了。」

「我在湖南懷化工作,醫院組織了醫療隊去救災,為了防止疫情的擴散,同時也要救治受災的傷病員。現場的慘狀太恐怖,屍體多得無法處理,只有依靠火車皮整車整車裝滿運走。」

遭遇天災人禍中共只會做一件事:掩蓋

災害發生時,板橋水庫大壩17個泄洪閘只有5個能開啟。暴雨襲來後、潰壩6個小時前,當地駐軍曾向上級部門發出特急電:情況十分危急,水面離壩頂只有1.3米,再下300毫米雨量,水庫就有潰壩危險!

水庫第二次發急電是在災難發生前20分鐘,請求用飛機炸掉副溢洪道,但這封電報同第一封急電一樣,都沒能傳到上級領導手中。沒有得到上級命令,水庫管理人員不敢排水泄洪。

20分鐘後洪水漫壩了。水庫第三次發急電,並「擅自」開啟尚能移動的五扇閘門,但此時水庫已經決口,震驚世界的慘劇發生了。

據記載,潰決時最大出庫瞬間流量為7.81萬立方米每秒,潰壩洪水進入河道後,在大壩至京廣鐵路直線距離45公里之間,洪水以平均每秒6米的速度沖向下游,形成一股水頭高達5~9米、流寬12~15公里的水流。

官方一直強調事故原因是特大暴雨造成的洪澇災害,掩蓋了其人為造成的根本原因。板橋、石漫灘等系列水庫,是上世紀50年代初期「新中國」第一批設計建設的大型水庫,是「大躍進」時代粗製濫造建成的,因工程質量粗劣、疏於日常維護,至災害發生時,17個泄洪閘只有5座能正常開啟。而且,板橋水庫比規定蓄水量超蓄了3200萬立方米。

最大的不幸是災後中共動用一切手段封殺真相。圖為示意圖。(Getty Images)

從某種意義上來看,此事故最大的不幸並不是那浩劫本身,而是災後中共動用一切手段封殺真相,費盡心機地隱瞞與掩蓋。

據新華社記者張廣友2003年的回憶錄披露,75.8事件發生後,11月新華社準備發消息,並進行連續公開報導,但當時中共高層不準公開報導。前國務院副總理紀登奎說:「兩個大型水庫和那麼多的中小型水庫潰壩,所造成的人民生命財產損失相當於一顆小型原子彈!」他對張廣友、人民日報記者安子貞說,「給毛主席、黨中央的報告,由你們來起草」,他一再強調「不要超過兩千字」,內容要豐富,文詞要簡練。

閑談中紀登奎曾告訴張廣友:不叫公開報導是怕產生副作用,影響穩定;那個時候正是毛、周重病期間,不讓公開報導,也是怕他們受刺激,內部報導也只能選擇極少量給他們看,這種內部報導不會給他們看的……

這場世界史上最大的潰壩災難,蕩滌了上萬平方公里的土地,卻沒有一塊為死難者而立的災難紀念碑,唯一的「75.8抗洪勝利紀念碑」,是歌頌政府的「功績」。

SARS、沙蘭鎮水災……中共一直在掩蓋

中國大陸的SARS疫情中到底死了多少人?當疫情成為絕密情報,任何官方統計的數字都是一種掩蓋。所以引述官方的死亡數據已經毫無意義。

據《時代》周刊披露,SARS期間,世界衛生組織專家抵達幾小時之前,北京309醫院就把40多名已確診的SARS病人轉移至一家旅館,中日友好醫院也將31名SARS病人匆匆塞進幾輛救護車中轉移。

江澤民的命令在內部被秘密傳達:任何一個地方爆發SARS,當地官員就地免職。於是各級地方官員不敢將疫情上報,千方百計地隱瞞,醫院更改SARS病人死亡通知單上的死因。據知情者透露,為防SARS蔓延,有的醫院甚至用藥物注射,讓患者「安樂死」。

SARS疫情成為絕密情報。中宣部要求SARS等消息須由新華社統一發稿,其它地區不能擅自刊登有關消息。被外界稱為敢說真話的抗薩英雄蔣彥永很快被禁聲,並受軍紀處分。

中國大陸的SARS疫情中到底死了多少人?當疫情成為絕密情報,任何官方統計的數字都是一種掩蓋。圖為2003年北京薩斯期間,工作人員在火車站候車室消毒。(PETER PARKS/AFP/GettyImages)

2005年牡丹江沙蘭鎮爆發特大山洪和泥石流,沙蘭鎮中心小學被洪水瞬間淹沒,官方報導洪災造成117人死亡,但民間傳言實際死亡人數更多。時任《南方周末》記者的李海鵬實地采寫的沙蘭鎮水災報導,當年被禁止刊發。十年後,他再去採訪,仍被當地政府拚命圍追堵截,李海鵬被跟蹤監視、被旅遊,甚至被塞錢做局,最終被當地政府人員帶離。

2012年天津薊縣萊德發生重大火災,官方稱死亡10人。深入當地調查後,《中國記者調查》網站報導,火災致378人死亡,立遭中共封殺。隨後,另一家追蹤報導火災的華語新聞通訊社網站也被屏蔽。

2018年山東濰坊市壽光水災,官方千方百計地瞞報、謊報、禁報。抓網民、刪帖、遮罩跟帖。災害一周後,官方迫於壓力,才有選擇性地通報災情。

在2019年最後一天,官方證實武漢出現「不明原因肺炎」,病源檢測遲遲未有結果,卻已有8人因「傳謠」遭到「依法處理」。大陸很多天災人禍最初得以披露,都有賴於所謂「謠言」,謠言常常成為預言。所以中共的習慣性掩蓋真相,如今令百姓人心惶惶。四十五年前,天大的河南板橋潰壩慘案都能掩蓋,還有什麼不能掩蓋?

參考資料:

南方都市報《水墓》

錢剛《世界最大的水庫垮壩慘案——1975年駐馬店大水》

於為民《75.8浩劫內幕紀實》

責任編輯: 吳量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