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唯色:他們從釋迦牟尼佛像腿上挖藏葯

—鏡頭下的西藏文革 全藏最神聖的佛殿——大昭寺被砸成了什麼樣?(四)

作者:
大昭寺老僧圖登仁青在2003年接受我的採訪時說:「文革中,一樓只有覺袞頓拉康(釋迦牟尼佛殿)的一兩尊像還在,土莫拉康(松贊干布法王殿)的一兩尊塑像還在,其餘塑像都被砸了。覺袞頓拉康最尊貴的覺沃佛(釋迦牟尼佛)身上和臉上的金粉都被颳走了,身上所有的珠寶裝飾都被搶走了。覺沃佛頭上的華蓋是純金做的,但因為被香火熏得很黑,沒人認得出是純金,所以就沒被拿走。「

圖為拉薩大昭寺日光殿,藏語發音甚穹,尊者達賴喇嘛在藏曆新年或主持大法會時下榻處。如圖所示,文革期間先後被造反派和中共軍隊所佔,滿牆往昔美麗的壁畫被刀刃亂劃,迄今留下道道創痕,成了殺劫歷史的見證。(唯色拍攝)

接上期,容我繼續講述大昭寺的文革劫難。在遭到以「破四舊」的名義被砸、被搶、被燒之後,從1966年8月至1967年春夏之交,大昭寺被設為「紅衛兵破四舊成果展覽辦公室」,全拉薩在「破四舊」時從寺院及貴族、大商等家中抄走的部分「四舊」集中於此,由拉薩市公安局局長帶領工作組在此駐紮數月。

據當時是工作人員的收藏家、畫家葉星生在2002年接受我的採訪時說:「當時辦公室是在大昭寺二樓上的一個大倉庫,肯定是一個大經堂,堆滿了『破四舊』的那些東西。……燒哦。尤其明顯的是我們那個工作組。就把那些經版跟柴火一塊兒碼起在那裡燒。就在做飯的時候燒。」他的意思是,寺院里的經版、經書、唐卡等,變成了給工作組做飯燒茶的燃料。

1967年6月,西藏軍區派了一個連的兵力進駐大昭寺,原西藏軍區司令員陳明義在多年後的回憶文章中稱「對該寺重要佛像實施了嚴密的保護」,事實上,整個大昭寺除了全身所有珠寶裝飾被掠、且被紅衛兵用鎬頭砍過的釋迦牟尼12歲等身塑像,及寥寥無幾的數尊塑像倖存,其餘所有的,凡金屬佛像、金屬法器、金屬供具、唐卡器皿等等皆被軍隊運走,凡泥塑佛像或被砸爛,或被扔進拉薩河中。

不知軍隊駐紮時間有多長,但在1969年以前,大昭寺先是兩大造反派之一「大聯指」的據點之一,後又成為另一個造反派「造總」的主要據點,其廣播站就設在三樓日光殿一側臨街的屋子裡,數十名「造總」成員住在寺內。這期間,大昭寺繼續遭到破壞。由於該廣播站的宣傳攻勢很猛,1968年6月7日,遭到支持「大聯指」的解放軍衝進大昭寺開槍射殺,當日有十二位藏族紅衛兵被打死,傷者更多。在大昭寺發生的血案令拉薩嘩然,震動了北京,毛澤東和林彪均對此作出批示,批評軍隊「支一派壓一派」。

據民俗學者索次啦在2003年接受我的採訪時回憶:「那天大昭寺先是被『大聯指』包圍,主要是住在索康大院里的秦劇團的演員和拉薩市歌舞團的演員。後來『支左』的解放軍衝進大昭寺,他們是支持『大聯指』的,聽見還在廣播,很氣憤,就沖廣播室開槍,還扔了手榴彈,打死了十個群眾,打傷的人就更多了,其中就有我的未婚妻和赤列曲吉。她倆都是拉中高68級的學生,也都是設在大昭寺的廣播站的廣播員。……解放軍佔領大昭寺以後,『大聯指』的人還衝進去毆打『造總』的人,主要是秦劇團的演員們。打死在大昭寺里的有十人,另外還有兩人打死在附近的大街上,都很年輕,全是居委會的群眾。拉薩很震動,連北京也知道了,毛主席和林彪還都作了指示,所以把他們作為烈士埋在西郊的烈士陵園裡,可是一陣風過去以後,居然被掘墳,全被暴屍野外。當時我去看的時候,已經有五六個棺木被挖開了,屍體已經腐爛了,成了骨頭,生了蛆,蒼蠅在上面亂飛,又噁心又慘不忍睹。有幾個屍體後來被他們的家庭認領拿走了,其他的,又重新埋回去了,其實墓裡面空空蕩蕩。」

圖為拉薩大昭寺日光殿,藏語發音甚穹,尊者達賴喇嘛在藏曆新年或主持大法會時下榻處。如圖所示,文革期間先後被造反派和中共軍隊所佔,滿牆往昔美麗的壁畫被刀刃亂劃,迄今留下道道創痕,成了殺劫歷史的見證。(唯色拍攝)

據曾經是拉薩紅衛兵主要組建人、「造總」總司令的陶長松在2001年接受我的採訪時,提到「六·七大昭寺事件」氣憤地說:「它(軍隊)就說是要接管嘛。大昭寺不是有我們的廣播站嘛。可你要接管怎麼能夠接管一個群眾組織的廣播站?那不是開玩笑嘛。它(軍隊)是故意挑釁的。……他們是直接去攻大昭寺的。當然他們說是要接管,後來卻說槍走火了,是這麼給我們解釋的。可是,槍走火怎麼可能打死那麼多人?那不是開玩笑嘛。所以原來軍區寫了一個檢查,但我們通不過,你這是編造。後來才搞了一個像樣子的,當然是曾雍雅(任西藏軍區副司令員、司令員,也是西藏文革的重要人物)他們起了作用,做了調查,結論是軍隊『支一派壓一派』導致的必然惡果。……那些都是年輕人(指「六·七大昭寺事件」的死者),最小的才17歲,20多歲的占多數。」「你在大昭寺隨隨便便打死十個人,另外在財經大院和原來的『造總』總部之間還打死兩個人,總共十二個人,也就是今天『烈士陵園』那個『園中園』裡面的人。你佔大昭寺的一個廣播站幹什麼?你佔領就佔領嘛,管制就管制嘛,為什麼開槍呢?所以從這個事件就可以看出你軍隊的派性有多嚴重。」

曾在文革中砸過佛塔、燒過經書但晚年以在大昭寺做義工表示懺悔的強巴仁青,在2003年接受我的採訪時回憶:「有一段時間,大昭寺的二樓上,包括達賴喇嘛下榻的甚穹(日光殿)內都住著『造總』的人。有一個歪嘴巴年輕人還住在甚穹裡面。裡面的佛像被偷了。結果是這個人偷的,後來被關進軍區監獄裡。大昭寺裡面的佛像都被砸了,樓下只剩下覺仁波切(釋迦牟尼佛像)一個,全身光光的,腿上有一個洞,不知道是誰砸的,反正是誰用斧頭之類砍的洞。二樓只有松贊干布像沒被砸。其他佛像一個不剩地都被砸了,所以現在的佛像差不多都是後來新塑的。被砸的佛像裡面裝的有青稞,都被運到糧食局倉庫,以後磨成糌粑了。當時居委會還問合作社的人去不去背糧食,可以計工分,但我沒有去。佛像裡面除了糧食,還有很多琴典(聖物)和葯,都被拿走了。我沒有去。我留在居委會燒茶,看見他們拿回來很多寶瓶和法器,裝在一個大箱子裡面。那些寶瓶裡面裝有很多貴重的寶貝、藥物,我就一邊燒茶一邊從寶瓶里取了不少聖葯吃。」

1969年至1970年代初,大昭寺被拉薩警備區司令部佔據。一樓的數十間佛殿包括土幾拉康(千手千眼觀世音菩薩佛殿)成了豬圈,臭氣熏天的豬到處亂拱亂叫。如今僧眾舉行法會的大經堂及供放蓮花生大士的塑像之處,是軍人的廚房。釋迦牟尼佛殿沒有改成豬圈,毫無任何裝飾且遭受創擊的覺沃佛像,盤坐在漆黑的佛殿深處靜默無言。二樓的數十間佛殿則成了軍人的宿舍。尊者達賴喇嘛在藏曆新年期間或主持大法會時下榻的日光殿被高階軍官佔據,牆上往昔美麗的壁畫被士兵用刀刃亂劃,迄今留下道道創痕,成了殺劫歷史的見證。

圖為拉薩大昭寺日光殿,藏語發音甚穹,尊者達賴喇嘛在藏曆新年或主持大法會時下榻處。如圖所示,文革期間先後被造反派和中共軍隊所佔,滿牆往昔美麗的壁畫被刀刃亂劃,迄今留下道道創痕,成了殺劫歷史的見證。(唯色拍攝)

2003年3月,我採訪了文革時積极參与「破四舊」並且批鬥舊時代西藏上層人士的紅衛兵崗珠,此時他是拉薩市城關區沖賽康居委會書記。他說他曾給駐紮在大昭寺里的軍隊送過糧食,親眼見到釋迦牟尼佛像周圍的佛殿都變成了豬圈,裡面養著臭氣熏天的豬,樓上的佛殿都是軍人的宿舍。強巴仁青也說:「大昭寺不久成了豬圈,豬多得很。樓上住著當兵的。樓上和樓下之間弄了一個梯子連著。」

木如居委會的居民久居在2003年接受我的採訪時說:「我們奉命去大昭寺送豬飼時,看見裡面豬多得很,當兵的還在殺豬。他們把大經堂的一角辟成茅廁,我們可以看見他們把尿撒在地上。整個寺院除了覺仁波切(釋迦牟尼佛像),一個佛像也沒了,全都被砸光了。覺仁波切身上所有的裝飾都被拿走了,除了厚厚的灰塵,什麼也沒有。覺仁波切的腿上被砍了一個洞,本來不大,但因為經常有人拿著勺子又挖又掏的,所以那洞好像變得有點大了。從那洞里掏出來的是一種像黑炭一樣的渣滓,我後來才知道那是很珍貴的藏葯,叫佐台。當時我和大貴族拉魯·次旺多吉在一塊兒勞動,他叮囑我,去大昭寺送飼料時,記住要帶勺子。我問他,帶勺子幹什麼?他說可以從覺仁波切腿上的那個洞里掏出琴典,加持力很大。拉魯屬於勞動改造對象,也去大昭寺送過豬飼料,他說他每次去都要帶上勺子,掏些琴典來吃。」

大昭寺老僧圖登仁青在2003年接受我的採訪時說:「文革中,一樓只有覺袞頓拉康(釋迦牟尼佛殿)的一兩尊像還在,土莫拉康(松贊干布法王殿)的一兩尊塑像還在,其餘塑像都被砸了。覺袞頓拉康最尊貴的覺沃佛(釋迦牟尼佛)身上和臉上的金粉都被颳走了,身上所有的珠寶裝飾都被搶走了。覺沃佛頭上的華蓋是純金做的,但因為被香火熏得很黑,沒人認得出是純金,所以就沒被拿走。後來被設在大昭寺的拉薩市政協放在辦公室里,在大昭寺正式對外開放時重新送回佛殿,刷洗後露出了本來的顏色,才知道是純金做的。……大經堂裡面的強巴佛(未來佛)也被砸了。轉經路上的卓瑪拉康(度母殿)也被砸了。……二樓上,也只有松贊干布殿里的松贊干布塑像是過去的,其他佛像都沒有了。」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自由亞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