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大陸 > 正文

【武漢大逃亡】封城死線到!傳中央軍委令中部戰區協助 公安架鐵欄驅乘客

—發燒男逃到孝感被截 武漢人超市搶貨

今日凌晨,的士生意十分暢旺,尚未入睡的武漢遊客收到消息後,立即趕往武漢高鐵站。落車的乘客都拖著行李箱,急步走向自動售票機,買最早的班次,驗票處,入閘、坐鐵、走人,離開大疫埠武漢。另也有早已預購了高鐵票的人,大批大批趕到東廣場的通宵票務處改簽,而且越來越多人,人龍都排到外去,挨著低至5度天氣,寒風入骨。

武漢正式封城!全市隨即爆發逃亡潮,大批民眾涌往高鐵站買車票。高鐵站到封城一刻,正式關閉,站前架鐵欄及大批警察在場駐守,開始驅散在站外等候或企圖進入車站的市民。

今日凌晨,的士生意十分暢旺,尚未入睡的武漢遊客收到消息後,立即趕往武漢高鐵站。落車的乘客都拖著行李箱,急步走向自動售票機,買最早的班次,驗票處,入閘、坐鐵、走人,離開大疫埠武漢。另也有早已預購了高鐵票的人,大批大批趕到東廣場的通宵票務處改簽,而且越來越多人,人龍都排到外去,挨著低至5度天氣,寒風入骨。

10:00

高鐵站正式關閉,站前以鐵欄圍住,大批警察在場駐守,並開始驅散在站外等候或企圖進入車站的市民。

09:30

武漢市面出現搶購潮,有超市塞滿顧客,爭相購買食物及日用品

09:00

湖北孝感車站,有一名疑似來自武漢的年輕男子因出現發燒徵狀,被站內穿著全副防護裝備工作人員發現後,一直向前走企圖逃出站外。工作人員最後追上前把他截停,帶回站內隔離。

08:00

網上有傳,中央軍委已經命令中部戰區協助武漢封城,預防民間出現恐慌情緒而出現群眾運動,甚至言之鑿鑿,解放軍配備化裝備,出動裝甲運兵、輕型坦克。但有關消息未獲當局證實。

07;30

涌往武漢高鐵站「走難」的民眾越來越多,個個神色慌張,很多都是拖著行李箱,似是遠行般,當中以年輕人及中年人居多。由於列印高鐵票的自動售票機全部顯示「維修」,大批民眾塞爆售票處購買車票或詢查改車票日期,現場出現一陣混亂。

06:54

曾到武漢視察疫情的國家衛健委專家組成員王廣發,感染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目前正在北京隔離治療。他昨晚在微博透露,自己經過一天的治療已經退燒。他表示,從武漢回北京後出現最早的癥狀是左下眼瞼的結膜炎,由此懷疑是病毒先進入結膜,而後再到全身。「如果這個推測成立,則我的防護盲點就在沒有戴防護鏡。」

王廣發早前因表示今次肺炎「可防可控」,自已卻中招,結果引發爭議。他昨晚仍表示,疫情仍然可防可控,「只不過,社會為此要付出更多的代價,包括親情、人情、健康和經濟。」

03:30

由於大批旅客涌到武漢高鐵站票務處要求改簽,由凌晨3時的退票、改票、買票兩條,至清晨5時30分的兩條隊。另有網民拍得,出城公路出現長長車龍。

「我要改簽!」去到高鐵站櫃枱的人都心急的向職員說出他們的要求。心急的乘客打尖不時走到櫃枱前詢問改簽問題,被後方的乘客喝罵「不要插隊!」場面一度混亂,也有做乘客主動走到櫃檯前做要求插隊者馬上退回原位。站方其後派出保安,喝令眾人,才制止了混亂,惟仍有零星的混亂場面。

家住南京的武漢籍老婦稱:「當時我都睡覺了,女兒打電話來告訴我這個消息(封城),衣服都沒時間收拾就出門,我就馬上坐車到高鐵站。」她也抱怨地表示:「我在南京住了多年,今年回武漢過年,屁股都沒坐暖了就要走。」

另外家鄉在甘肅隴南的女生則指:「還好當時還沒睡覺,看到新聞的推送,於是馬上叫滴滴車到高鐵站來。本來可以上網買票,但是網上已經買不了,加上在站內買票,心裡踏實。」她告訴記者:「本身在北京做教育工作,去年11月底被調到武漢了,不走運。」她只想儘快離開武漢,打算先坐高鐵去鄭州,再往家鄉出發。

一名的士司機表示,有去機場的女乘客發現航班已經取消,於是乘車到一百多公里外的潛江市。「我當然不去了,去了回不來怎麼辦?」對於政府煞有介事地封城,他直言「也不用甚麼觀察了,即使跟我一樣的老百姓,也覺得內面有問題。很不尋常。

01:00

協和醫院昨晚出現大批求診市民,挂號及配藥窗口通通被塞爆,更有不少病人在大堂則吊鹽水。求診病人一律要抽血取樣本檢驗,多間應診室都爆滿。醫院明顯已超出負荷,醫護人員嚴重不足,以致如做完電腦掃描的病人報告亂放,或無人手幫手處理文件。其中有兩份CT報告的結果顯示:「病毒性肺炎」。

至凌晨1時,在感染病肺病中心,還有很多病人在醫院內等候,該處就車連密封式的垃圾筒也沒有,只以膠袋盛載病人棄置的口罩、用過的紙巾及飲水紙杯,疫防衛生情況令人憂慮,反映隨時有「爆煲」,變成疫區的危險。

責任編輯: 秦瑞   來源:蘋果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