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國際財經 > 正文

蓬佩奧向矽谷喊話:清醒起來 中共最終會毀掉你們

蓬佩奧特別指出,風險的主要原因是因為中共政府採取了「軍民融合」的方式,以法律要求中國企業和研究人員必須與中共軍方分享技術。蓬佩奧提醒矽谷企業家們,要確保美國公司不做會強化中共軍事力量、或加強中共政權控制和壓制中國人民的交易,不要因為金錢而出賣美國的原則。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應邀於上周(1月13日)訪問了舊金山灣區,專門針對矽谷高科技公司進行了演講。他向矽谷企業領袖們指出:在中國做生意麵臨巨大風險,希望他們能正視這個問題並做出明智決定,在做生意賺錢的同時,確保美國的自由價值和國家安全不受損害。

蓬佩奧特別指出,風險的主要原因是因為中共政府採取了「軍民融合」的方式,以法律要求中國企業和研究人員必須與中共軍方分享技術。蓬佩奧提醒矽谷企業家們,要確保美國公司不做會強化中共軍事力量、或加強中共政權控制和壓制中國人民的交易,不要因為金錢而出賣美國的原則。

斯坦福大學"胡佛研究所"資深研究員、古典學家和軍事歷史學家漢森教授(Victor Hanson)出席了蓬佩奧在"胡佛研究所"的早餐研討會,於會後與蓬佩奧見面、並共進了午餐。

為什麼蓬佩奧專門針對矽谷高科技領袖做這番演講?他的灣區一行還有哪些重要看點?美中剛剛簽署第一階段貿易協議,與矽谷息息相關的智慧產權問題沒有包涵在其中,在這方面的談判之後將如何演化發展?希望之聲電台"走入美國"節目主持人馨恬就此採訪了漢森教授。

蓬佩奧傳遞了川普政府要對矽谷公司高層傳遞的信息

森教授認為,川普政府要求中共政府「負起責任來」的政策起作用了,所以政府想要讓矽谷科技界、斯坦福大學學術界、以及灣區華人社區確切了解川普政府在做的這些事。漢森教授表示,根據他參加的蓬佩奧演講以及跟國務卿的會面,他了解到川普政府想要傳遞的信息是:

中國並不像其政府所說的那麼強大,中國的經濟在受損,而且中方準備好了要與美國談判。而從美方角度來看,這種談判是一種走向兩國貿易關係正常化的途徑。因為現有的美中貿易關係不僅是不正常的,而且是無法持續的,因此從美國的角度來看,這樣的關係是不能在容忍下去的,必須改變。

所以蓬佩奧想提醒所有在中國做生意、賺了很多錢的矽谷企業家們:美國比中方在道德和經濟上都更有高度,是中方做錯了,所以它得要做出讓步。

矽谷企業家對蓬佩奧傳遞的信息有怎樣的接受度?

在這其中涉及到很多因素。第一個因素是,在矽谷的企業家特別左傾,也就是說,他們更傾向於前總統的政策,有90%的矽谷高管不僅不喜歡川普,而且給民主黨提供了很多捐款。所以漢森教授表示,不清楚他們對蓬佩奧傳遞的信息有怎樣的接受度。

第二個因素是,這些矽谷公司在中國賺了很多錢,通過在中國的子公司也好、進口中國的產品也好,它們以各種各樣生意在賺錢。

所以當談到中共侵犯專利、版權,或者是匯率操縱等問題時,他們雖然也認同,但他們會與他們在中國所賺的錢之間做平衡。比如對一個高科技公司老闆來說,一方面他不喜歡自己新的科技或創意被盜取,但另一方面他又要在中國做裝配,賺取高利潤。所以平衡下來,他們就顯得對這些智慧產權問題也不那麼在意了。

蓬佩奧告訴矽谷人:清醒起來,中共政府是想在全球實行壟斷

國務卿蓬佩奧在演講中舉例幾個例子,說明在美國歷史上很多企業在國家面臨危險的時候,還是以國家安全為首,並出錢出力對國家支持。那麼蓬佩奧這番話對矽谷企業家們會起到什麼作用?

漢森教授談到,蓬佩奧在灣區訪問時指出:中共政府在把中國變成一個「公司與政府一體」的國家,企業和政府合作成為一個國家公司。在美國,企業願意做什麼、怎麼做都是可以的。這有好處也有不利之處。

不利之處是,當有的公司做的事情可能不符合自己政府或民眾的利益時,你沒有什麼辦法。好處是,企業能很快地應變、很有創造力、不會象中國企業那樣被官僚綁手綁腳;他們一般也不會基於非經濟因素作出公司的商業決策,比如外交政策等,而在中國的企業則正好相反。

漢森教授說,蓬佩奧是想要告訴矽谷人:清醒起來,你們所面對的不僅是中國的企業來俞你競爭,而是面對中共的政府,它最終想要的是毀掉美國公司,在全球實行壟斷。蓬佩奧要矽谷公司能夠清楚地認識到,這些企業跟美國政府的關係,與跟中國公司與中共政府之間的關係,是不一樣的,也是不對稱的。

矽谷被中共外宣影響很大,該清醒過來了,接受從未有過的新信息

鑒於在斯坦福大學任教幾十年的經歷,漢森教授還提到了一種現象:矽谷受到中共宣傳的影響也很大,也會影響到矽谷企業對蓬佩奧演講的接受度。

漢森教授說,中共在美國的公關宣傳力度很大,它們特別針對美國大學校園裡的左傾或自由派傾向的學生,在學術界平台做宣傳時說了很多假話,從來不提勞改營、鎮壓自己的民眾等等對人權的侵犯,而當有人對此提出批評時,它們就玩身份政治、或打種族牌,指責對方歧視亞裔、華裔。

漢森教授指出,蓬佩奧所說的是,大家得清醒過來了!中共所計劃的東西對美國是不利的。這是我們從來沒有從前幾屆總統那裡聽到過的一個新的信息。

蓬佩奧演講中提到,這種風險關係矽谷企業家能否創新致富的自由。漢森認為,蓬佩奧試圖讓矽谷人明白:你們能夠成為億萬富翁、資產達到兆元的公司,是因為美國的自由和對私營企業的保護。如果中共佔據上風的話,就不會讓你們這麼做了,中共絕不會讓你們的公司象中國公司在美國那樣自由運作。蓬佩奧試圖提醒企業商業界,美中之間的關係遠超出僅僅是企業獲取暴利這樣的範圍。

美中經濟數據對比:美國的GDP幾乎是中國的兩倍,居主導地位

除了下午針對矽谷科技界的演講,國務卿蓬佩奧在早上還參加了斯坦福大學"胡佛研究院"的早餐研討會,漢森教授會後與蓬佩奧會面,之後又共進午餐。除了以上講演講涉及的內容,漢森教授還介紹說,蓬佩奧一行還想要告訴美國民眾,要有耐心,我們是一個具有透明度的國家,而每一次的征加關稅、每個季度的貿易報告,都會被媒體大肆渲染,加上90%的媒體反川(這不是他個人的看法,而是統計數據),因此美國人錯以為,中國經濟很好,美國在傷害自己。但如果你去看美國經濟的具體數據的話,包括通貨膨脹率、利率、股市、工人時薪、失業率、GDP等等,都非常之好。而如果看中國的經濟數據的話,再跟那些懂得分析中方虛假數據的經濟學家去了解,就可以知道中國的經濟狀況不佳。

所以蓬佩奧想說的是,美國擁有道德和倫理的優勢,而且已經佔據上風,不要相信有些媒體所說的,包括中共在海外的媒體宣傳。因為現在中共政府比以前任何時候更急於想簽署貿易協定,因為他們已經不認為川普總統會輸掉連任,而是更有可能連任,如果他連任的話,會對中方更強硬。

另外,蓬佩奧知道,中國的人均年收入是一萬六到一萬七,美國是大約六萬六。美國三億三千萬人口,中國有十五到十六億人口,幾乎是美國的四倍,而美國的GDP幾乎是中國的兩倍。簡而言之,一個美國人所生產的國內生產總值,是四個中國人所生產的四倍。

所以漢森教授認為,蓬佩奧想要告訴大家,美國是位於主導地位,擁有生產力量、能源不需要進口。但具有諷刺性的是,中國政府是知道這一點的,但很多美國人卻不了解這種不對稱的關係,在加征關稅和收緊智慧產權後,中國的經濟嚴重下滑。

迫使中共政府進行結構性改革,等於致中共政權解體垮台,它能幹嗎?

漢森教授說,是的,蓬佩奧也談到這點,很多人也知道。問題是,如果是在三十年前,中共政府對現代西方社會來說,它沒有經濟勢力可言。但是它們現在擁有全球第二大經濟,沒有任何一個國家發展得如此快速。它能做到這一點就是因為系統性地欺騙、操縱了國際貿易系統,包括剛才提到的智慧產權等各個方面。

所以,現在跟它說讓它放棄那麼迅速發財致富的方式,不能再那麼做了,是很難的。它會說,過去三十年你們都沒有反對,為什麼現在卻反對了?這就是分歧所在。這邊說,你通過非法方式發了財,現在得要按規矩做了;它那邊就會說,那時候我們違法你們也不跟我們來說,現在我們強大了,不需要遵守那些愚蠢的規矩。這就是問題所在。

美中1月15日簽署了第一階段貿易協議,中方為何變「乖」了?

漢森教授認為,中共政府從來就是一定要被強制才會行動。它們從來沒想到川普會當選總統;當川普上任後,它們也從來沒想到他會加征關稅;當加征關稅後,它們不覺得會有用;但當關稅真的起到作用後,他們又不覺得川普會持續加關稅……現在中共政府感到很沮喪,因為它們發現川普可能連任,這種情形就會再延續五年甚至更久。所以它們就得現在讓步簽一個協定了。這是目前的狀況,也就是說,它們害怕現在不簽的話,可能以後會損失更大。

在"胡佛研究所"早餐研討會上,有不少經濟學家和金融專家都在蓬佩奧演講後發言說,目前中國的經濟糟透了,它們跟西方公司的供應鏈已經被打破,很多公司都轉往墨西哥、越南、東南亞、印度等,這些國家在從美國和歐洲吸收生產需求,而且西方公司的出走都一去不復返,很快中國就會持續失去數十億的各種收入。

這也是中方急於簽署第一階段貿易協議的一個因素,如果他們現在不達成協議,可能更多公司會撤出。

中方一直以來都有信譽問題,川普政府如何確保中方執行第一階段協議?

漢森教授指出,中共方面的行為不會馬上改變,但假如它們又要試圖做什麼欺騙的事情,川普總統一旦知道,就會退出協議。因為現在川普是掌握主導權的,美國的經濟很強大、失業率很低,而且經濟依然在發展;而中國卻不是,經濟在下滑、失業率上升,而且在國際上沒有什麼朋友。

所以從長遠來看,川普不需要做什麼,只要坐在那裡看著就行了。而是中方需要採取行動,因為現狀對它的傷害遠大於對美國的。

從美國經濟目前走勢看,川普總統會輕鬆連任

去年採訪漢森教授的時候,他提到,如果川普能夠保持GDP的成長,連任就沒有太大問題。

漢森教授寫有一本書《The Case for Trump》,分析川普為什麼能在2016年當選總統。他的分析被外界評論非常客觀而不是以觀點為主。那麼他現在如何看川普連任的可能性呢?

漢森教授說,是這樣的,現在美國經濟還保持在2.5~3%的成長,失業率低於3%,股市沒有崩盤,美國也沒有參與到不受歡迎的戰爭中去。因此漢森教授認為,川普會輕鬆連任,尤其是目前民主黨方面還沒看到一個可行的、走中間路線、能吸引中產階級的候選人。

美中貿易談判此後將會如何進行下去?

漢森教授說,川普有個特點,說話總有點誇張,他的支持者們已經知道,會把他的話當真,而不會從字面上去理解。所以這個答案就是,要從長遠考慮。

中共方面已經在鎖定那些選舉人團對大選結果能起重要作用的農業州,如密西根州、威斯康辛州、俄亥俄州、賓夕法尼亞州、中西部州,它們沒有針對生產杏仁的加州,因為它知道加州的投票在選舉人團制度中對大選起不到太大作用。

漢森教授認為,人們了解這些情況,中方試圖擠兌某些特定的美國選民,要他們去跟川普說,請不要再繼續這麼做了,不要加關稅了,我們受不了了。而川普則想要跟大家確認,只要你們再堅持一下,最壞的狀況已經過去了,中方已經來談判了。這就是在整個貿易談判過程中的情形。

2020大選年對美中貿易談判會有什麼影響?

2020大選年,中方也知道並幻想利用這點。它們覺得,原來以為川普會被彈劾下台,結果看來沒有多少可能;它們以為穆勒或其他檢察官的調查結果會讓川普失去信譽,結果也不是那樣。所以這都讓它們覺得不知怎麼回事、無所適從了。從媒體報道上來看,很多都曾是川普的負面消息,但現在也已開始顯露出擔心川普會連任了。

如果川普連任,他會更強硬,因為他不再需要考慮連任競選問題了,而且他會對中方很生氣:在連任競選中為難我。所以中方不知道該怎麼做了。在以為川普可能會輸掉的時候,它們一直在推託,而現在它們看到川普至少有一半的可能性會贏得連任了,它們就很有動力簽署貿易協議,至少簽第一階段的。因為如果不這麼做的話,到時候川普會想起自己在競選連任期間被中方為難,而態度可能更加強硬。

相比起來,現在簽了第一階段貿易協議,到時候中方還能有話講:那時候我們沒有為難你哦。這也是簽署第一階段貿易協議的一個背景因素。

蓬佩奧在演講時提到,華府對於中共的態度是跨黨派地空前一致,這也是很多人所觀察到的。漢森教授說,應該是這樣的,因為傳統上美國的外交政策有種說法:黨派之爭只限于海岸的邊界,在外交政策上,一旦跨國這個邊界的時候,黨派之間態度是一致的。不過,在伊朗第二號權力人物蘇萊曼尼被殺事件上,美國兩黨還是展現出了黨派分歧。

在蓬佩奧親自來到灣區提醒矽谷企業家們之後,矽谷科技公司在中國做生意會有什麼樣的變化嗎?美中貿易談判下一階段會如何進行?本台將繼續關注。

責任編輯: 秦瑞   來源:希望之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國際財經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