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好文 > 正文

王赫:武漢起疫 中共陷十面埋伏

作者:
武漢民眾正在為活命而自救,抗共的怒火在醞釀、地下奔騰,等待著一個爆發口。在中共的倒行逆施下,在國際社會的高度關注和持續支援下,武漢民眾的抗共風潮隨時可能爆發。

武漢肺炎正在全球範圍內蔓延。圖為2020年1月24日在蘇格蘭愛丁堡的中國遊客

不到兩個月,武漢肺炎疫情就使(特大城市、九省通衢的)武漢封城,湖北封省(毗鄰省份不少地段的公路被挖斷或被封堵),全國淪陷,上海關閉迪士尼,北京關閉故宮、長城、十三陵等景點、取消廟會,美法德日等等多國撤僑、分別確診本國人感染病例,疫情洶洶之勢遠超2003年薩斯

武漢飛出來的這個巨大的黑天鵝(某種意義上可說是中共自己製造的),使中共在2020年伊始就陷入了十面埋伏之中。

第一重埋伏:激發台灣全民反共

雖然,中共在香港的倒行逆施,力助蔡英文大勝,獲得空前的八百多萬張選票;但另一位競選人也得五百多萬張選票,可見中共滲透、分裂台灣頗有進展。這次疫情來勢兇猛,中共仍持一貫立場(從薩斯到豬瘟都是如此,將台灣排除在世界衛生組織正式合作的大門之外,使台灣無法直接獲得第一手疫情資訊、有效改進現有防疫策略),拒絕蔡英文政府「實行信息透明、與台灣合作制止疫情擴散」的要求,陷台灣同胞生命於危險中。值此生死攸關,受中共迷惑、蠱惑的台灣民眾,勢必從什麼「兩岸一家親」、「血濃於水」等等統戰謊言中清醒過來,形成團結抗共的新態勢。

第二重埋伏:國際社會再次看清中共政權的危害性,抵制中共滲透將形成全球共識。

最突出的有兩點。第一,1月23日,在兩天會議的激烈爭論後,世界衛生組織(WHO)暫不將武漢肺炎疫情界定為「國際關注的突發公共衛生事件」。

WHO表示:目前信息不足,尚難以對這一病因不明的肺炎病例增加構成的危險作整體評估。

1月27日,WHO總幹事赴北京密談後,WHO改口稱,武漢肺炎疫情在中國的風險「非常高,在區域層級上高,在全球層級上也高」,但仍拒絕宣布為「國際關注的突發公共衛生事件」。

外界評論指出,這是因為北京當局的授意。但包括哈佛大學流行病學專家丁亮(Eric Ding)在內的多位專家,大聲疾呼疫情已形成全球緊急狀態。至此,國際社會在遭遇武漢肺炎疫情本身的危險之外,還面臨著中共長期腐蝕國際組織所造成的危險。17年前,中共謊言造成薩斯危害世界;17年後,中共謊言對世界的危害更大。

第二,中共拒絕美國派團赴華支援,表明黑幕深重。

1月28日,美國衛生部長阿扎爾在新聞發布會上表示,美國政府已於1月6日向中共政府提出派團赴華幫助中國人對抗武漢肺炎。但是,中共一直在拒絕美國的提議。為什麼?外界認為,武漢肺炎的源頭,在(野生動物傳染)華南海鮮市場說之外,還有武漢的P4生化實驗室之說。國際著名醫學期刊《Lancet》(柳葉刀)1月24日發表論文指出,從武漢市金銀潭醫院收治的前41名患者情況來看,華南海鮮市場不是唯一的新型肺炎疫情起源地。

以美國的技術能力,只要有足夠的真實信息,研究出武漢肺炎病毒的源頭不是多難的事情,這也正是中共恐懼的地方。拒絕美國派團赴華支援,也就成了中共的當然之策。但,這又給國際社會帶來多大的威脅呢?

總之,從去年的香港風雲到如今的武漢肺炎疫情,中共被打回原形,無所逃遁。

第三重埋伏:大陸經濟雪上加霜。

野村國際公司預計,疫情對大陸經濟增長的打擊可能要比2003年SARS爆發更嚴重。2003年SARS爆發時,當年第二季度的經濟比第一季度下降了2%。與2003年SARS疫情爆發時相比,現在的大陸經濟對消費者支出和服務業的依賴程度要高得多,這使得中國經濟面臨的下行風險更大。

目前疫情的持續擴散使其對大陸經濟的影響,正從消費支出擴大到製造業和其它產業。野村表示,上海、浙江、江蘇、廣東和重慶等,都是大陸的製造中心,這些地區幾乎所有公司被禁止在2月9日之前恢復運營,這突顯了對工業生產即將產生的打擊。

第四重埋伏:推動美股「去中國化」。

美國股市與中國經濟甚有關聯。在貿易戰跌宕起伏的2019年,仍有32中概股赴美上市,募資金額共計35.65億元。然而長期以來,中共一直以國家安全為由不願允許海外監管機構,對本國會計師事務所,包括國際「四大」會計事務所在華分支機構,進行審計檢查。

美國正在考慮一項政策:要求在美國證券交易所上市的中國公司接受美方監管,包括披露審計報告,否則將面臨摘牌。這次武漢肺炎疫情,出人意料的在美股「去中國化」道路上大推一把。

一個例證是,道指今年創下29,373點歷史新高之後,受武漢肺炎疫情爆發的影響,本周最低跌到28,440點,短短五個交易日下挫933點看似沉重,但跌幅僅3.1%,還不到具有衝擊性的5%~10%回檔修正。

周二(28日)收漲187點或漲0.6%,終止了連續五天的跌勢,除反映蘋果公司等企業獲利持續強勁外,也反映投資人開始理性解讀武漢肺炎的擴散效應。

有論者指出:一些人把當年薩斯爆發後的經驗套用到這次疫情,認為金融市場可能遭遇漫長的空頭洗禮。然而,這兩者有很大的不同。在全球各國政府的積極防疫操作下,這次的武漢病毒可能只在中國境內肆虐,外國迄今僅出現個別案例,大規模的社區感染或許不會發生。

美股甚至全球投資人將體會到:武漢疫情主要是針對中共制下的中國而來的,是天災和人禍的結合,不是針對廣大海外的自由世界。在2001年中國加入WTO之前,美國的科技創新也曾經主導1990年代的股市繁榮。去年美中貿易戰正熾之時,許多專家已見識到了美股「去中國化」的兇猛漲勢,如今這個「去中國化」還將包括不受武漢疫情的困擾,引領全球走出一條全新的道路。

第五重埋伏:感染患者救治「政府買單」的巨大財政壓力。

1月21日,武漢市衛生健康委員會副主任彭厚鵬稱,此前的政策是凡是確診的病人,除醫保報銷外,醫療費全由政府兜底;現在為打好防疫戰,更進一步出台規定,凡是在各發熱門診留觀的病人,門診費也均由政府買單。同日晚間,中共國家醫保局發布通知,稱對確診患者採取特殊報銷政策,該病診療方案覆蓋的藥品和醫療服務項目,全部臨時納入醫保基金支付範圍。

一個患者救治費用都不菲,而需要救治的患者如此之多,如果真正執行上述政策,這必將給武漢財政和國家醫保基金造成巨大壓力。

事實上,上述政策只是中共的作秀,是謊言。武漢醫院人滿為患,人們難以看病;即使看上了病,也不予「確診」,只能算是疑似病例,費用自理。「確診」程序複雜、拖延、耗時,早就受到武漢市民炮轟。至今武漢和全國「確診」的病例之所以極其有限,資金壓力是主因之一。

近年來大陸經濟增長持續下墜,財政收入增速下滑更慘,地方對中央財政轉移支付的依賴程度大大加深。這次疫情突起,對中共財政是一記重擊。

第六重埋伏:各地自保,以鄰為壑。

疫情蔓延、人人自危。河南、湖南封了與湖北交界的公路,陝西、江西也封了湖北出口的路;汕頭宣布禁止外來車輛進入(後又取消了封城的決定);就連北京、天津,也中斷了與外地的交通。甚至有居民自發性在居住的社區、村落道路上站崗。他們手持關刀、模型機槍的畫面曝光後,讓網友不禁驚呼:「這是群雄割據?」

武漢封城,是禁止自己的人外出,那是保護別省的措施;其它省份對湖北的封禁,卻是為求自保不惜與湖北分割。有論者指,「如果這是中央的統一部署,那證明問題已相當嚴重;如果不是,那更糟糕,那證明中央對地方已部分失控,政令不出中南海」。

如果疫情繼續惡化,像汕頭那樣自己決定對外封城的一定會陸續出現。因為,保境安民為地方政府的首要任務,地方防疫失控,地方官對上對下都無法交代。在中央焦頭爛額之際,地方為求自保,等不及中央指令,自己作主救急是無可厚非的事。但在政治上,這是個極其敏感的問題。歷史上,武昌首義之後,各省紛紛宣布獨立,直接促使滿清滅亡。如果疫情致使全國失控,中共因此滅亡也不是不可想像的。

第七重埋伏:中共體制腐朽,官員無能,成事不足敗事有餘。

武漢肺炎疫情發展突飛猛進,責任在於中共從地方到中央的應對失當。先是隱瞞疫情,500萬人在沒有防護措施的情況下離開武漢;1月23日凌晨2點宣布武漢封城、10點實施,8個小時內又有30萬武漢市民逃離。武漢封城之後,一沒有配備足夠的醫療資源救治數以十萬計的感染患者,二沒有緊急建立物資供應體系,保障困在武漢的900萬人的正常生活。

中共官員的無能在1月26日湖北省政府首次召開的疫情防控會上表現的一覽無餘。武漢市長戴反口罩,湖北省委秘書長戴錯了把鼻子都露出來了,湖北省長王曉東不僅違法不戴口罩,在介紹醫用口罩時還鬧出笑話:剛開始他說湖北生產醫用口罩有「一定優勢」,仙桃市年生產108億隻;之後有人遞上來一張小紙條,王曉東改口說,剛才口誤是18億隻;放下紙條,他讀稿件時,再次讀錯,說生產108萬隻。BBC為此次新聞發布會刊發報導,題為《武漢肺炎:「車禍現場」發布會公眾憤怒中國官員管治能力低下》。

第八重埋伏:武漢民眾抗共。

在這次疫情中,中共的邪惡本性與醜惡表演出體現在三件事上:第一,1月1日,武漢市公安局官方微博@平安武漢發帖稱,「依法處理」8名「造謠者」;第二,1月19日,武漢百步亭社區舉辦了萬家宴,4萬多個家庭端出13986道菜品,大家邊吃邊聊,共度歡樂農曆小年;第三,1月20日,武漢派送20萬張免費旅遊券。

這使武漢民眾深受其害,也深惡痛絕。武漢民眾對中共的厭惡、反感,達到空前程度。武漢畢竟不是新疆,作為特大城市,武漢與全國互動、與世界廣有聯繫。武漢封城後,在絕境中武漢市民沒有坐以待斃,而是紛紛發聲。儘管中共一再強化網路封鎖,武漢民眾的口是封不住的,一些人翻牆出來,在海外社交媒體持續發布武漢疫情和武漢市民的真實狀況。

武漢民眾正在為活命而自救,抗共的怒火在醞釀、地下奔騰,等待著一個爆發口。在中共的倒行逆施下,在國際社會的高度關注和持續支援下,武漢民眾的抗共風潮隨時可能爆發。

第九重埋伏:民眾要知情權,要活命。

武漢肺炎快速蔓延,大陸籠罩在恐慌之中。繼之前兩個月的隱瞞疫情並抓捕披露信息的網民後,1月26日起,中共開始新一輪的「封口」行動。

微信公告和網路流傳的網信辦、公安通知,中共威脅要將發布「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相關謠言」的民眾抓捕、判刑。中國人使用最多的社媒之一,微博,亦跟進封鎖與中共當局不同調的武漢肺炎資訊,甚至要求所有在微博上發布求救信息的網民,必須實名認證,否則,求救信息一律刪除。

而對被封城的各地民眾而言,封口要比封城更致命,因為這意味著許多已經或可能被感染新冠狀病毒的中國人,不但要在缺醫無葯的環境下被迫等死,甚至就連自己絕路求生的自救努力,也可能被中共掐斷。

香港市民為榜樣,民眾已經喊出了「五大訴求,缺一不可」,「時代革命,光復大陸」。只要疫情持續下去,在生死存亡面前,大陸民眾的求生意識和求生意志將勃然激發。全民反迫害的時刻可能已經到來。

第十重埋伏:加劇中共內鬥

內鬥,中共與生俱來。武漢肺炎疫情,為中共內鬥又加了把火,目前已流露出三個信號。

第一個信號,武漢市長甩鍋。周先旺走進央視直播間,承認「前面這個披露得不及時」,他直接指出,1月20日國務院常務會議召開,定調將武漢肺炎定位乙類傳染病,並進行甲類傳染病的管理後,地方政府才得到授權,能夠更「主動」地執行各種措施。周先旺這番講話打破了官場慣例,其動機令人揣度。

第二個信號,1月25日,中共中央成立應對疫情工作領導小組,令人奇怪的有兩點。其一,習近平掌權後,幾乎兼任了所有重要小組的組長,但這次的組長,卻落在了李克強肩上。其二,與2003年胡錦濤主政時由國務院主導成立的「全國防治非典型肺炎指揮部」比較,現在的領導小組官員級別比當年的指揮部全面提高,但同時分管宣傳等「虛職」的官員比例也增加,相反負責抗疫相關工作的技術官僚卻全面退場,有效領導抗疫的能力成疑。

武漢肺炎,與其說是天災,毋寧說是人禍。中共如今陷入十面埋伏之中,完全是自作自受。「自作孽不可活」。天滅中共,正在演繹。

責任編輯: 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