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大陸 > 正文

武漢重症者或被軍管 有另種病毒?

武漢人David再爆6點猛料:當局滅疫將有「非常行動」..武漢病毒至少兩種?疫情嚴峻。

大家好,歡迎收看《新聞拍案驚奇》,我是大宇。在前一天的節目里,我們結合可靠資料,探討了疫情爆發前後的一些真實情況,包括當局對疫情處治不力的一些事實。

對抗疫情同時大陸進行「危機公關」

到了1月31日,武漢市委書記馬國強在央視上接受採訪,說:我現在是一種內疚、愧疚、自責的心態,如果早採取嚴厲的管控措施,結果會比現在好。

在地方官員有限自責的同時。在大陸的輿論宣導上,我們常常能看到的,還有這樣一種現象。我們來看一些大陸媒體的新聞標題,比如這5個來自大陸媒體的新聞標題:

–財政兜底!湖北共計預撥醫保資金10.3億元,確保新冠肺炎疫情醫療保障工

–原小湯山非典醫院院長急赴武漢助火神山醫院建設

國務院辦公廳面向社會徵集疫情防控線索建議!防控不力、緩報瞞報一經查實嚴肅處

–醫生詳述新冠肺炎治療過程:絕大部分患者能治癒

–武漢85家酒店支援醫護人員:已消毒大家免費休息

看,這就是大陸傳媒現在的狀態,一派「正能量」的聲音。但是以上消息真假、能不能最終落實,我們都不敢保證。

為什麼提到這一點呢。

今天很有意思,我認識的一位深諳大陸宣傳套路的前輩跟我說,每每到了這種危機時刻,從「公關學」角度來看,大陸就會進行一種全國性的「危機公關」,以上官員有限自責還有媒體輿論的統一宣導,都屬於這種「危機公關」的套路。

方式上,至少能講出4種。

一種是,「資源充足、信心滿滿」,比如:財政兜底!湖北共計預撥醫保資金10.3億元,確保新冠肺炎疫情醫療保障工;還有,醫生詳述新冠肺炎治療過程:絕大部分患者能治癒;

一種是,營造一種「救災心切的即視感」,比如:原小湯山非典醫院院長急赴武漢助火神山醫院建設;

一種是,「主持公道的正義化身」,比如:國務院辦公廳面向社會徵集疫情防控線索建議!防控不力、緩報瞞報一經查實嚴肅處;

一種是,「好人好事社會還很美好」,比如:武漢85家酒店支援醫護人員:已消毒大家免費休息

這些元素組合到一起,共同營造出一派美好社會的景象,每次災情都是如此。在某種程度上,似乎給在災難中的緊張情緒解壓。但實際上,這都是宣傳手腕,它會起到幾個作用。

第一,避開問責,出問題的人成了英雄。

大家看到了,我們最近分析的,這次疫情,當局再一次出現瞞報,但是到目前,有幾個責任人,我們不知道;要怎麼檢討,以便下次不出問題,我們不知道。但是,經過宣傳,你神奇地發現,你又愛上了出問題的那個人;

第二,渲染太平,避免拍到百姓真正苦難畫面。

誰也不反對講正面的東西,但在這種嚴重疫情前,最真實的聲音總是被封號,最真實的畫面,總是很難在大陸傳播,全國上下輿論一起「正能量」,這是一種十分不正常的現象;

第三,統一塑造輿論,邊緣化真實的聲音。

當全國時時刻刻都泡在這樣的輿論環境下,就會給民眾,造成一種感覺:誒,我的生活很好嘛,社會環境多好,你們不要批評大陸政府嘛。這種全國24小時不斷的所謂「正能量」宣傳,邊緣化實質問題,會潛移默化地改變人心,看不到真實問題,也就沒有解決問題的動力,問題就會一直存在、擴大。

說這些,就是希望我們有的觀眾朋友,能夠漸漸避免大陸輿論宣傳的影響去認識問題、發現問題,去看到武漢疫區真的需要什麼,問題癥結在哪,怎麼保證以後不再出現遲報和瞞報,哪些官員該問責,是不是有體制上有問題。這樣才是對一個國家負責任的態度。

因應疫情升級美國近乎對去過中國的人「封關」

根據香港科學家的一項最新研究,僅僅截至1月25日,在武漢一地,真實的感染人數就可能已經達到75,800人。現在疫情還很嚴重,很多消息說,2月初的這一周,就是下周,疫情會進入一個階段性的高峰。

現在美國有7例確診,1月31日,美國政府宣布,新型冠狀病毒疫情構成「美國公共衛生能緊急狀態」。因此,從美東時間2月2日星期天下午5點開始,實施暫時性防疫入境規定:除了美國永久居民還有美國公民,以及他們的直系親屬之外,從2月2日往前推,14天之內到過中國的所有非美國公民,都被拒絕入境。

而過去14天去過湖北省的美國公民,入境後要接受14天的強制隔離,14天內去過中國別的省份的美國公民,要在特定入境口岸接受建議。

美國的這個措施比世衛建議的還要嚴格。世衛1月30日宣布新型病毒成為全球公共衛生緊急事件後,不建議採取「旅行」或貿易限制,但是美國選擇了更為嚴厲的防疫措施。

武漢觀眾David再爆料:重症將被軍管更有下一步行動

在前一天節目最後,我們引述了武漢觀眾David的爆料,有6點,其中一點提到,這個新型冠狀病毒,可能會在光滑表面,停留長達45天!一些觀眾留言,表示不解,認為病毒怎麼可能會存在那麼久呢。

一位我們節目的觀眾,叫Huilai,她是在美國拿到的「生物化學工程博士」,她對此做了解釋。首先,病毒沒有生命,不會存活,但是它能夠保持感染性。維基百科上的解釋是,病毒屬於類生物,無法自行表現生命特徵,是介於生命體與非生命體的有機物種。

我們還有另外一位觀眾Di Su,也是這麼說的。「病毒」跟「細菌」是兩種不同的東西,細菌需要活體生物作為「載體」才能存活,而病毒不需要。Di Su打了個比較好理解的比喻,就是可以把「病毒」理解成「酒精」,酒精會讓大腦麻木,而病毒會造成細胞免疫下降,造成病變。

排除這個誤解之後,我們再來看Huilai的解釋,就是她在實驗室工作,病毒這種東西,能在室溫乾燥沒有任何培養基的情況下,保持「感染性」能達到數月。因此,Huilai認為,武漢這種病毒,有可能保持45天感染很正常。

所以昨天節目里,給我們爆料的武漢觀眾David,他說「(新型病毒這種)病毒通過光滑表面的存活時間可以存在45天」,其實這裡應該說「病毒通過光滑表面能保持感染性的時間可以達45天」,這樣表述更準確。

不過,無論是以上普及醫學常識的觀眾Huilai和Di Su,還是我們節目本身,都沒有單方面背書這位武漢觀眾David的爆料內容,就是給大家參考。如果您覺得有參考價值,就多洗手,出門戴手套,不要隨便碰公共場所的東西,特別在疫區的朋友。

不過,這位武漢觀眾David不久前,又給我們節目發來一些重要的爆料信息,我梳理了一下,還是6個。對於這位David的背景,我只能說,他是武漢人,有過在政府部門做事情的經歷。我們很感謝他提供的消息,但是,也只是分享出來,給大家做參考,不做背書。

第一,截至1月30日,湖北省當地的117項疫苗測試,對新型冠狀病毒的感染者,幾乎都沒有效果。此前1月26日,有關部門還在130個感染者身上測試一種抗體,也基本不起作用,可能對年輕人群有一點效果;

第二,至今,武漢已經出現100多名沒有任何癥狀的患者,但是能感染周圍的人,被稱為「無癥狀感染者」,可能成為潛在的「超級傳播者」。這種「無癥狀感染者」最著名的例子就是19世紀末20世紀初美國的「傷寒瑪麗」,她自身帶傷寒菌,但自己沒事,卻先後傳染50多人;

第三,被治癒的患者,重新被感染的,又出現了10多例。但David的意思是說,雖然有這個現象,但還不能定論,這種新型冠狀病毒會再次感染被治癒者;

第四,很重要的一點,有一些武漢人被確診,但是住不上醫院,他們有人四處走,主動傳播病毒,還有人報復社會,引起恐慌情緒,因此,他勸在武漢的人,不要隨便出去亂走,特別是還健康的人;

第五,2月4日到8日,重症患者,會被軍隊接管,然後。。接下來的信息我不能輕易說,這部分內容,需要等到更加把握的時候再講。這麼說吧,現在武漢不是在速建兩間防控疫情的醫院嗎,一個火神山一個雷神山,再加上對重症患者的一些做法。如果,這些都做了,疫情還在擴散,那當局對感染者可能有下一步「非常行動」,「非常行動」這四個字是我的形容,具體什麼行動,需要更把握了,再講。那麼,目前將決定是否採取這種非常行動的截止時間,最遲也會在3月中旬以前;

第六,現在武漢流行的病毒,不止一種,現在又有疑似SARS病毒的患者出現,相當於武漢市內有兩種病毒正在流行。

對於第6點,我們可以引申探討一下。

探討:為什麼說還可能存在另一種病毒?

在武漢爆發的疫情,傳播的病毒不止一種,這種說法早已有之。

目前比較可靠的來源是,上個星期,海外多家媒體轉載了《自由亞洲電台》的一篇報導。說在武漢有一個研究類工作者「張思齊」,是化名。他1月中旬被確診為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者,隨後被隔離治療。在住院前,張思齊說他病情相當危急,一直發燒,治療後一個星期不再發燒,但是醫生改變治療方式後,他又開始發燒。直到當時這篇報導登出來的時候,張思齊還在重症室。他對自由亞洲電台透露,根據醫生提供的信息,引發這次疫情的,不全是我們知道的「新型冠狀病毒」,還有其它病毒。

現在,具體還有什麼其它病毒,還沒有可靠的官方依據。但是從當前能夠知道的,在這場疫情中,患者的發病狀態確實不完全相同。

根據《香港01》引據醫生梁智鴻和高永文推薦《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防護讀本》的一篇報導,我們可以根據目前掌握的信息,可以總結出「一種情況,三種例外」。

這一種情況是:感染新型病毒後,隨著病情嚴重程度不同,癥狀會有差異。根據當前常見的臨床表現,初期癥狀包括:發燒,還有乏力和乾咳,比較少的人會有流鼻涕和鼻塞;那再過一個星期,癥狀會有:輕者呼吸困難,重者會變成急性呼吸窘迫綜合症、肺纖維化、呼吸衰竭等等嚴重情況。而且普遍的病人在感染病毒後,都會有不同程度的肺炎表現。

以上這種情況,是感染新型病毒後,隨著發病程度不同,而出現的不同癥狀。

但是,還有三個例外。

第一個例外,根據以上提到的《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防護讀本》,感染新型病毒後也有可能發現沒有肺炎表現的患者。這個說法並不是很確定。但是如果獲得確認,那就是說明我們把當前疫情叫做什麼「肺炎疫情」,就不準確了;

第二個例外,也是專家提到了,發現有的早期患者不發燒,只是有畏寒和呼吸道感染的癥狀,但是醫學檢測後卻是患有肺炎。比如,根據大陸國家衛健委1月23日公布的一項死亡病例統計,當中包含一名湖北省的66歲男性,去年12月22日發病,當時入院時就沒發燒,但一個月後病重而死;最近被從武漢接回日本的兩名男性日本僑民,被確診為新病毒感染者,但是也都沒有發燒;

第三個例外,就是直接倒下。這個例外又分成兩個結果。一個結果是倒地後,還活著。比如大致在1月27日,澳門某賭場的一名女性工作人員,走著走著就倒下了,但沒死,隨後被送去隔離,她是19日從武漢回澳門的。

那麼另一個結果是,直接倒斃,就是倒地後人就走了。比如,1月31日,法新社記者親自在武漢街頭,目擊一名男子倒地身亡,死因不詳。這名男子60多歲,戴著口罩,手裡還拿著購物用的塑膠袋。有關部門人員趕到後,將遺體裝入屍袋帶走。按疫情期間的慣例,往往是不查死因、直接火化。法新社記者聯繫警方和衛生官員詢問死因,但是沒有得到任何細節答覆。

好,綜合以上信息。我們做個結論。如果說,病毒只有一種,那麼以上三個例外中,先排除前兩個,就是染病毒後可能沒有出現肺炎,也有人在早期沒有發燒。

如果前兩個還好理解,可能是病情發展結合每個人體質不同,造成的不同結果。那麼第三個例外,「直接倒地」,這個是怎麼回事呢?不只以上我們舉的例子,我們從武漢流出的視頻中,這樣的鏡頭也不在少數了,人沒有任何徵兆就倒下了,再退一步講,倒下之後還有生命跡象,可能也是病情發展程度不同,那麼法新社記者親眼見證的這一個例子,到底後人當場死亡。這個我覺得真的要搞清楚,是怎麼回事,難道確實是另一種病毒導致的?

上面我們提到了《自由亞洲電台》報導的「張思齊」的例子,他根據醫生所說,提到有另外一種病毒的存在,沒說是什麼。但是給我們爆料的武漢David,卻明確提到,另一種病毒是「疑似SARS」。他說的也很謹慎哈,是「疑似SARS」。

那麼再根據剛才這些信息,我們做一個推理。這個推理,就假設David講的,現在武漢有兩種病毒。一是新型冠狀病毒,二是SARS。我們再來比較兩種病毒的臨床癥狀差異。

剛才我們提到了「新型冠狀病毒」的臨床癥狀包括:發燒,還有乏力和乾咳。不夠具體,再說具體一點。根據《香港01》這家媒體整理的圖片,「新型冠狀病毒」的臨床癥狀有:乏力、呼吸急促、發燒高於38度、咳嗽、而且能咳出「黃綠色」膿痰等;潛伏期是7到14天。但實際上中國衛健委專家高占成1月22日說過,按當時掌握的情況,潛伏期平均7天,但最短的有2、3天,久的也可能10到12天。而北京協和醫院感染內科主任李太生在1月28日說的又不一樣,《德國之聲》引述李太生的話說,新病毒潛伏期最短1天。

再來看SARS。SARS的臨床癥狀包括:咳嗽、呼吸困難、發燒、疲倦,這都跟「新型冠狀病毒」大同小異,有一點不同的是,這裡提到SARS會「頭痛和腹瀉」;潛伏期更短,是2-7天。而上面提到的李太生說,SARS潛伏期是平均6天。這差不多。

而且「新型冠狀病毒」和SARS病毒感染,在引發重症病例的癥狀上,很多報導都說:非常類似。

目前,對於新近爆發的「新型冠狀病毒」,臨床癥狀到底有哪幾類,我還沒看到特別完整的統計。所以各位想了解預防知識的,還是及時去跟進有關的新消息。但是從以上「新型冠狀病毒」初期癥狀和引發重症的情況來看,它跟SARS的重疊比較多,而且病毒潛伏期,也很有相像的地方,比如最短1、2天,平均6、7天。

因此,不排除武漢David的爆料說,發現疑似SARS病毒的可能性。但如果這件事坐實,那就會比較有疑問,為什麼17年前的SARS病毒,會這麼巧跟「新型冠狀病毒」同時傳播呢?

責任編輯: 時方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