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胡平:周先旺們敢於甩鍋 中共建政史上極為罕見 習近平遇最大危機

作者:
地方官員和衛生專家——尤其是地方官員——講出這些話是有政治風險的。那為什麼他們還要講呢?我以為:第一、他們講的都是實情。第二、他們這麼講,也是自保,是不想當替罪羊,因為上面本來很可能給他們扣上「瞞報」和「主持防治工作不力」而免去職務以平民憤的。他們一講,世人就都知道了,不是他們不肯發布疫情,是中央不準,不是他們不想採取得力措施,也是中央不準。這樣,上面,也就是習近平,就很難把他們當替罪羊了。

中國央視記者採訪武漢市長周先旺(右)(視頻截圖)

我們發現,在這次新型冠狀病毒疫情事件中,地方官員以及衛生專家紛紛「甩鍋」,不願為黨國領導人的決策錯誤承擔責任。這在中共建政以來的歷史上是極其罕見的,甚至是沒有先例的。

武漢市長周先旺說,武漢政府之所以沒有在早些時候對公眾公布疫情,是因為沒有得到中央的授權。武漢市委書記馬國強說,他後悔沒有在1月12日、13日,就採取後來23日採取的封城措施。然而我們又都知道,一直到1月20日,武漢政府由於沒得到中央授權,就連向公眾公布疫情信息的權力都沒有,那時候的武漢政府怎麼有權力下封城令呢?可見問題還是在中央而不是在地方政府

1月29日,中國疾控中心流行病學首席科學家曾光在接受《環球時報》總編輯胡錫進採訪時表示,武漢此次面對疫情行動有些慢主要是科學認識的問題,但也不排除一些決策上的猶豫,對自己是不是自信。曾光說,公共衛生人員的決策,考慮的就是科學性的問題,是一個科學的視角,但政府官員考慮問題並不單純是科學的視角,這只是他們決策依據的一部分,「他要考慮政治視角,考慮維穩的問題,他要考慮經濟的問題,他要考慮春節老百姓的天倫之樂,滿意不滿意的問題。我們說的話,往往只是他們決策中採納的一部分。」曾光表示,不能說政府官員這種視角不對,事情的決策是要多方面考慮的,但在關鍵問題上要建立一個經驗,要更多的採用科學視角。科學視角如果採用的不好,其他視角也會沒有意義。

曾光這番話等於是說,政府官員在決策時未能很好地採用科學的視角,所以實行防治措施上行動慢了,貽誤了最佳時機。這裡說的政府官員,當然是指中央,因為地方官員沒有決策權。

不消說,地方官員和衛生專家——尤其是地方官員——講出這些話是有政治風險的。那為什麼他們還要講呢?我以為:第一、他們講的都是實情。第二、他們這麼講,也是自保,是不想當替罪羊,因為上面本來很可能給他們扣上「瞞報」和「主持防治工作不力」而免去職務以平民憤的。他們一講,世人就都知道了,不是他們不肯發布疫情,是中央不準,不是他們不想採取得力措施,也是中央不準。這樣,上面,也就是習近平,就很難把他們當替罪羊了。如果習近平繼續大權在握,定於一尊,免不了要秋後算賬。但對二人來說,事情都到這個份兒上了,說出真相和不說出真相橫豎都是垮台,與其背負「瞞報」和「防治不力」的臭名垮台還被民眾責罵認為罪有應得,不如留下清名,垮台也垮得像個說真話的英雄。

2020年1月28日,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和世衛組織總幹事譚德塞(左)在北京會面。(美聯社)

至於衛生專家,自薩斯事件後,國家出重金建立了傳染病網路直報系統,臨床醫生一旦發現疫情就立刻直接報告中央,並不需要地方醫衛系統或地方官員轉手,因此,地方官員和地方衛生專家都沒有對中央瞞報的能力。再說,有2003年薩斯事件的先例,當時的衛生部長就由於瞞報疫情而被免職,因此後來的相關官員知道瞞報對自己沒有好處,因此他們也沒有這樣做的動機。在這件事上,不存在習近平受蒙蔽的問題。造成貽誤時機的責任人就是「定於一尊」的習近平,別人想攬這份責都辦不到。

習近平在會見世界衛生組織總幹事時講到,防治疫情,「我一直在親自指揮、親自部署」。兩個「親自」,而且還是「一直」。不錯,習近平把中央應對疫情領導小組正小組長推給李克強,又要宣稱自己「一直親自指揮、親自部署」,那意思就是,工作搞壞了要算在李克強的頭上,搞好了要算在自己頭上。但是,這話實際上也是承認,先前不準公布疫情以及未能在較早的時候採取嚴厲措施,正是出自習近平本人。

地方官員和衛生專家居然敢甩鍋,或明或暗地指出習近平是貽誤時機的責任人。這說明,體制內對習近平的不滿是很普遍的。習近平無疑是遭到了他上台以來的最大危機。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自由亞洲電台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