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動態 > 正文

王滬寧篡改習近平「親自」的自誇 為習開脫 地方官央視認錯越描越黑

一篇原標題為《武漢書記懺悔習近平保持沉默》的分析文章,被網友改名為《太監讓武漢地方官給習皇上擦屁股》。內容介紹的是:給人民造成這麼大的災難,武漢人、湖北人流浪的流浪,被堵死在城裡的只能聽天由命。從網路流露的文字、書信、視頻可以看到,多少無辜的市民在家中坐以待斃,多少本來在安靜度日的百姓突然遭遇橫禍,慟哭、哀嚎,天下還有比這更痛徹心扉的事嗎?武漢肺炎從發現、蔓延到封城,差不多到了封國的時候,官方已無法把它算在天災頭上。

我們《夜話中南海》欄目上周五刊發並播出的文章《第一時間回應武漢市長,習近平到底是在表功還是認罪?》中,已經向讀者和聽眾們介紹了當中共央視搶在第一時間報道了習近平對世衛負責人自誇,武漢肺炎「我一直都是在親自指揮,親自部署」之後,包括央視自己的文字網站在內的所有中共媒體又悄悄刪改,用如下一段其實並不是在現場向世衛領導人表述過的內容替代:「我在中國農曆新年第一天主持召開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務委員會會議,對加強疫情防控做出了全面部署,成立了中央應對疫情工作領導小組,統一領導,統一指揮」······。

這裡暗含的一個重要細節就是,王滬寧等人篡改習近平原話的目的就是試圖以此為習近平開脫,向公眾說明是從大年初一開始,這個武漢肺炎的事情才開始被報到「一尊」習近平處。而大年初一之前責任應該誰負?一篇原標題為《武漢書記懺悔習近平保持沉默》的分析文章,被網友改名為《太監讓武漢地方官給習皇上擦屁股》。內容介紹的是:給人民造成這麼大的災難,武漢人、湖北人流浪的流浪,被堵死在城裡的只能聽天由命。從網路流露的文字、書信、視頻可以看到,多少無辜的市民在家中坐以待斃,多少本來在安靜度日的百姓突然遭遇橫禍,慟哭、哀嚎,天下還有比這更痛徹心扉的事嗎?武漢肺炎從發現、蔓延到封城,差不多到了封國的時候,官方已無法把它算在天災頭上。武漢市委書記馬國強上月31日央視採訪時,顯得似有後悔之心。他說,「如果早一點採取措施,疫情影響會更小」。

提醒聽眾和讀者們注意,現在仍然還端坐在武漢市委書記位置上的這個叫馬國強的所謂「後悔之心」,是在央視上對億萬中國民眾播出的。當央視記者提問馬國強,這一段時間來,是在用什麼樣的心態工作的問題時,帶著口罩回答問題的馬大官人回答說:「首先我說我是一種內疚、愧疚、自責的心態······.,我一直在想,如果我早一點決定,採取像現在這樣嚴厲的管控措施,結果會比現在要好。那麼我們可能對全國各地的影響會小,這個結果沒有這麼嚴重,那麼也會讓黨中央、國務院少操心······。我們一方面要做防控,一方面要做救治,同時還要保障我們市民的正常生活,保證城市的正常運轉。那麼這樣的心態由於我們工作沒有做好,沒有做到當機立斷,導致這個疫情輸出到了國外,輸出到了國內,所以我是這樣一個心情。」

武漢市委書記馬國強

標題為《武漢書記懺悔習近平保持沉默》的文章還分析說:共產黨的書記公開出面悔過,即便是武漢市這一級的也很稀罕。共產黨的官員都是在內部鬥爭失敗時,根據情況「交代、批鬥、認錯、認罪」,很少向人民承認錯誤。馬國強出面檢討形勢所迫,也十分罕見。但是他的檢討夠嗎?他的檢討的重心放在武漢疫情「輸出到了國內、國外」,影響不好,因為之前從中央到地方都不希望這件事擴大出去,所以起初要隱瞞,隱瞞不了盡量縮小影響,結果失控了。而針對他此次接受央視訪問的問答情況,從大陸微博留言和評論來看,大多數網民並不買馬國強表現的賬。有的網民直指他應該感到內疚,有的強調自責就完事了?疫情中損失的這麼多條人命呢?還有的要求馬國強立即辭職。而就其在訪談中所展現出的態度,有網民稱,他回答問題顧左右而言他,問什麼迴避什麼,看不出馬國強真的內疚。

筆者就此搜索到了更多的對馬國強心懷「內疚」的報道分析文章和網民評論,包括所能夠看到的中國大陸境內的網民評論,也都是全部集中到了對馬國強個人的不滿,認為他是誠意不足。但是,鮮見有人分析到馬國強這篇被採訪的數百字內容中的最關鍵一句,即「如果我早一點決定」,是意說給億萬中國民眾聽?還是在說給習近平聽?甚或這最關鍵的一句話,根本就是奉上峰之命而說?

這裡說的「上峰」當然不會是習一尊本人。應該相信,習近平本人不至於蠢到直接電話或者發微信指示馬國強,「你必須主動出面當我的替罪羊」。但正所謂「皇帝不急太監急」,習近平手下的,尤其是被安排在「領導武漢肺炎小組」擔任副組長和組員,專責控制「輿論導向」的王滬寧和黃坤明,不但要時時急皇上之所急,想皇上之所想,更要把皇帝沒有及時注意到、對皇上的負面輿論「引導到正面輿論上來」。

https://www.rfa.org/mandarin/pinglun/linbaohua/lbh-02032020105530.html/1

2020年1月28日,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和世衛組織總幹事譚德塞(左)在北京會面。(美聯社)

正如筆者在本專欄上篇文章中所介紹的,大災大難當前,周先旺,這位武漢人民的父母官這才不得以對外公開承認:作為地方黨委和政府的武漢市和湖北省,是因為沒有得到中央的「授權」才遲遲沒有及時發布疫情信息並採取堅決並有效措施,這才導致如此世紀瘟疫已經禍患全武漢,攻陷全湖北,傳遍全中國,危害全世界的。話音才落,外界媒體已經直接以《武漢市長央視受訪罕見「甩鍋」習近平》大肆渲染時,中國人民的領導核心習近平那裡,居然馬上就借召見世衛負責人的機會向全世界大大方方地親口承認:「(這個武漢市長在央視上說的事情)我一直親自指揮、親自部署」······。

也許王滬寧還有黃坤寧等人也都和筆者一樣實在是搞不懂,習近平本人偏偏要搶在武漢市長的「授權」說在全中國乃至全世界引起軒然大波後,立刻公開表態他武漢市長在央視上道歉,甚至說出他與武漢市委書記馬國強願意承擔罵名,也願意「革職以謝天下」後,他習近平立刻公開聲明,這事都是由他「一尊」本人「一直親自指揮,親自部署」。這到底是在往自己臉上貼金,還是自掌自嘴?居然是那麼自覺自愿,那麼迫不及待端起屎盆子來,哭著喊著往自己腦袋上扣?

但是皇上一言,更是駟馬難追。武漢市長的「授權」說和習近平的「兩個親自」銜接得天衣無縫,令習近平上台以來一直被王滬寧等精心裝扮的「人民領袖」形象毀於一旦。

我們本專欄的上篇文章中,引述的許多網友跟帖之一是「BYM」的評論內容:「當然是一直親自指揮,一尊是從去年12月初發現病毒傳染開始,就親自指揮封口,親自指揮拘捕在網上泄露消息者,親自指揮百姓的生命讓位於兩會,親自指揮讓春運的人口浩浩蕩蕩經過武漢······。直至現在,一尊也親自指揮誰來當組長、誰來背鍋。」

具體到這一則評論內容,也許不會正好被中共當局的「輿情分析」機構選中上報,但類似內容會上達王滬寧毫無疑問。而截止目前,王滬這批人唯一能夠設計出來的「亡羊補牢」之策,就只剩下讓周先旺的上級、武漢市委書記馬國強主動出面,從習近平手中搶過那個屎盆子扣到自己頭上,這一個方法了。

現如今,仍然還是和中共政權的絕大部分各級官員一樣對上惟命是從的馬國強,除了按照上面的要求,用一句「「如果我早一點決定」來把禍水引到自己身上,也是別無選擇。但是細想一下,先不說大年初一之前的湖北和武漢地區瘟疫的各個應對措施的滯後甚至完失當,單說武漢在頭一天還力圖令百姓相信「未見人傳人」······,第二天即突然宣布封城這一和當年的「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一樣「史無前例」的驚天舉措,包括所有紅粉和五毛在內,有幾個人會天真地相信此驚天決策權會落實在馬國強這位副省級官員手中?

正如一則網評中所說:太監們試圖讓武漢當地官僚助皇上脫罪,沒成想習皇的臉上被越描越黑,屁股被越擦越臟······。

就在中共當局宣布武漢封城的消息剛出,筆者即聯想到了當年的那場河南洪災,中共自己的媒體將其稱之為「駐馬店水庫潰壩事件」。說的是1975年8月,由於超強颱風蓮娜導致的特大暴雨引發淮河上游大洪水,數十個大中小型水庫相繼漫溢垮壩,六億多立方洪水,五丈多高的洪峰咆哮而下······。河南、安徽省有29個縣市、1100萬人受災,傷亡慘重,1700萬畝農田被淹。其中1100萬畝農田受到毀滅性的災害,倒塌房屋596萬間,沖走耕畜30.23萬頭,豬72萬頭,縱貫中國南北的京廣線被沖毀102公里,中斷行車18天,影響運輸48天,史稱「75.8」大洪水。

如上內容是中共官媒事後的描述,但日後有中共自己的全國政協委員喬培新、孫越崎、林華、千家駒、王興讓、雷天覺、徐馳和陸欽侃在文章中揭露,該慘案死亡人數達23萬人。作家鄭義也曾就此作過調查。比較得到認同的說法是,超過30萬人死亡。據美國探索頻道節目認為,現場打撈起屍體就達10萬多具,後期因缺糧、感染、瘟疫又致14萬人死亡。24萬餘的死亡人數,直逼次年發生的唐山大地震!

日後有報道說,當時的河南省委第一書記劉建勛接到急電後,立即將險情報告給國務院副總理紀登奎。紀登奎和另外一位時任副總理李先念經短暫商討後認為,只有動用軍隊才能化險為夷。他們決定向時任第一副總理鄧小平彙報想法,請求具體指示。鄧小平當時有權力和能力調集各兵種參與搶險工作,而無需驚動毛澤東和周恩來。當晚22時45分左右,李先念向鄧小平家打電話。鄧小平女兒鄧榕稱鄧小平身體不適,已經入睡,並堅持不肯叫醒父親。但據紀登奎和李先念後來了解,當晚鄧小平並沒有生病,也沒有入睡,而是在和萬里打麻將。

如上內容是否屬實或者完全屬實,永遠不會有答案。中共自己的媒體日後的相關描述是:如果說水庫垮壩所引起的衝擊性災害給洪汝河流域的百姓迅雷不及掩耳的毀滅性一擊,那麼河道宣洩不暢、洪水居高不下所造成的浸泡性災害,則更加殘酷地延續和加重了這場災難本身的損失。紀登奎率「中央慰問團」在直升飛機視察災區後認為,為了解救還困在水中的百萬災民,必須儘快排除洪汝河平原的積水,炸開阻水工程······。在得到當時主持中央軍委工作的鄧小平的同意後,李先念下令武漢軍區和南京軍區的舟橋部隊緊急出動,在「中央慰問團」的指揮下執行爆破任務······。

筆者引述如上官方媒體的內容,並非是要影射如今的習近平也是因為「打麻將」之類的個人休閑活動而延誤了應對武漢疫情的決策。只是想證明,任何地方上遭遇同樣程度的重大災害時,重大應對決策權絕無可能是在地方。

關於當年的那場世紀洪災,中共自己媒體中的一個重要的細節描述特別值得回顧,那就是當年的紀登奎說過這樣一句話:「如果水庫再出問題,我們就下地獄了,決升不了天堂。」

現如今,正在日益嚴重的這場世紀瘟疫的最終死致死人數,也許不會恐怖到當年那場世紀洪災的數十萬之多,但其為害全中國、波及全世界的另類恐怖程度,迄今已經是難以筆墨來形容。若再無休止地蔓延下去,習近平應該想想他們這批從中央到武漢的當政者當中,誰是第一個該為此下地獄的!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自由亞洲電台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動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