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動態 > 正文

林忌:街頭巷尾討論的是他們想借病毒殺香港人

—誰連累香港成半個疫埠?

作者:
如今這個港共政權已經衰到大家都無法相信是真心愚蠢,而是故意涼薄,一切都是港共與中共存心害死香港人,街頭巷尾在討論的不是林鄭「愚蠢」,而是林鄭想借病毒殺香港人。

武漢肺炎不斷擴散,醫護髮起罷工,甚至連邊防以至其他行業,都相繼要罷工的形勢下,林鄭月娥終於再一次在全民的咒罵聲中,宣布實行新的封關措施,即自2月8日凌晨起,凡由經中國關口進入香港者,不分國籍與身份,由遊客以至香港居民,都必須根據香港法例599章的《預防及控制疾病規例》,強制檢疫14日。

然而,病毒並不會因為政治操作而停止散播。當林鄭政府終於懂得用這條法例,去進行強制檢疫時,市民當會質問,為何要到2月5日才使用這條法例?何況還不是即時生效,而是要拖到2月8日?為何要香港已經發生本地感染的個案,出現社區爆發的個案,仍要拖多三日,容許更多潛在病患者入港?這一切是為了誰的利益?

早前關閉高鐵站、關閉羅湖、落馬洲、皇崗等關口的經驗,早告訴大家,一旦給予「寬限期」,其間會湧入人口會大幅增加;長達三日的寬限期,等如現今屬本地爆發的防疫黃金14日,再開一個「大窿」,令檢疫的難度再倍增!17年前董建華被人嘲為「慢黑鈍」,做事永遠「慢三拍」,如今這個港共政權已經衰到大家都無法相信是真心愚蠢,而是故意涼薄,一切都是港共與中共存心害死香港人,街頭巷尾在討論的不是林鄭「愚蠢」,而是林鄭想借病毒殺香港人。

市民最想質問特區政府的,是為何對付示威遊行的《禁蒙面法》,就要採用「先訂立、後審議」的方式,透過《緊急情況規例條例》來訂立,10月4日發表,10月5日凌晨就生效。為何如今對全香港740萬人,生命安全受到嚴重威脅的全球疫症,特區政府要不斷施拖字訣,竟要三日的時間?要已經出現本地死者,以至感染數字不斷上升,以至全球都開始取消來回香港航班,或禁港人入境,或要強制港人入境接受檢疫,這個政府才在觸發革命的底線前,勉強交貨,已鑄成大錯的港共政府,又如何期望市民能夠收貨?

親共鷹犬是播毒共犯

對於第一位本港武漢肺炎病患死者,政府披露他於1月21日仍乘坐高鐵前往武漢致病;而當日政務司司長張建宗仍然堅持,高鐵的乘客毋須申報健康,港大微生物學系傳染病教授袁國勇仍然堅持「完全不覺得中國隱瞞疫情」——那麼如今證明的是什麼?就是他們對中國的盲目相信,連累香港如今變成半個疫埠。

再反觀那些親共人士的言論,如屈穎妍在1月8日說香港人太緊張,質疑為何不去擔心美國的流感;商台主持黃永於1月13日指武漢肺炎擴散力有限,對中國的城市發旅遊警示是「分裂國家」;潘麗瓊於1月14日聲稱此肺炎擴散力有限,是香港人自己嚇自己。正是港共這種只為維穩,以及扶植這班朝廷鷹犬,以政治凌駕科學以至良知的做法,才造成今日香港變成死市,市民擔驚受怕的局面。這班人不但沒有對自己的言行認錯,甚至反過來指控醫護罷工是「逃兵」,要別人為他們的愚蠢、為他們的政權,去犧牲生命,這班人根本就是港共殺人的共犯——正因為這些藍絲相信了他們的說法,才會繼續去中國大陸,惹了一身病回港,再感染更多無辜的香港市民。港共不但沒有資格鬧我們的醫護為逃兵,更反過來,他們是幫手傳播病毒的戰犯,以至殺人凶手。

香港如今所面臨的災難,雖慶幸感染以至死亡的人數仍少過沙士,但市民「一罩難求」,8,000人通宵排隊買口罩;市面物資短缺,不要說口罩,連漂白水也天天被掃清,半山區超市的廁紙也多次售罄。香港的保皇黨,當年聽從中聯辦的指示,選取了一個連廁紙也不懂買,然後坐的士回家的特首;結果如今要靠此人去買口罩防疫,可謂最悲劇示範的政治自殺範例。然而他們的賣港與短視,卻要全香港市民作為代價,這班「攬炒之母」與當年的支持者,實在可恨之極。

責任編輯: 趙亮軒   來源:蘋果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動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