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古詩古文 > 正文

大俗即大雅?元曲 最接地氣的詩之美

詩庄詞媚曲諧。如果說唐詩是宮廷里溫柔莊重的仕女,宋詞是彈著琴,咿咿呀呀唱著小調的歌女,那麼元曲就是日常生活中,穿著素衣的嬌俏少女,渾身散發著煙火氣息。

王國維曾說,元曲之佳在何處?一言以蔽之,曰:自然而已矣。古今之大文學,無不以自然勝,而莫著與元曲。

元曲的直白、大膽潑辣,填補了古代詩歌領域最後一處的空白,它走進了我們的生活,完美結合了大俗與大雅,按我們今天的話來說,就是草根走出的藝術

今天,木下就帶大家在元曲里體會這「最接地氣」的詩之美。

四塊玉·閑適(節選)

關漢卿

舊酒投,新醅潑,

老瓦盆邊笑呵呵,共山僧野叟閑吟和。

他出一對雞,我出一個鵝,閑快活!

意馬收,心猿鎖,

跳出紅塵惡風波,槐陰午夢誰驚破?

離了利名場,鑽入安樂窩,閑快活!

南畝耕,東山卧,

世態人情經歷多,閑將往事思量過。

賢的是他,愚的是我,爭甚麼?

寫鄉村生活,孟浩然說「開軒面場圃,把酒話桑麻」,辛棄疾說「稻花香里說豐年,聽取蛙聲一片」,而到了關漢卿,鄉村生活就是「他出一對雞,我出一個鵝」,大家圍著"老瓦盆笑呵呵"。

寫自己孤傲不與世人同流合污,李白說「安能摧眉折腰事權貴,使我不得開心顏」,蘇軾說「揀盡寒枝不肯棲,寂寞沙洲冷」。

而到了關漢卿,就是收了心猿意馬,跳出紅塵風波,「離了名利場,鑽入安樂窩」,他賢我愚,爭個啥勁兒呢?

這等直白,讓人讀了特別痛快,可以說是,嬉笑怒罵,皆成文章了。

[仙呂]題情四首·其一

關漢卿

雲鬟霧鬢勝堆鴉,淺露金蓮簌絳紗。

不比等閑牆外花。

罵你個俏冤家,一半兒難當一半兒耍。

唐詩宋詞里的打情罵俏,那是「賭書消得潑茶香」,元曲里的就特別簡單明了了:罵你個俏冤家。你有沒有聞到一股戀愛的酸臭味呢?

[雙調]折桂令·憶別

劉庭信

想人生最苦離別,

唱到《陽光》,休唱《三疊》。

急煎煎抹淚柔眵,意遲遲揉腮撧耳,

呆答孩閉口藏舌。

情兒分兒你心裡記者,病兒痛兒我身上添些。

家兒活兒既是拋撇,書兒信兒是必休絕,

花兒草兒打聽的風聲,車兒馬兒我親自來也。

說到離別,唐詩和宋詞都有數不盡的哀怨與解不開的依依不捨。在元曲里,離別也是很苦的:抹抹眼淚,欲言又止,叮囑你心裡記著我們的情分,既然你拋下家遠走,書信一定不能少。

到這裡為止,都像是一個貼心妻子在溫柔地絮絮叨叨。但到了最後,畫風突然一轉:要是你在外面拈花惹草讓我聽到了風聲,我一定乘著車馬,親自過來!

這等大膽潑辣的告別,在唐詩宋詞里,我們是很少可以見到的。

落梅風·心間事

馬致遠

心間事,說與他。動不動早言兩罷。

罷字兒磣可可你道是耍,

我心裡怕那不怕?

關於談戀愛的小心思,元曲中的女子也特別乾脆、直白地分享:我把心事都說給你聽了,是你說先分手的。現在告訴我你是鬧著玩兒的,你說我心裡怕不怕?

山坡羊·閨思

張可久

雲松螺髻,香溫鴛被,掩春閨一覺傷春睡。

柳花飛,小瓊姬,

一聲雪下呈祥瑞,團圓夢兒生喚起。

誰,不做美,卻是你!

就連最被唐詩宋詞翻來覆去,寫得熟得不能再熟,都給我們留下一個頑固印象的閨怨詩,元曲也能別出心裁,一路接地氣到低。

閨中婦人思念遊子,寂寞中懶懶地睡著,做起了與遊子團聚的美夢。一個小丫頭見屋外柳絮飛舞,像下雪一般,甚是好看,於是一疊聲兒喚起了主人。

這個時候,女主人特別有起床氣地說:誰這麼不識趣,擾了我的美夢?呸,原來是你這個小丫頭。

口語化的語言,生活化的場景,處處都是煙火氣。

元曲擺脫了「雅」的束縛,在俗世的煙火中找尋到了屬於它自己的率真、自然的美,而這接地氣的凡塵之美,自有一段風流,也深深吸引了木下。

讀完這幾首元曲,你有沒有像木下一樣,被元曲折服呢?

責任編輯: 宋雲   來源:唐詩宋詞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古詩古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