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武漢肺炎疫情下現倒閉潮 中國中小企業主吁免繳社保金

中國的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疫情持續蔓延,北京一方面疲於抗疫,一方面也調控經濟,希望能逐漸回到常軌,降低疫情對整體經濟的衝擊。然而,因疫情緩解的拐點不明,諸多企業開始面臨人、物、金三荒,使得中國可能迎來下一波嚴峻的企業倒閉潮。尤其是中小微型企業,缺乏雄厚的資本,恐怕很難撐過這一道難關。

中國江蘇省連雲港市的一名工人在給工廠的機器噴洒消毒藥水為工人節後返工做準備。(2020年2月9日)

中國的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疫情持續蔓延,北京一方面疲於抗疫,一方面也調控經濟,希望能逐漸回到常軌,降低疫情對整體經濟的衝擊。然而,因疫情緩解的拐點不明,諸多企業開始面臨人、物、金三荒,使得中國可能迎來下一波嚴峻的企業倒閉潮。尤其是中小微型企業,缺乏雄厚的資本,恐怕很難撐過這一道難關。

江蘇省蘇州市的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企業主H先生在中國很多省份都設有工廠,總僱員達數千人,生產衛生紙、家庭用品等多項民生消費品,供銷全國。

他說,本周以來的復工情況非常不理想,諸如湖北省等重災區,因為受到封城禁令和交通管制的影響,工廠幾乎仍呈停擺狀態。他說,總部周遭的華東省份開工率雖較好,但也只有五成,至於他在其他省份的工廠則只有約一到三成的復工率。

停產停工利空

在衛生、區域和人口流動的影響下,中國舉國上下的消費和經濟活動都大幅減緩,再加上,交通管制、超市營業時間縮短,使得人們居家時間拉長,這些都不利於經濟和商業的發展。

「因為現在都沒生意,所以,很多東西都變得比較麻煩。政府也開始紓困跟中小企業貸款,他們也希望大家都熬過這段時間。可是,我相信,後面倒閉潮會很多。」H先生說。

就H先生了解,周遭的企業主朋友對疫情和景氣也都不樂觀。規模較小的企業準備休業來停損,但規模較大的企業工廠遍及各地,就算決定要撤守,這諾大工程一時半刻也難以啟動。

「都很慘呀!有的已經打算把公司全部收起來,等於做撤退的準備。「他說。

中小企業紓困政策出台

根據中國中小企業協會的最新彙整,目前中國的四大直轄市和24個省份的省市政府為加大企業復工復產保障力度,都陸續出台了一系列幫扶中小企業的政策措施,希望協助企業解決資金、資質、生產場地、設備購置、原材料採購和人員配備等各方面保障。

中國出台的措施其中包括:下調水、電、天然氣價格,以減輕企業負擔,並鼓勵勞資協議減薪、以避免裁員。紓困措施還允許企業緩繳社會保險金六個月,至多不超過一年。另外,也要求銀行不抽貸、甚至鼓勵加大信貸支持力度或提供新貸款等。此外,若企業承租國有資產用房,也能得到房租減免或延長合同履行期限等種種優惠措施。

魅KTV投資人、桔子水晶酒店原創始人吳海周二(2月11日)在微信公號上發表了《哎,我只是個做中小微企業的》文章,大膽昌言,希望讓受疫情影響的企業能免繳社保金。因為他認為政府的諸多政策很難幫到企業,尤其是銀行貸款,目前各企業面臨破產的風險太高,銀行很難願意借貸。

根據路透社周一(2月10日)的報道,超過300家中國企業正在尋求總額至少574億元人民幣的貸款,以緩解新型冠狀病毒疫情帶來的衝擊。

報道稱,智能手機製造商小米尋求50億元的貸款、食品外賣巨頭美團點評尋求40億元、共享出行巨頭滴滴出行尋求5000萬元,其他尋求貸款的公司還包括人工智慧公司曠視科技和互聯網公司奇虎360等。

報道援引消息人士透露,在北京申貸的公司可能會獲得快速審批和優惠利率。但其中一位消息人士也表示:「銀行不會向所有企業發放貸款,因為他們需要評估這些企業是否真的有能力償還貸款。」

吳海說,如果沒有資金援助,他的魅KTV連鎖很難撐過4月。一旦破產,1,500人將失業,損失也高達4億人民幣。

大膽昌言免繳社保

吳海在文中列出魅KTV的整體成本結構,其中前三大的支出分別是:工資佔43%、房租31%及繳交社保和公積金佔20%。

前兩項,他認為,對大部分企業來說,都是非常沉重的負擔。但為了維持下去,各方應該都願意共體時艱,因此,他認為有協商減免的空間。也因此,若政府能加大力度,讓受創企業免繳社保金,他說,國家就能避開這一波倒閉潮、也能減緩對整體經濟的衝擊。

他在接受新京報採訪時說:「這時候,社保是絕對不應該交的,因為他已經失業了。相反的,社保和失業金應該拿出來給他補貼的。我提的這些政策不是哭窮,而是說,希望能幫到所有的企業。「

吳海說,政府的幫扶政策可以緩解困難,但解決不了真問題。

針對社保緩交,他說,那還是一筆應付款。緩交6個月後,經濟即便復甦,但企業業績還是受到影響,但6個月後,還是要繳這一筆錢,企業同樣會「死掉「。

利益博弈如何均衡?

H先生雖然還有足夠的資金可以撐到年底,但他也認同吳海的提議。他還進一步提議說,希望政府能提供五年的免(低)息貸款,才能完全緩解這一波的倒閉期。

「五年短期的無息,我覺得,這樣大家都會活回來。因為,銀行反正有一些資金,譬如說,前兩年是無息,然後,第三年、第四年,一點點利息。這樣子,給個五年的期限,我覺得應該是有幫助的,」他說。

「這幾個月的痛呀!是一兩年補不回來的,都沒營業額呀!」他補充說。

不過,若中央沒有統一規劃,任由地方政府祭出這樣不等的幫扶力度,部分經濟學者認為,可能太過於傾斜,侵害到整體納稅人的權益、而且也很難一刀划出可操作的標準。

「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可能就存在一個利益的博弈。中央政府要制定一些政策,它肯定是能平衡全體納稅人的利益,地方政府所制定的政策可能過度傾向於維護本地區的利益。因此,這個博弈就可能帶來一系列的問題,有的地方可能是過度的、有的地方可能是不夠的。」北大一位經濟系教授匿名接受美國之音的採訪時說。

這位北大教授說,這波疫情對中國的經濟衝擊很大,服務業首當其衝,像是娛樂和餐飲等行業,的確可能是致命的一擊。

由於疫情尚未緩解,目前的對中國今年整體經濟成長率的預測,都還可能面臨修正。不過,著眼目前的衝擊,他說,今年GDP要保六早就不可能,能不能保五,也還是個問題。

責任編輯: 楚天   來源:VOA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