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言論 > 正文

瘟疫下的「反華主義」 歐洲大規模排華

作者:

瘟疫之下,中國人排斥武漢人,現在,全世界排斥中國人。

我越來越相信因果報應,善惡總有循環,瘟疫之下,中國人排斥武漢人,現在,全世界排斥中國人。所以,黃皮膚的亞洲人要小心了,出門保護好自己,避免被視為中國人,尤其是已經在海外定居,或者留學的學生,最好不要單獨出門。可以的話,就是結伴同行,因為全世界的反華聲浪正在興起。

過去,全世界都愛人民幣,現在人民幣則染上瘟疫,全球拒絕。

2月中,一位中國年輕女性戴著口罩,在紐約地鐵上遭受兩名黑人攻擊辱罵。2月23日,有一位在俄羅斯旅行的中國人,從隔離所出來後,在門口被俄羅斯人圍毆,割喉致死。同一天,四位持「車輪牌護照」入境的台灣旅客,被視為中國人之後,遭受強制隔離。俄羅斯警方多數無法分辨中國和台灣,反正就是CHINA,我曾經因此被俄羅斯公安囚禁。所以,建議你到俄羅斯之前,買一個俄語書寫的標章,掛在衣服上,寫上「我不是契丹斯基」。俄羅斯人自古以來,稱呼中國人為「契丹人」,簡單一句話,「我不是中國人」,可以逃過無謂的災難。俄羅斯「反中情緒」並非始於今天,在「武漢瘟疫」之下,只是更加凸顯而已,俄羅斯討厭中國的一些人,正好從武漢瘟疫中,找到發泄憤怒的出口。

中俄恩怨情仇武漢瘟疫成泄憤出口

早在2015年,習近平推動「一帶一路」工程,經濟勢力逐漸深入舊蘇聯地盤,就開始受到俄羅斯的排斥。2018年,中國商人在貝加爾湖大肆投資,購買土地,甚至把貝加爾湖的純水也買下來,就引發俄羅斯人排華的大規模示威。普丁執政以來,因為克里米亞問題,遭受美國經濟制裁,俄羅斯為了活命,只好與中國結盟。所以,中國成為俄羅斯經濟支柱,但是,中國人對俄羅斯森林和土地的掠奪,卻成了雙方導火線。本來,中俄之間早存在恩怨情仇歷史,一言難盡。現在,又出現「武漢肺炎」,開始動搖兩國情誼,俄羅斯在中世紀也曾被瘟疫侵襲,現在「聞疫色變」,排華運動是可以預料的。

最早簽署一帶一路義大利首當其衝

而南歐義大利,一夕間疫情爆沖,連帶使歐陸國家人心惶惶,歐洲經濟不景氣,已經拖延20年,尤其是依靠觀光收入的南歐國家,瘟疫勢必重創旅行業,而現在,最早簽署「一帶一路」協議的義大利,首當其衝,2月28日,義大利統計確診者超過600人,變成歐洲最嚴重感染國家,死亡來到17人,義大利媒體把疫情猛爆因素,歸罪於義大利境內的中國人太多,尤其是所謂「溫州幫」,根據統計,義大利境內華人人口,超過40萬人,成為第四大族群,「溫州幫」早在中國紅色鐵幕落下前,就跑到歐洲落地深根,義大利則是進入歐陸第一站,尤其是北義大利幾個城鎮,靠近瑞士和法國,很多中國餐廳皆由溫州人包辦,米蘭外圍,盤據著不少搞仿冒新潮衣服或鞋子的工廠,也被中國人佔領,長期以來,劣幣驅逐良幣,早就引發當地義大利人不滿,因為「溫州幫」喜歡拉中國親人過來,一起做事,這些低價的中國紡織工,逐漸取代本地人,義大利人失業攀高,把憤怒指向中國大量移民。

黃禍結合瘟疫侵襲 歐洲大規模排華

武漢肺炎」從義大利北部蔓延以來,上周,杜林,普拉托都有大規模的群眾反華示威,普拉托的中國人,估計有四萬人,根據當地「薩勒諾日報」報導,一名義大利歌手法契提諾口訴,「他曾經在街上阻擋兩名義大利人攻擊一名中國婦女」,還有一位中國年輕人,為了換取小額歐元,居然在咖啡廳被圍毆,類似這種案件,已經越來越多,連菲律賓人在歐洲,也被誤認為是中國人,遭受非理性的待遇,這種反華暴動目前只是零星個案,但是,難以保證,隨著疫情一發不可收拾,歐洲的「黃禍歷史」會結合瘟疫侵襲,變成一場大規模的「排華悲劇」上演。

猶太人在歷史上,被歐洲排斥,不理性的聖經解說,把猶太人當作背叛耶穌的人,這固然是一個原因,另一個原因是歐洲黑暗宗教法庭時代,瘟疫黑死病侵襲,猶太人被掛上黑死病的帶原者罪名,「反猶主義」也因此興起,歷史總是如此相似,今天,「武漢肺炎」和中國脫不掉關係,加上瘟疫帶來經濟傷害,怪罪中國人,是最簡單的方法,國際上,台灣和中國傻傻分不清,這些麻煩是台灣自找的,也在此建議,想要出國旅行的台灣人,要小心,不要被中國帶衰,當然,這段時間還是少出門為宜。

 

責任編輯: 趙亮軒   來源:民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