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大陸 > 正文

大慶暴力隱瞞疫情的種種惡招兒 病例零增長背後埋炸彈

—大慶地區武漢肺炎病例零增長的背後

作者:

孫春蘭視察武漢市建開元公館 業主喊假

武漢肺炎疫情爆發後,黑龍江省大慶地區疫情嚴重,肇州縣和讓胡路區成為重災區,城區、縣鎮、鄉村全部封鎖或半封鎖;上上下下,人心惶惶。但是,官方的疫情數字卻與此相反,顯得極為「穩定」。至3月12日,大慶累計確診病例26人,死亡病例1人,康復出院23人。更為詭異的是,從2月20日開始,大慶地區確診病例、疑似病例和死亡病例連續20多天為零增長。

那麼,真實情況是怎麼樣的呢?

2月5日,大慶市第1個確診病例(肇州縣七十多歲的張女士)在大慶第二醫院因呼吸衰竭不治而亡。這是迄今為止大慶地區官方公布的唯一一個疫情死亡病例。

三月初,即肇州縣張女士病逝約一個月,她的老伴,作為大慶第4個確診病例並被公布康復出院的劉老先生,因病情複發離世。但他的死亡並未出現在官方公布的死亡數字中。

二月份,讓胡路區至少十多人死於新冠肺炎。知情者說,政府不讓上報。

龍鳳殯儀館是大慶地區最大的一個殯儀館。三月上旬,龍鳳殯儀館一工作人員私下透露:疫情爆發後,每天都有死於新冠肺炎的病人被拉來火化(沒講每天火化幾個人)。按照他的說法保守估計,如果每天火化一人,那麼死亡人數至少三、四十人;大慶還有六家殯儀館,那麼死亡人數會有多少呢?

2月5日,一年輕男患者到大慶油田總醫院就醫,被心胸外科收治住院十多天,期間出入多個科室場所,做了各項醫學檢查,近距離密切接觸大量醫護人員。2月17日,此人被送到大慶第二醫院,19日確診感染了新冠肺炎,成為大慶第26個被公布的確診病例。油田總醫院眾多醫護與家屬因此被送到大慶當地高級賓館隔離(每日180元,費用自理),多名醫護被確診感染。醫院不僅隱瞞不報,所有被波及的醫護人員都被迫簽了保密協議,不準對外泄露。

上述情況僅僅是大慶地區疫情真實情況的冰山一角。疫情零增長的背後,官方刻意隱瞞了多少個傳染源,人們身邊埋藏著多少顆不定時炸彈,令人不寒而慄!

除了瞞報外,大慶政府嚴控網路,封殺民間疫情信息,強勢打壓傳播、談論疫情信息的網民。

大慶第二醫院是專門收治疫情病患的傳染病醫院,武漢肺炎暴發後人滿為患,這是公開的秘密。1月25日,龍南黎姓男網民在微博上講「大慶二醫院已經174人」,遭龍南公安分局訓誡,刪除信息並在微博公開認錯道歉。

1月末,大同區網民曹某在微信群中講:大慶龍南醫院有一例新冠病毒肺炎患者死亡,引發關注。被大慶警方訓誡並在微信群內公開承認自己造謠。

2月初,肇源縣尹女士轉發一條微博:「……我用腦袋擔保現在黑龍江有瞞報的。死亡病例出的那麼早也沒見到封城,大慶這邊一切有用的東西,口罩也好酒精也好,去藥店什麼都買不到。政府機構連食堂都沒得吃,醫院發熱門診患者倒是不少。」幾句大實話,肇源縣警方為消除「不良影響」,對她行政拘留十日,在網上道歉認錯。

2月9日,大慶景程小區一居民在賓館隔離觀察時出現武漢肺炎癥狀。藥店老闆楊某在微信群推銷藥品時順便提醒群友:「沒事別出來了,今天大慶景程確診一名患者。」楊某因此遭高新區公安分局傳喚、訓誡,行政拘留10日,被迫在微信群承認是為提高業績編造謠言。2月13日,景程小區那個隔離者確診感染新冠肺炎,被公布為大慶第17例確診病例。

類似以上任意剝奪公民知情權和言論自由的鬧劇數不勝數,但是大慶公安局卻把這些醜聞當作政績誇耀,公開宣稱:春節過後,按照市委市政府、市局黨委防控整體部署,大慶公安局網安支隊全體警察、輔警,對重點網站、微博、微信、帖吧、自媒體等網路平台輿情動態,24小時不間斷巡查……全市公安機關共處理散布「虛假」信息人員55起55人,其中行政拘留5人,罰款2人,訓誡48人……

什麼是謠言,什麼是真相;什麼話能說,什麼話不能說,這個標準完全掌握在黨和政府的手中。救死了多少人,救活了多少人,這都無足輕重。對中共各級官員而言,最重要的事情,一是準確揣摩迎合上意,二是對輿論的絕對控制。上邊承認疫情嚴重,我這就象徵性確診他十例二十例,死他個一例兩例;上邊要求復工,我這確診病例、疑似病例、死亡病例立馬零增長。以「闢謠」的名義,把網民的嘴堵上,把百姓的眼睛蒙上,這個疫情數字它說多少就是多少,它說沒有就沒有了。

大慶地區的疫情就是這樣被「成功」控制住了,黨和政府就這樣取得了抗擊疫情的階段性「勝利」!這個「成功」和「勝利」的背後,掩藏的是累累的白骨,無數枉死的冤魂,和瘟神得意的獰笑與虎視眈眈!

是相信黨、相信政府,閉目塞聽,繼續被牽著鼻子走;還是主動尋找真相,分清善惡,擺脫其控制,確實是每個人(包括中共官員、警察),必須面對的生與死的抉擇。

責任編輯: 趙亮軒   來源:DJY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