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瘟疫告訴我們 國家長什麼樣

—瘟疫告訴我們 國家很重要

作者:

北京機場

中國大外宣吹噓之下,中共抗疫有成,紅色黨媒把中國包裝成世界最安全的地方,加上歐美國家已經被「武漢瘟疫/中共病毒(又稱新冠狀病毒,COVID-19)」攻陷,海外的中國人,掀起一波逃難朝,北京,上海機場,迎來少見的人潮,上百國家陸續發布封鎖令,海外遊子走和不走,的確兩難,但是,花了十幾萬台幣回中國的小粉紅,很快就後悔了,因為隔離場所設備太差,飲水伙食引起抱怨,人權被剝奪,立即有人發貼文,告訴尚未回中國的人,不要被「中共國」欺騙,更何況,中國疫情仍然密不透風。

唯一不能回中國避疫的人,就是被放逐或者是辛苦逃亡在外的「民運分子」,這些人或許已經歸化異鄉,有些人還沒拿到庇護,處境各有不同,唯一共通點就是,曾經被中共國家欺騙,也被國家拋棄,在共產黨極權國家,放逐異議份子,是最殘酷的刑法,簡單說,「得到天空,失去土地」,這些人為了抵抗暴政,而失去祖國的人,既然已經是逃難身分,所以,也不必搶著逃難,就如同班雅明。

班雅明被德國學界稱為天才哲學家,可惜一生和納粹暴政為敵,不願與狼共枕,最後落魄一生,自殺于山區小村落。

1932年,40歲的班雅明,滿懷理想,帶著他寫的手稿「德國哀悼劇的起源」來到法蘭克福大學,希望可以謀一教職,這本書描述世界秩序的崩壞,以及人類救贖的困境,很明顯,班雅明借書諷刺納粹政權,當時社會學大師阿多諾,對班雅明相當激賞,視為天才,有心提拔,很可惜,法蘭克福大學沒有任用班雅明,加上納粹政權席捲德國,言論自由遭到法西斯迫害,班雅明選擇流亡法國,在法國期間,班雅明生活困頓下,努力不懈,寫下《關於歷史的概念》一書,並把書稿交給漢娜鄂蘭。

1940年,法國的馬奇諾防線抵擋不住納粹鐵蹄,法國貝當元帥決定投降,班雅明再度失去自由之地,並且展開逃亡,前往西班牙,這一年9月底,在大雪降臨的季節,班雅明受困於庇里牛斯山山區的小村落,班雅明在山區聽到消息,西班牙放棄抵抗,加入納粹聯盟,班雅明一聽,萬念俱灰,這個世界終於失去最後的自由土地,於是,自殺的念頭湧進心頭,班雅明服毒前一刻,寫下一封信,給發現遺體的人,信中說,「在這個毫無出路的情況下,我已經沒有其他可能,就只能在此結束我的生命,請把我的想法告訴我的朋友阿多諾,我的時間不夠,無法寫下我想寫的信」,這封信後來交到法蘭克福大學阿多諾的手上,班雅明把阿多諾視為生命中唯一知音,阿多諾依照遺言,在美國找到漢娜鄂蘭,集資出版了《有關歷史的概念》一書,紀念這位抵抗暴政的文人,班雅明另一位朋友劇作家布萊希特,也為班雅明寫了一首紀念詩:

最後被放逐至無可逾越的邊境

也就是你逾越了可以逾越之處

未來

位於幽暗之中

虛弱

這些你都目睹/在你摧毀你那承受痛苦的軀體時。

災難降臨時國家是歸宿

班雅明死後,整個德國確實陷入極度幽暗之中,可惜,哲人已經失去可以回歸的國度。

北京機場逃難人潮,和桃園機場不相上下,我們無法理解,這些海外中國留學生,從自由之地回到獨裁國度的心情,這些中國新世代和台灣海外學生,到底有多大不同?

瘟疫燒到歐美各國,台灣家長開始召回在歐美讀書的孩子,中台兩邊的隔離環境,天差地別,台灣還可以享受免費待遇,甚至還有補貼可拿,自由台灣其實很社會主義,但是,社會主義的中國,卻很資本主義,這件事總是充滿弔詭,想起失去國家的班雅明,和被祖國拋棄的中國異議分子,台灣就算不是一個正常國家,至少旅外遊子還可以找到回家的路,你無須像班雅明選擇流亡。

但是,如此美好的台灣,卻是,紅色暴政和國內紅色名嘴處心積慮,想要摧毀的地方,台灣防疫工作被世界讚揚,紅色名嘴卻反而唱衰,跟著紅色中國吹哨起舞,一起貶低台灣,還有紅色政客跪舔著,要中共原諒台灣,甚至嗆聲,「台灣永遠無法成為國家」,就衝著這句話,台灣人更應該知道,災難降臨時候,只有國家才是歸宿,原來,被失蹤遺忘的國家,竟然如此重要,那麼,用我們的一生,努力為這個國家,找到一個更名實相符名稱,營造更正常的國度,才不會冤枉此生啊。

 

(編者按)導致武漢肺炎爆發的病毒是來自中共治下的中國,由於中共當局隱瞞真相致使疫情在全球擴散。武漢人、湖北人,乃至所有中國人及全世界人民都是受害者。中共不是中國,也代表不了中國,因此,中共治下出現的這種病毒應叫「中共病毒」。

責任編輯: 趙亮軒   來源:民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