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軍政 > 正文

3細節顯習近平只剩槍杆子?中國1440萬人 人間蒸發?零確診?專家警告會爆發

中共官方昨天20日連續兩天報告確診和死亡人數「雙清零」,要求各地復工復產也已經一個多月,但昨天,北京天安門附近仍然防備森嚴,地鐵人跡稀少,未顯示明顯復工現象。同時,很多國內外流行病學專家認為,病毒並未消失,中國接下來可能會面臨新一波感染。而習近平到訪武漢的三個細節更是揭示了疫情徹底好轉,仍是遙遙無期。此外,中國三大移動運營商中國移動、中國電信和中國聯通,今年1月和2月累計減少用戶數雪崩式減少1440萬人。人們不僅要問,這和中共肺炎到底是有什麼關聯?阿波羅網評論員王篤然做出點評。

有網友看了中國央視報導的影片截圖,發現其中有許多疑點,包括其中一張習近平站在醫院門口與眾人合照的照片,影子明顯與其他人方向不同。

大陸移動用戶上兩個月雪崩式減少1440萬人?人間蒸發?

香港有線新聞」有個節目統計,中國移動的用戶數自上月居然突然減少了725萬人:

https://t.co/KGtlLSUnOJ

有網友進一步查詢發現,中國移動、中國電信和中國聯通三家的移動業務,2020年1月和2月總計用戶數減少1442萬人,未計算中國聯通2月份數據。

其中中國移動減少人數最多:

20年1月:862,000=86.2萬

20年2月:7,254,000=725.4萬

資料來源 https://t.co/dz5MFSG4jD

中國聯通減少用戶數:

20年1月:1,186,000=118.6萬

20年2月:未有數據

資料來源 https://t.co/cRzzdwK13D

中國電信減少用戶數:

20年1月:增加43萬=+430,000

20年2月:減少560百萬=-5,600,000

資料來源:

https://t.co/d0GK3qOwQX

阿波羅網評論員王篤然表示,中國移動用戶2個月少了1440萬用戶,還不算中國聯通2月的數據,這是什麼原因?是沒錢繳費不再用了?是人已經不在了?我覺得這2種原因應該都存在。雖然目前,沒有其它信息能分析這2種原因的比例,但1440萬人這個巨大的數字本身就非常驚人、有分量和沉重。

疫情緩解?天安門及軍隊大院防備森嚴

中共官方今日連續兩天報告確診和死亡人數「雙清零」,官方要求各地復工復產已經一個多月,但據大紀元報道,昨天20日,北京天安門附近仍然防備森嚴,地鐵人跡稀少,沒有顯示明顯復工現象。

3月20日,天安門地鐵站,人跡稀少,有警衛站崗。(大紀元)

3月20日,天安門附近,沒有幾個行人,但到處都是警車和武警公安。(大紀元)

而在天安門附近,在3月20日見到,到處藏著警車,卻見不到什麼遊人。

時值中共催工催產一個多月,北京各處仍然人跡稀少,顯示經濟活動、社會活動並未有復甦跡象,離真正的恢復正常仍距離很遠。

習近平到訪武漢3個細節顯示疫情好轉遙遠

香港蘋果日報呂月的評論說,其實從3月11日習近平到訪武漢的四個細節看,仍是如臨大敵,距離疫情好轉仍很遙遠。

首先,習近平率領的考察班子卻出奇地人少,哪像川普舉行記者會,身後彭斯領導的疫情防治全體人馬一個不少。習近平從北京帶來的只有王滬寧、丁薛祥和張又俠,實地考察接待的除了中央指導組組長孫春蘭,只有湖北和武漢的兩個書記應勇、王忠林。省長、市長都不見人影。為什麼?因為要盡量減小他的接觸範圍。

其次,習近平考察時與所有人的距離,都嘆為觀止,與實際的火神山醫院相距500米。直到主持會議聽取彙報,孫春蘭的中央指導組、湖北、武漢的兩套班子才多了些人馬坐在台下。

第三、沒有一個國家的元首有習近平那樣的陣仗,出動幾萬警察和狙擊手,警察入戶不讓居民靠近窗邊,稀稀拉拉的口號都是頌聖之聲。

阿波羅網評論員王篤然表示,雖然中共的體制是層層瞞報,但事到如今,習近平應該對中共病毒的難以控制有深刻的認識。如果不是為推動復工,習近平不會冒險到武漢視察,出動幾萬警察和狙擊手,也主要不是防備百姓行刺,而是黨內的對手。

中國新增病例清零?專家警告:疫情會再次爆發

圖:倫敦衛生與熱帶醫學學院傳染病流行病學教授戴維·海曼

19日中共正式表示相信本輪疫情流行高峰已經過去,但彭博社報道,倫敦衛生與熱帶醫學學院傳染病流行病學教授戴維·海曼(David Heymann)說,「令人擔憂的是,這些措施結束後會發生什麼。」

圖:明尼蘇達大學傳染病研究與政策中心主任邁克爾·奧斯特霍爾姆

明尼蘇達大學傳染病研究與政策中心主任邁克爾·奧斯特霍爾姆(Michael Osterholm)說,「它將繼續燃燒。病毒仍然存在。」

許多研究人員已經得出結論,「中共病毒」無法像引發薩斯的病原體那樣被消除。流行病學家警告說,根據其他大流行中的情況,中國接下來可能會面臨下一波感染。

科廷大學傳染病名譽教授約翰·麥肯齊

澳洲科廷大學(Curtin University)傳染病名譽教授約翰·麥肯齊(John Mackenzie)說,在感染「中共病毒」的初期,當人們尚未表現出癥狀、還沒有意識到自己生病時,血液中已經存在大量病毒,並且已經在傳播給他人。

麥肯齊說,「對於薩斯,在潛伏期或出現癥狀的初期,病毒並不會傳播,因此一旦我們搞明白了傳播機制,控制起來就相對容易。」相反,1889年和1918年爆發的兩次與中共病毒有相似高傳染性的流感疫情,都出現了三波大流行,而且後兩波比第一波更加致命。

1918年這一年,疫情的三波流行快速接替出現,死亡的5000萬病例中絕大多數都出現在後兩波。

儘管研究人員不確定為什麼後幾波的流行會更致命,但這種現象被稱為「抗原性漂移」,即微小的自然變化會隨著時間的推移在病毒基因組成中形成積累,並最終改變病原體,使其變得更加致命。

總部位於北京的諮詢公司Anbound的健康政策分析師Chan Kung說,「病毒一直在繁殖和變化,完全遏制是不可能的。」

責任編輯: zhongkang   來源: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