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言論 > 正文

李怡:這就是中國 魔幻暴力美學時代

—這就是中國

作者:
內心的陰暗在這個社會是一種普遍存在,他們不需要陽光,只習慣鞭子。時間讓他們體會到了鞭子的溫柔,體貼,充滿愛意的關懷。在群體性受虐中狂歡亦或追求歲月靜好,是這個魔幻暴力美學時代一個重要特徵。

瀋陽的「楊媽媽粥店」在門外掛上橫額:「熱烈祝賀美國疫情,祝小日本疫帆風順長長久久」。事件引來熱議,網民批評言論冷血,惹來日本網民震怒:「這就是中國,感覺很恐怖﹗」一日後,橫額除下,粥店法人代表在微博表示,是店長惠某為招攬顧客,在未經公司同意下掛上的,惠某已遭解職,公司對此事深表歉意。

就 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屈美軍播毒事件,中國駐美大使崔天凱接受美媒專訪,說病毒來自美國實驗室的言論是瘋狂(crazy)的陰謀論。記者問:「但他是 中共外交部發言人,他這樣說有證據嗎?他是代表中國政府發言嗎?」崔說:「我在此代表的是中國國家元首和中國政府。」記者說:「所以儘管他是發言人,我們也不應該認為他的話代表中國政府。」外交部發言人不代表政府?奇怪吧。

這兩件事的結局,都是在明顯無道理的情況下的收皮補鑊。但粥店店長何以認為這樣的橫額可以「招攬顧客」?崔天凱為什麼只是在美國媒體中說,而中國官員卻從來沒有在中國官媒正式否定趙立堅的話,被問到也只是間接說,病毒源頭是科學問題。在大陸網頁,有關美國播毒的說法,一直得到千萬個「贊」,極少駁斥的回應。由此可見,這些謬論在中國社會有思想意識的基礎。

中共的洗腦宣傳,一直以「帝國主義亡我之心不死」為主旋律。長期炮製的抗日神劇,和層出不窮的西方國家的陰謀,數十年敵情觀念深植中國盲眾腦中。

清末以來,中國先從西方引入自由主義的啟蒙思想,其後就被抗日戰爭的救亡思潮所蓋過並取代,中國知識人和民眾是在民族主義思潮下接受中共統治的。而中共也一直利用狹隘民族主義,去爭取人民的認同,並以之遮蓋中共統治的劣政和人為災禍。在狹隘民族主義混和專制國家主義的長期浸淫下,絕大部份中國人都是種族主義分子,都對外族有敵視和偏見,既自大又自卑,不是稱外族為洋大人就是稱洋鬼子。「非我族類,其心必異」固然古已有之,卻是於今猶烈。

在2,000多年的東方專制主義統治下,中國人自古以來大都以「逃跑」的方式來代替反抗。逃荒、避秦,而不是抗災、抗暴。北京霧霾就戴口罩,而不是去追究造成霧霾的劣政。

如果逃不掉呢?那就在受盡奴役的命運中,找尋自我安慰的心境。甘心為奴者的自慰術是活在與他人的比較中:別人比我還糟;我糟你也是一樣糟;我沒法活你也別想活;我以前比你還闊。阿Q精神在中國真是萬古常青。最近關於世界上哪個國家疫情失控啦,哪個國家求醫無門啦,還是中國最好啦……等等網文在中國網頁鋪天蓋地,使得身在外國卻仍然只是躲在中國人的微信中相互取暖的小粉紅們,都擠飛機回中國,但一回來就發現現實不是網上宣傳的那樣,「祖國」並不歡迎你們,而且還說你們回來「播毒」。

因「祖國歡迎你」而上當,是我年輕時至今天,6、70年不變的一代代香港和海外華人的噩夢。

中國藝術家黑子寫下這樣一段話:「內心的陰暗在這個社會是一種普遍存在,他們不需要陽光,只習慣鞭子。時間讓他們體會到了鞭子的溫柔,體貼,充滿愛意的關懷。在群體性受虐中狂歡亦或追求歲月靜好,是這個魔幻暴力美學時代一個重要特徵。」日本網民說得好,這就是中國。

責任編輯: 趙亮軒   來源:蘋果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