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鮮事 > 萬花筒 > 正文

為什麼學生時代 我們都長得很醜?心理學家:原因主要有三點

青春是一個所有人都會懷念的東西,那時的風雨被父母一一遮蔽,未來又是那麼值得憧憬,看著日漸成熟的身軀和面容,年少輕狂,登高望遠,在布滿灰塵的回憶中依舊閃閃發光。

我們時常會在看到奔跑的少年時想起曾經的自己,但是時代的變遷太快了,我們在反覆確認自己長大了的過程中,卻無法在現在這些孩子的身上看見自己的回憶,就像是隔著濃濃山霧仰望星空,那稀薄的微光是努力辨析後僅存的片段。

00後是現在學生的主流一代,他們從一出生就面對著這個高速的科技時代,從頭到腳都充滿了那種新時代撲面的潮流氣息,可是回首望一望當年的我們,那種又土又丑的感覺讓人不忍再多看一眼,很多人不禁疑惑起來,為什麼我們學生時代都長得很醜呢?

審美的變遷

這其實是複合型因素導致,首先是時代的發展帶給人們的審美變遷

我們可以回想一下,當時你認認真真花了一個多小時在家做好了拖把一樣厚重的劉海,男生噴了半瓶髮膠把拉到嘴角的長髮根根樹立,那種出門時自信洋溢的氣勢,就是那個時代審美的極致。

潮流一直不是一個一成不變的東西,我們始終被集體審美裹挾著一路向前,肥大的哈倫褲、龍紋的戒指、半裸著單穿的帽衫坎肩,這就是一個時代的印記,不是它們變土了,只是集體審美改變了

弗洛伊德在《集體心理學和自我分析》中表示,「無意識本來就是集體的」。

「我們的有意識行為是某種無意識的基質引起的,這種無意識的基質主要是由遺傳影響在心理形成的,它是代代相傳的共同特徵所組成,這些特徵形成了一個種族的天賦。」

個人並非是獨立的,每一個個體的心理中,都有他人的倒影

科技的發展

第二個影響因素是科技的發展,如果你在我們的那個年代,手機的像素只能保證看清你是誰,無法區分的對比度,肉眼可見的馬賽克,日常能接觸到的最清晰的照片就是大頭貼了。

科技帶來的除了更加清晰,鮮明,最大的變遷就是可選擇,曾經快門下去的一瞬間就是永恆的定格,現在強悍的美顏功能與PS技術,讓怎麼拍變得不再那麼重要,你只需要清楚你想變成什麼樣。

剛剛有分析到群體思維的趨同性,弗洛伊德還表達過一個關鍵的思考,「那些有中心領導的集體,是由一群用同一個對象取代自己內心自我理想的個體組成的,因此在自我中,對彼此互相都能表示認同。」

這種趨同性會讓大多數人的審美都聚焦於少有的幾個方向,那麼在可以對自己進行修改的時代,人人的外在就都存在趨同性了,經過各種軟體的製作,人人都好看得那麼類似。

而我們那個年代呢?中學時的你,區分是特別容易的一件事,別說PS和美顏了,連化妝都不存在,那種坦誠的美和未被調整的不足都在那一張張又土又丑的照片中真實地流淌著。

科技帶給我們新的想像,我們可以去假設我們是任何人,但是這種精神的遨遊後,不能丟失的是你對自我的那種自信,因為對一個人的審美判斷真正起作用的,恐怕還是認知

看待世界的眼光

曾經的我們眼神中是帶著青澀的,我們能看到的世界就是校園到家裡那段路途中形色匆忙的成年人,為能自主掌控生活而憧憬著。

那種單純無知的眼神是沒有魅力的,你的內心深處或許認為一個人最大的呈現就是分數的遙不可及,所以相片中對於外在形象或許是滿不在乎的,但是歲月變遷的時候並沒有那麼靜悄悄,它像是一張漫長的砂紙,將你打磨的更加深邃,經歷了故事的洗禮,你的眼睛裡就充滿了故事。

你現在對這個時代的審美有多滿意,你就應該對過去的自己有多留戀,因為你全心全意地接受變遷,所以你回不去曾經堅信的美好,那些執著與自信都隨著青春暗淡了。

曾經的少年得意,剩下的只有那些陳舊不堪的照片,而你在看它的時候,不應該是嫌棄的,因為那是過去的你一直憧憬的美好。

責任編輯: 王和   來源:第一心理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萬花筒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