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人物 > 正文

他靠告密出賣方勵之而成「國家領導人」 胡耀邦被牽連

作者:
錢偉長最終選擇了卑鄙地告密。他通過一定的人際關係將此信交到了當時中央軍委主席鄧小平的手裡。並又附上了這樣幾句話:「方勵之是一個政治野心家,他自稱是中國的瓦文薩;我的問題雖然沒有完全解決……」

1987年4月9日,全國政協六屆五次會議期間,鄧小平與錢偉長握手

中共自它成立的那一天起,在本質上就是一個從蘇共列寧主義脫胎出來的法西斯團體。他們自稱是「用特殊材料製成的」。這個「特殊」其實就是否定人性,而要求你必須要有「黨性」。謂予不信,請看這個黨所謂的宣誓入黨的「誓詞」不知改過多少次了,但有一點始終不變,就是要你加入者「隨時準備為黨犧牲一切」,當然包括隨時準備獻出生命。如此「毒誓」與邪教還有多大區別?

正是這樣一個邪惡的集團,所以在他們成員之間也就只能是一種爾虞我詐無情鬥爭的關係,從江西抓「AB團」到延安「整風」,從「反右傾」到「文革」無不如此。為了管控這樣一個排斥人性的組織和它治下的臣民,所以中共在大陸奪取政權後,在發動的歷次政治運動中,都在大力倡導一種所謂「鬥爭哲學」。毛澤東便直言不諱地宣稱「共產黨的哲學就是鬥爭哲學」又說「斗則進,不鬥則退,不鬥則垮,不鬥則修,八億人口,不鬥行嗎?」(當時全國人口為八億——筆者注)

正是在這種「思想理論」的指導下,所以1949年後的中國,人與人之間的關係早已變成了人性缺失之地,既無友情,甚至親情也被「黨性」所代替的可怕局面。人與人之間互相猜忌、懷疑,互不信任,相互提防。特別是各種政治運動一來,有的人為了一己私利,為了向上爬,或者為了自保,欲表現靠攏「組織」、「思想進步」,便紛紛告密,檢舉他人。不僅朋友同事相殘,甚至告密進入到兄弟、父子、夫妻之間。文革期中更有子女檢舉母親罵了「偉大領袖」導致母親慘遭毒手被槍斃。整個中國的人倫道德,親情友誼,至此被徹底顛覆!人與人之間便成了你死我活、互相算計殘害的「鬥爭」關係。而中共當局對此自然樂見其成,因為這十分有利於它的統治。它尤其欣賞的是告密,這個卑鄙的伎倆,用他們的話來說就叫「分化瓦解,各個擊破」。因此便有些奸佞小人在這個出賣靈魂的「遊戲」中因表現出色而大獲其利,甚至「好風憑藉力」因此爬上了「黨和國家領導人」的地位,不能不是一個極具中國特色的「奇觀」。有鑒於此,故不惜筆墨將其記於後,立此存照!

這裡要說的人能爬上中共所謂的「黨和國家領導人」的交椅,但又不是吃政治飯的,還曾一度淪為政治「賤民」打入「右派」另冊。這就更有點「傳奇」色彩了。此人大名錢偉長(1912—2010),江蘇無錫人。1931年就讀於清華大學。1940年赴加拿大多倫多大學應用數學系學習彈性力學,1942年獲多倫多大學博士學位。1946年回國後,應聘為清華大學機械系教授,兼北京大學、燕京大學教授。此後錢偉長又去了美國。去到美國後,處境很好,更有幸在著名航空科學家馮·卡門手下當工程師,待遇是年薪8萬美元。這是上世紀四十年代,「二戰」剛結束。當時美國總統的年薪才七萬五千美元,他比美國總統還高5000美元。

1949年中共在大陸奪取了政權,便向國外發動「統戰」攻勢,到處網羅拉人回大陸來為中共效力。錢在科技方面當然算個人才,於是派人極力去拉。據說還帶去了周恩來的親筆信函,信中對錢讚揚備至之餘,更熱情邀請他回大陸來為所謂「建設新中國而共同努力」云云。錢偉長被一派溢美之詞沖昏了頭腦,以為中共當真好看重他。而且上世紀四十年代「社會主義」還不像今天這樣臭名昭著,甚至還被一些人極力美化。於是錢先生就這樣被人牽著鼻子走,拋棄了民主自由的美國,拋棄了極有意義的工作和優厚的待遇,「盲人騎瞎馬」一般地上了北京的毛記賊船。

剛回來的幾年應該說還能與當局和好相處。可是到了1957年,毛澤東以幫助黨整風的名義號召大家「百花齊放,百家爭鳴」。錢偉長便出來表示:主張教授治校、主張通才教育。這本來也非什麼政治敏感話題,卻不料他這個提法與主管清華大學的校長蔣南翔的治校理念完全相左,於是「反右」運動一來,便成了反對黨的領導的「大毒草」,是典型的「外行不能領導內行」的反黨、反社會主義言論。一夕之間便由「座上賓」而變「階下囚」,被打成了「右派分子」。從天堂跌入了地獄,接著鋪天蓋地的批判、鬥爭、辱罵,便接踵而來,什麼「自吹的萬能科學家」、「騙子」、「洋奴」極盡羞辱之能事。從此不僅他本人當了二十二年的「政治賤民」,而且更株連家庭親人連他的兒子、女兒也被剝奪了上大學的機會,沉入社會底層。不知此時的錢先生還會不會憶起他在美國自由而有尊嚴的生活,會不會為自己的錯誤選擇而悔恨呢?然而一切都晚了,上中共的「船」容易,要想「下船」則難於登天。

從此,錢偉長便在他周圍人們的白眼、鄙視、嘲弄、呵斥中屈辱地生活,別說一個高級科技知識份子,就是一個普通人的人格與尊嚴也被剝奪殆盡。就這樣苦熬了二十多年,發白了,背駝了,才等到了毛澤東死亡,「四人幫」垮台,鄧小平復出。才終於得到了一紙如同「嗟來之食」一般的「右派改正通知書」。於是才又回到原來所謂的工作崗位,重新去為黨國效勞。這一切本來己夠諷刺意義了,但是假設此時,或稍後兩、三年,如果錢先生不幸離世,那麼他這一生是值得人們同情、嘆息的。即便1949年後「誤上賊船」的那一章,在當時的歷史背境下也都可說是無可厚非了。然而歷史偏偏又找錢偉長開了個大玩笑,又把一張人品與道德的「考卷」交到他手中,結果他考了個「零」分!

1987年,是毛澤東發動「反右運動」三十周年。造成這場迫害中國知識分子的浩劫,毛澤東是主謀,鄧小平是具體操刀執行者。所以鄧掌權後,他不像徹底否定「文革」那樣去徹底否定「反右運動」而是用了個「擴大化」一詞來給「反右運動」定性。也就是說,鄧認為反右運動是正確的、必要的,只是打擊面太寬了,太擴大了(實則是擴大了百分之九十九點幾——筆者注)如此強詞奪理的結論自然不能服眾。1986年,幾位當年反右運動中的受害者、著名的共產黨員,許良英、方勵之、劉賓雁三人,便給全國三、四十個比較有聲望的「右派分子」寫了封私人信件,信中說。他們建議召開反右運動三十周年座談會,讓大家通過座談,回憶歷史,認真吸取反右運動的歷史教訓,深入研究這個運動產生的原因和結果。為此,特徵詢對參加會議者的意願和意見。錢偉長也是這三、四十人中的一個。

錢偉長收到了這封信後,他肯定也是經過了一番深思熟慮,最終卻選擇了卑鄙地告密。他通過一定的人際關係將此信交到了當時中央軍委主席鄧小平的手裡。並又附上了這樣幾句話:「方勵之是一個政治野心家,他自稱是中國的瓦文薩;我的問題雖然沒有完全解決……(指尚未恢復清華大學副校長的官職——筆者注)」錢偉長人格的卑劣在此暴露無遺!人家給你的是私人信件,你不認同、不喜歡,不接受,可以不理睬,不回復,可以把信燒了或退回去都可以。而人家又沒攻擊鄧小平,與中共的軍委主席何相干?竟然又乘機向「鄧大人」打「小報告」誣方勵之為「政治野心家」。更可笑的是在告密之餘還不忘附上一句:「我的問題雖然沒有完全解決」,無非是說,我錢某對黨國如此忠心耿耿,難道還不讓我官復原職嗎?叭兒態,小人心,盡顯無遺。

而更嚴重的後果是鄧小平得此告密後大為震怒,1986年12月30日,鄧小平召見胡耀邦、趙紫陽、萬里、胡啟立及何東昌等人談話,鄧小平此時大概是老得有點糊塗了,竟把寫信的許良英誤為王若望。於是說:「我看了方勵之的講話,根本不像一個共產黨員講的,這樣的人留在黨內幹什麼?對方勵之,王若望,劉賓雁等人不是勸退的問題,要開除。」於是下令,將王若望、劉賓雁、方勵之開除出黨。鄧還批評,這些自由化分子,都是胡耀邦對批自由化不積極的結果。鄧小平還認為,學生上街,從問題的性質來看,是一個很重大的事件。他認為胡耀邦反對資產階級自由化態度不堅決,旗幟不鮮明。他聲色俱厲地強調反對資產階級自由化,至少要搞20年,要嚴酷對待學生運動。鄧還說「沒有專政手段是不行的,對專政手段,不但要講,而且必要時要使用。」由此可見錢偉長此次的告密所產生的惡果是巨大的,無異於引發了一場「政治地震」。許多人因此事受株連而倒霉。甚至可以說是後來胡耀邦下台的一根導火索。

而錢偉長卻因此撈到了巨大的好處。顯然是在鄧小平的授意下,此人從一個「改正」後的右派分子,連清華大學副校長都未能官復原職的情況下,接下來卻像乘坐了火箭一般地快速飛升,竟然當上了中共的全國政協副主席。「全國政協」雖然是個花瓶擺設樣的清談館,但在中共的編製上卻與「人大」並立。因而政協的正、副主席與人大的正、副委員長一樣都屬於所謂「國家領導人」這個級別。可見錢偉長這個賣友求榮、拍賣靈魂的賤招,確實博得了「鄧大人」的歡心,也體現了中共對他們認為有「重要價值」的告密人是不惜成本要予以重賞的,以便給後繼者作個榜樣。

所以時至今日,在中共統治下的這塊土地上,以告密、出賣靈魂去博得黨的信任,去干這種「臟活」的人,不但生意興隆,從業者眾多,更在向低齡化方向發展。尤其中共「十九大」以後,在中、小學校中竟然公開培養和設置所謂「信息員」,也就是學生中的小告密者,小特工。讓他(她)們去發現、搜索小夥伴中不合官方意圖與要求的各種「負能量」言行,並及時上告。培養「特務」竟然從娃娃抓起,實在令人匪夷所思。而在大學校園中,當局更秘密招募培養一批所謂「信息員」學生用來專門監視和告密老師的言論和行為,因此教授被學生檢舉告密而受處分乃至丟掉飯碗的事,在當今中國已是「狗咬人——不算新聞」了。例如山東建築大學鄧相超教授、北京師範大學史傑鵬副教授、山東工商學院李默海副教授、重慶師範大學譚松副教授、中南財經政法大學翟桔紅副教授、北京建築大學許傳青副教授、廈門大學周運中教授和尤盛東教授、貴州大學楊紹政教授……等等,都是此類受害者。如此荒謬絕倫事,縱觀全球,恐怕也只此一家。實在是斯文掃地,國將不國!而一個失去了公信力的政府,一方面瘋狂壓制新聞與言論自由,另一方面又大興告密之風,企圖雙管齊下以防民之口,如此大開歷史倒車,只能給國家和人民帶來更多的災難與痛苦!

錢偉長已被釘在了歷史的恥辱柱上。今天那些各式各樣,大大小小的「信息員」、告密者們應該清醒了,回頭是岸,不要再去干那些出賣靈魂的醜惡勾當了!

2020年2月26日

責任編輯: 東方白   來源:議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