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存照 > 正文

李濠仲:紐約現場 6英尺禁令下悶壞的紐約客

作者:
紐約客的疏離和冷漠,是過去外人對他們普遍標記的印象,直到肺炎風暴,官方明定人和人要保持6呎以上距離,人我之間的隔閡再從抽象變得具體。州長、市長鎮日亡羊補牢,眼看當前天翻地覆的改變,予人百思不解,以官方今天積極抗疫的表現,一兩個月前的「昏睡」究竟所為何來?是真的謹遵WHO的防疫節奏?還是多有顧忌中國(病源最初爆發地)反應?或者當時真的太關注下屆總統大選?以及所有人都將它錯當成「比較嚴重一點的流感」?而至輕忽了這起新型病毒原來和水火同樣無情。

紐約仍照常營業的超市,都在收銀台前劃下結帳等候線,各處也皆有告示,這段期間外出務必和人保持6呎以上距離。(攝影:李濠仲)

一定不只一個理由,造成紐約今天新型冠狀病毒(中共肺炎)災情如此慘重。紐約州政府現在天天枕戈待旦,州長古莫(Andrew M. Cuomo)連日親臨上線解說疫情發展,他條理分明、敘事沉穩,一定程度安撫了全州遭病毒打擊的焦慮。問題是,自武漢疫情年初翻上檯面,他對這次病毒的理解和選擇應對方式,究竟參酌了什麼資訊?竟讓他一開始可以對病毒散播無畏無懼。不過一個多月前,古莫才神色自若地說「用肥皂和水洗手至少20秒就能有效防止疾病蔓延」,現在他已為了紐約各醫院嚴重短缺的呼吸器傷透腦筋。

從確診者身上已知的是,這起病毒「人際傳播」力量相當驚人,因此防疫之道,就是儘可能減少人群接觸。紐約自3月2日出現第一起確診病例,隨後就像遇上森林大火,蔓延速度快到讓紐約不得不在兩周後祭出「暫停」措施。商業活動大多停擺,「非必要」出門上班的人全得在家工作。不少提供民生所需仍照常營業的超市,都在收銀台前划下結帳等候線,排隊的人潮不再,隊伍卻因為「大家不敢靠得太近」而顯得更長。住宅社區大廳的管理員,也都陸續要求住戶領取郵件時要站在櫃檯外至少一公尺,然後再提醒你,若見電梯里超過兩人以上,請自行退出等待下一班。

紐約各處公園、運動場雖然照常開放,也已嚴禁群聚運動,包括打籃球、踢足球和集體做瑜珈。同樣也像是突然醒過來的紐約市長白思豪(Bill de Blasio),2月初才信誓旦旦除非和病毒帶原者頻繁接觸,不然就不會得到武漢肺炎。而今,他是第一個強制拆除市區多處籃球框的市長,還說如果民眾不徹底配合「不得群聚」規定,他不只拆籃框,連籃球場都會關閉。

紐約州州長古莫連日親臨上線解說疫情發展。(圖片擷取自福斯新聞)

「居家工作」命令下達之前,紐約各公立學校已先宣布停課,直接影響了上百萬學生的受教權。官方緊急製作線上教學教材,確實很快就讓師生得以實際操作。但自小學系統開始實施一周下來(老師預錄,並設計當天學習課程),每個班級學生參與情況總是零零星星,很多孩子至多當它是另一套打發時間的電腦教學軟體,和真正教室里的學習差異甚大,更何況每家每戶網路資源設備未必一致,當下完全和校園情境脫節的學生大有人在。

另外,為持續維持民眾居家防疫(Stay-at-Home)的生活多樣性,紐約市立公共圖書館這段時間大方地提供了市民30萬冊免費線上閱讀書籍。紐約幾家博物館、藝術館也和Google Arts&Culture合作,開放用VR(virtual reality虛擬實境)欣賞館內展覽。這些數位藝文確實有美式「大國戰疫」中的人文關懷,但相信不少老派紐約客仍偏愛實體感受,尤其是買票入場看歌舞劇,當美國百老匯知名劇作家麥克奈利(Terrence McNally)因感染肺炎引發併發症過世(81歲)時,即令多少紐約劇迷傷心掉淚,隔兩天,又傳出老牌演員馬克‧布魯姆(Mark Blum)也因感染肺炎病逝(69歲)紐約,同一天,紐約有間醫院在24小時內,就有14名肺炎患者死亡,其中還包括一名照顧他們的護理師(48歲)。

紐約地鐵、公車已因計有超過50名員工確診而減少了25%的班次,亦有染病員工死亡,對仰賴公共運輸的紐約市民無疑又再心生威脅,雪上加霜的是,班次和乘客減少,空蕩蕩的地鐵遂讓不法之徒藉四下無人趁虛而入,假扮地鐵清潔人員對民眾行搶。這也是為什麼官方不斷強調這段時間不只要面對病毒襲擊,還要謹防犯罪增加。偏偏,截至24日,已有2407名(7%)紐約市(制服)警察在這段時間因病請假,其中則有175人確定感染新冠肺炎(又稱中共肺炎、武漢肺炎,COVID-19),紐約市警現在每日的求診人數且是過去平常的兩倍。

一本記錄紐約五光十色的攝影集,如今顯然「未符現況」。(圖片翻攝自New York City on Instagram)

此外,紐約富豪政商雲集,當下雖非人去樓空,但有辦法的早在數周前,就一個個放著市中心動輒數億的華麗房舍不住,紛紛轉趨偏僻鄉間,不惜以昂貴天價的租金租下獨門獨院的農莊、豪宅避疫。至於留在城裡,屈居窄小公寓的紐約人,得以稍作喘息的,或許是政府還記得明令房東們這90天內不可將房客退租。

紐約客的疏離和冷漠,是過去外人對他們普遍標記的印象,直到肺炎風暴,官方明定人和人要保持6呎以上距離,人我之間的隔閡再從抽象變得具體。州長、市長鎮日亡羊補牢,眼看當前天翻地覆的改變,予人百思不解,以官方今天積極抗疫的表現,一兩個月前的「昏睡」究竟所為何來?是真的謹遵WHO的防疫節奏?還是多有顧忌中國(病源最初爆發地)反應?或者當時真的太關注下屆總統大選?以及所有人都將它錯當成「比較嚴重一點的流感」?而至輕忽了這起新型病毒原來和水火同樣無情。如今紐約防堵病毒傳播的霹靂手段一波接一波,卻遺憾這裡的人一直還沒等到真正的好消息。

紐約絕大多數公共設施都已停用,這是減少病毒傳播的方式之一。(攝影:李濠仲)

紐約一處封閉暫停使用的足球場。(攝影:李濠仲)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上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