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百餘名留法學生被遣返:中國最早的共產主義運動犧牲品

作者:
很顯然,蔡和森、向警予、李立三等被遣返的表面原因是「強佔校舍擾亂治安」,但背後隱藏的正是中共暴力鬥爭的哲學和矇騙的伎倆。這些伎倆在法國小試牛刀後,隨著大批經過俄共培訓的中共黨人的回國,而被更多地運用在了中國的大地上,一直橫行到今天。

五四」運動後,帝制被埋葬,共和理想喪失,許多中國人很失望,也有一些人希望探尋新的道路拯救中國,於是紛紛選擇出國留學。當時,至少兩千人前往法國留學,原因除了她是當時世界少數幾個共和國之一以及提倡自由、民主、平等的大革命是率先在法國爆發的外,更主要在於前往法國可以獲得由留法勤工儉學會提供的半工半讀的學習機會,且法國生活費低廉。

在這些前往法國中國留學生中就有諸多後來加入中共之人,如蔡和森、蔡暢、向警予、李立三、趙世炎、周恩來、陳毅、鄧小平,等等。不過,他們中有些人在法國並沒有呆很長時間就被法國政府遣返回國。在中共黨史中,給出的遣返理由是「強佔校舍擾亂治安」,但事實真相究竟是什麼呢?

留學法國,後為反共而組建「中國青年黨」的李璜還原了當年的歷史。1895年出生的李璜,1914年至1916年在上海震旦學院學習法語1918年,他在北京加入了少年中國學會。該會是一個新文化運動統一戰線性質的組織,會員成分複雜,政治傾向並不一致。一派接受了馬克思主義、主張社會主義,代表有李大釗、毛澤東等;一派是以曾琦、李璜為代表,反對共產主義,主張國家主義。兩派形成了對抗。

1919年李璜赴法留學前,曾留下一封信,勸阻毛等人不要在不了解俄國及俄共革命的情形下就開始大肆宣傳馬克思主義。信中批評馬克思的階級鬥爭的學說以及其所提倡的「工人無祖國」的世界革命行之無效,稱社會主義是一種「假道德」,認為俄共十月革命「彼此相殺」,甚為殘酷。與不懂外文的毛等人不同,李璜得出如此結論完全是在閱讀法文書報後憑理性做出的判斷。

李璜在留學法國期間,親眼目睹了共產國際是如何在精神和物質上籠絡留法中國學生,如何成立了中共在法國、德國、比利時的支部,如何以煽動、鬥爭的手段「達到自己的目的」的。

由於剛剛到達法國的中國留學生語言不通,又缺少中文書籍,陳獨秀的兒子陳延年便將國內寄來的《新青年》雜誌借給大家閱讀。受雜誌以及迅速發展的共產運動影響,留學生們多少接受了共產主義思想,但事實上對其了解十分膚淺。

1920年夏天,陳延年與趙世炎、王若飛、蔡和森一起在巴黎成立了「社會主義青年團」,周恩來、李富春、李立三、徐特立、陳毅、向警予、蔡暢、聶榮臻等留法學生都是其成員。不久,第三國際從莫斯科派人過來,通過巴黎的光明社引誘外國留學生去研究馬克思主義及國際共產革命。李璜曾親自參加光明社的活動,發現這是國際共產黨的宣傳機關,他還發現周恩來亦幾次參加活動。

因為周恩來英文較好,可以直接與第三國際代表直接溝通,所以其在社會主義青年團中的地位變得重要起來,該團還接受第三國際的資助。據李璜觀察,一些原本生活窮困的留學生,在信奉共產黨後一個個生活都好了起來,儘管他們依舊看不懂法文版的《共產黨宣言》,也不理解什麼是「唯經濟史觀」和所謂的「科學社會主義」。

不過,有錢花總是件好事。透過周恩來等人,共產國際代表開始訓練社會主義青年團的團員們如何從事鬥爭,即怎樣煽動、糾合群眾,指定目標,從事打鬥、示威,以引起多數學生注意、附和並與其一起鬥爭。

為了檢驗「培訓」成果,社會主義青年團的團員們決定小試牛刀,去攻打巴黎的中國留法學生會館。該會館是滿清政府設立,作為留學生課餘聚會之所。民國時期會館成為一些老留學生的娛樂之地,有藏垢納污之嫌,因此趙世炎、周恩來等認為這是鬥爭的好目標。1921年1月的某一天,趙、周率領20餘團員打入學生會館,將正在打麻將與玩妓女的老學生暴打了一頓,並趕了出去,並在門前貼上一個條子:「不怕死的便再進來!」

因被暴打學生的行為為人所不恥,很多留法學生並未給予同情;當民國駐法官員干涉時,趙、周等人則早已撤走。暴力鬥爭小試牛刀成功讓社會主義青年團的成員們十分興奮,決定展開進一步的行動,即圍攻中國公使館。1921年2月27日,他們糾集了二百餘人朝使館進發,這些人中大半並不是他們的「同志」,而是因沒有工作而經濟發生恐慌的學生。

到了公使館,趙世炎、周恩來、王若飛、蔡和森,向警予等10人作為代表要見中國駐法公使陳菉。陳菉派秘書出見,不予接洽,並稱二百人將打入使館中來。陳菉一面派人通知巴黎警察前來保護,一面來接見全體。他表示,勤工儉學生之大量來到法國,華法教育會應予以照料;對於目前出現的問題,公使館絕對同情,並願電告北京政府,請求救濟。但代表們卻不依不饒,要求陳菉立刻拿出辦法來,甚至有人高呼三十萬法郎救濟費已被公使館侵吞(註:是謊言)。此語引發了眾人的不滿,開始撕扯陳菉,在法國警察的保護下,陳菉才脫身。

眾人於是前往華法教育會要救濟。在該會所在地,蔡和森、向警予發表了演講,稱要奮鬥到底,以爭取「生存權」、「工作權」與「求學權」,併當場發起留法勤工儉學學生會與「工學互助團」,要求大家參加。在李璜看來,這一幕攻打使館的大戲,由於俄共指揮得法,中共鼓動人心取得勝利,而且他們還增加了兩個外圍組織。

兩次鬥爭的勝利,讓俄共和中共覺得擴大影響的時機到來了。當時,吳稚暉在廣東陳炯明處募得一筆基金,為救濟留法勤工儉學生,吳等人與里昂市長赫里約先生協商,撥出里昂城近郊的一所舊兵營,修整之後,可容二三百人,作為學生宿舍,以便勤工生來此食住,並正式上課學習法文,同時可去里昂大學選課聽講。由於學生眾多,因此吳先生提出了兩個優先原則,一是廣東籍學生優先,二是法文好的優先。

消息傳來,趙世炎、周恩來意識到又一個鬥爭的時機到來。他們鼓動學生抗議,並派王若飛去交涉。交涉當然無果,王若飛回到巴黎後,又添油加醋地說,吳稚暉態度強硬,聲言學生如不照規定,不守紀律,便無辦法,只有讓法國軍警干涉,送回國了事云云。

王若飛的煽動進一步激怒了眾多的留學生。於是在1921年9月20日,趙世炎、蔡和森、李立三、聶榮臻、陳毅等利用俄共提供的經費購買了車票,率領130餘人殺向里昂。據李璜的一位接近中共但並未加入組織的同學向其透露,這一鬥爭的安排,由周恩來坐鎮巴黎,以便與俄共代表密切聯繫;趙世炎為前敵總指揮,王若飛往返聯絡。

一行人殺到里昂後,就打入尚未開辦的里大學生宿舍的兵營中住下,不過半夜即被法國軍警包圍,進出都被禁止。事實上,如果允許這批人住下,必將引來更多的中國留學生無疑。吳稚暉無奈下,要求進行法文測試,但遭到了反對,因所有入住者都對考試無把握。最後,吳宣布,先收其中最早來法的兩批人,但仍被蔡和森等人拒絕。此事也引起了當地反社會黨一派的攻伐,要求市長儘快善後,否則市議會便要提案追究此事的責任問題。

僵持一個月後,蔡和森等煽動絕食,受趙、周等人煽動而來的留學生情緒低落,一些盲從者相繼偷偷離開兵營,如聶榮臻也是溜走的30多人中的一個。

10月底,法國政府與中國公使陳菉在得到吳稚暉與赫里約的同意後,決定遣送這批兵營中食住的學生回國,最終人數為105人,其中包括蔡和森、向警予、李立三、利瓦伊漢、陳毅等約30名社會主義青年團成員,其餘人等則屬於盲從附和者,也一併被遣返回國,他們成為了第一批中共鬥爭訓練的犧牲品。

很顯然,蔡和森、向警予、李立三等被遣返的表面原因是「強佔校舍擾亂治安」,但背後隱藏的正是中共暴力鬥爭的哲學和矇騙的伎倆。這些伎倆在法國小試牛刀後,隨著大批經過俄共培訓的中共黨人的回國,而被更多地運用在了中國的大地上,一直橫行到今天。

2012-07-01

責任編輯: 東方白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