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軍政 > 正文

教宗背書活摘器官 梵蒂岡感染率是義大利5倍 驚爆中國科學家帶活SARS病毒到美國

—美國參議員吁調查世衛 已淪為北京傀儡

昨天有3個特別的大新聞,我們給大家串接在一起,報告給大家。我們大家都知道義大利情況非常嚴重,但不知道的是,親共的梵蒂岡感染率達到義大利的5倍。這是為什麼?梵蒂岡有多親共,以至於為中共洗白活摘器官?教宗有多惶恐,以至於在舉行只有他一個人的祈禱中說,感到恐懼和迷失。

大衛喬高(左)、大衛麥塔斯(中)等國際專家聯合去信梵蒂岡,指不應提供平台讓中共掩蓋摘取器官真相。(大紀元資料圖片)

大衛喬高(左)、大衛麥塔斯(中)等國際專家聯合去信梵蒂岡,指不應提供平台讓中共掩蓋摘取器官真相。(大紀元資料圖片)

梵蒂岡中共病毒感染率最高,親共教宗懼怕與教徒握手、親吻

截至3月31日,義大利全國確診感染中共病毒總人數已達10萬5,792人,佔6059萬總人口的0.17%;死亡數字已經破萬,達到1萬2428人,疾病死亡率11.75%。位於羅馬城內的城中之國梵蒂岡,共有830名常駐人員,出現7人感染中共病毒,感染率0.84%,已遠遠高於義大利全國的平均數字0.17%,達到5倍。

路透社3月31日報道,教宗方濟各在羅馬教區的代理主教、樞機主教安吉洛·德·多納蒂斯(Angelo De Donatis)感染中共病毒。66歲的多納提斯主教是羅馬教區主教,他是梵蒂岡至今已被確珍的7名中共病毒感染者中,最高級別的神職人員。

羅馬天主教教宗方濟各(Pope Francis)在最近一次公開活動中,有意躲避信眾的握手和親吻,受到熱議。

路透社播出的這段視頻可清晰地看出教宗對握手和被教徒親吻戒指有所顧忌,他把伸向信徒的手多次很快抽回。

3月27日星期五晚,教宗主持一個只有他一個人參加的、為結束中共病毒肆虐的特別祈禱降福儀式,他在祈禱時說「我們感到恐懼和迷失」。

梵蒂岡與中共簽綏靖協議,為中共活摘器官罪行洗白留污名

現任教宗方濟各,是羅馬教廷從公元六世紀以來首位非歐洲出生的教宗。

BBC中文網2016年2月發表的一篇報導說,教宗2016年在中國新年到來之際,對中國發表的一個讚揚性講話令梵蒂岡觀察家驚訝,稱之為「現實主義政治走向極端的一個例證」。

在1958年因武漢自選自聖事件,而導致關係決裂的60年後,梵蒂岡於2018年9月宣布與中共就主教任命權簽署臨時協議。梵蒂岡和中共都沒有公開這份協議的內容,但協議簽署後教宗承認了此前教廷一直拒絕承認的,由中共天主教愛國教會任命的7名主教。

一位中國地下教會的信徒在接受自由亞洲電台採訪中表示,教宗作為羅馬天主教的代表,應該代表正義,與中共簽協議的本身就是對天主教的背叛。

2019年持續了半年多的香港反送中運動,被認為是對全世界良心的考驗。梵蒂岡選擇了沉默。梵蒂岡面對這些香港人的痛楚,卻對北京連一點微詞都沒有。

2018年9月,梵蒂岡在宣布與中共簽訂「主教任命臨時協議」時表示,協議是與中共長期談判的結果。為達成協議,梵蒂岡對中共的妥協並不限於對人權迫害的沉默,而且是為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這一空前罪惡的國家罪行,進行洗白和背書。

2017年2月,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簡稱「追查國際」)公開發表了《追查國際給羅馬教皇的一封信》,信中指出梵蒂岡宗座科學院(Pontifical Academy of Sciences)即將舉辦的「反對器官販賣峰會」,邀請嚴重涉嫌參與大陸活體摘取器官的外科醫生黃潔夫和王海波作為嘉賓發言,是為中共活摘器官罪行洗白。

而主持這個峰會的哈佛大學教授弗朗西斯·德爾莫尼科(Francis Delmonico)曾擔任器官移植學會的主席,是中共的親密朋友。

2016年8月18日,被中共滲透的世界器官移植學會在香港的學術年會上為中共的活摘器官罪行洗白,黃潔夫在會議現場多次躲避記者提問。(余鋼/大紀元)

黃潔夫從梵蒂岡返回後不久,在鳳凰衛視接受採訪時透露了很多內幕。

圖:2015年兩會之際,3月15日黃潔夫接受採訪,拋出周永康,稱周落馬打破死囚器官移植利益鏈。(視頻截圖)

黃潔夫在採訪中披露的實情包括:梵蒂岡宗座科學院長對他的邀請,受到了澳洲、美國等多個國家共12名醫學倫理學專家的抵制,這些專家聯名給教宗寫信,要求教宗停止讓梵蒂岡變成為中共活摘器官罪惡洗白的場所。

圖:宗座科學院院長索隆多主教

黃潔夫用自豪的語氣,描述了教宗和宗座科學院院長索隆多主教(Marcelo Sanchez Sorondo)對他的支持。

而義大利參議員毛里齊奧·羅曼尼(Maurizio Romani)推動了義大利在2016年11月通過禁止非法買賣人體器官的法律規定,他表示,神聖之地梵蒂岡給中共洗白罪惡的做法,讓歷史蒙羞。詳細報道請看:

梵蒂岡感染率高於意平均數 親共教宗:感到恐懼和迷失(組圖)

昨天的第二個大新聞是,竟然有中國科學家攜帶活SARS病毒進美國,但被攔截。

中國科學家攜帶活SARS病毒進美國被攔截

2018年11月下旬,美國海關和邊境保護局在底特律機場攔住了一名準備入境的中國生物學家,特工在他的隨身行李箱中發現三個標有「抗體」的小瓶。

圖為中國武漢的一處實驗室2月6日檢測病患採樣

這名中國生物學家說,他在中國的一名同事要求他將瓶子,交給一家美國研究所的一個研究人員。但是在檢查小瓶後,海關人員卻得出了一個令人震驚的結論。

據大紀元編譯報道,雅虎新聞周一(3月30日)引用獲得的一份聯邦調查局FBI)的戰略情報機密文檔說:「對瓶身上的文字以及指定接收方的檢查令調查人員相信瓶內裝的材料可能是活的中東呼吸綜合征(MERS)和嚴重急性呼吸綜合征(SARS)(病毒)樣本。」

這份報告由FBI大規模殺傷性武器局(WMDD)的化學和生物情報部門撰寫,沒有披露攜帶這些樣本的中國科學家名字,也未提供美國的預定接受者信息。

但FBI給出的結論是,這起事件以及另外兩個案例都是給美國的預警。

報告說:「大規模毀滅性武器局對隨身攜帶和/或託運行李中含未經申報和未經證明的生物材料運到美國的外國科研人員進行的評估(結果)是,這幾乎肯定是對美國的一種生物安全風險。」

這份機密報告發布的時間在世界衛生組織獲知,武漢出現不明肺炎病例兩個多月前,同時報告也是FBI對中共干預美國科研活動進行調查的內容之一。報告中引述的三個案例均涉及中國公民。

聯邦調查局沒有確切說明這三個案例可能會帶來什麼樣的生物安全風險。

生物樣本將被用於生物恐怖主義

悉尼新南威爾士大學全球生物安全教授雷娜·麥肯泰爾(Raina MacIntyre)表示,聯邦調查局擔心生物樣本的雙重用途,將被用於生物恐怖主義

她說,如果報告中引用的非法樣本是準備帶入美國的,那麼可以合理預計,販運可能是雙向的。

「如果這是單行線,那就還會有另一條。您如果假設沒有其它情況,未必太天真。」她補充說。

川普(川普政府)國家安全委員會旗下負責中國問題的羅伯特·斯伯丁(Robert Spalding)將軍說,攜帶生物樣品的中國國民對美國構成「威脅」,但也「很可能只是攜帶者……而不是知情人」,所以很難確定樣本被帶入的意圖。

美幾十年幫助中國發展生物研究疫情或成新轉折點

外界對中共當局違反生物安全預防措施的擔憂長期存在,目前的新冠病毒(中共病毒)大流行更可能加劇北京和華盛頓之間的緊張關係。

奧巴馬政府時期的國防部副部長安德魯·韋伯(Andrew Weber)表示,近年來,美國跟中共在生物科學領域的關係日益惡化。韋伯曾負責奧巴馬政府制定核、化學和生物防禦計劃。

韋伯現在擔任戰略風險委員會的高級研究員。

韋伯說,「自從SARS之後,當中國需要技術幫助時,它就與(美國疾控中心)保持密切的關係。」「但近年來,他們就收緊了,使國際合作更加困難。」

現在隨著兩國之間敵對行動的加劇,這些關係將面臨挫折,尤其是中共當局在本次疫情期間不斷掩蓋以及誤導美國同行、延誤美國2個月時間應對。詳細報道:令人震驚!中國學者攜帶活病毒瓶進出美國海關(圖)

昨天的第3個大新聞是,美國參議員吁調查世衛組織

責任編輯: zhongkang   來源:阿波羅網馬晏綜合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