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對比 > 正文

袁斌:義大利降半旗與武漢禁哭刪帖

作者:
我在想,義大利降半旗與武漢禁哭刪帖究竟折射了什麼?折射出的其實是兩種截然不同的文化——一種是民主國家的人道主義文化,一種是中共反人類反人性的黨文化。在前一種文化里,人是至高無上的,每一個逝者都是一個生命,都有著其不容忽視的價值,都應該都到充分尊重,不僅是家屬和親人的尊重,而且是政府的尊重;而在後一種文化里,人是無足輕重的,權力才是至高無上的,一個個逝者不過是一個個數字而已,他們可有可無,政府為了權力和面子,為了可以任意處置他們。

武漢居民表示,政府給清明前安葬親人的家庭發放禁哭費。圖為漢口殯儀館前人們排長龍領親人骨灰。(當地民眾提供)

截止3月31日,全球因中共肺炎死亡的人數累計已達37,820例,其中處在歐洲疫情風暴中心的義大利人口僅5,000多萬,死亡人數卻最多(中國和伊朗的疫情數據被隱瞞而不作排序),累計達11,591例。

因為疫情的關係,義大利人無法像正常時期那樣與逝者告別,也無法舉行葬禮,但他們仍儘可能讓逝者保持應有的尊嚴。在全世界的媒體和網路上都能看到,義大利的教堂里,一眼望不到頭的棺木排列整齊,每具棺木上都精心擺放了鮮花,營造出一份安慰與寧靜。

在貝加莫,一位名叫Marco醫生的說:每一個人都會有一個認識的親戚或者朋友離世。當地報紙會用整版整版來刊登死難者的訃告,以至於訃告數量在疫情期間擴大了數倍。在居民區里,到處也都能看到密密麻麻的訃告。

而給我印象最深的是,在舉國哀慟的時刻,義大利總理府3月27日決定,3月31日所有義大利公共建築降半旗,向新冠疫情逝者致哀。

可同樣是死於中共肺炎,武漢人的境遇與之卻有天地之別,完全是另一回事。

幾天前,武漢的中共肺炎死者家屬終於可以去殯儀館領親人的骨灰了。但當局為了維穩,給每戶3000元「封口費」,不讓人哭,其實就是變相禁哭。除此之外,還不讓家屬拍照,由政府派人全程陪同,實際就是監控,發到網上的殯儀館照片和視頻則統統刪掉。許多人不平:難道連悲傷都不被允許?!

網民麥田在微博上質問道:「昨天半夜,刷到一條微博,武漢人在殯儀館排隊,領取親人的骨灰盒。確實是在排隊,人不少。今天早上,我一看,這條微博已經消失了。這些天國內新聞報道、社交網路連篇累牘各種義大利的慘狀,圖片無數,像軍車運送遺體的視頻也有,這些都沒刪除。我們自己武漢人的一張照片,就刪了。這是為什麼呢?」

反差何其強烈,對比如此鮮明!一邊是對逝者飽含的溫情,一邊是對他們一臉的冷漠;一邊是對亡靈的告慰,一邊是對他們的無視;一邊是逝者家屬和親人的細心安撫,一邊是對他們的粗暴高壓。

我在想,義大利降半旗與武漢禁哭刪帖究竟折射了什麼?折射出的其實是兩種截然不同的文化——一種是民主國家的人道主義文化,一種是中共反人類反人性的黨文化。在前一種文化里,人是至高無上的,每一個逝者都是一個生命,都有著其不容忽視的價值,都應該都到充分尊重,不僅是家屬和親人的尊重,而且是政府的尊重;而在後一種文化里,人是無足輕重的,權力才是至高無上的,一個個逝者不過是一個個數字而已,他們可有可無,政府為了權力和面子,為了可以任意處置他們。這就是武漢當局之所以千方百計對中共肺炎死者進行冷處理,不惜禁哭刪帖的根源所在。

有網友說:「願有一天,在哀慟的時候,我們也有勇氣放聲而哭;在生命逝去的時候,我們也有力量降半旗;在絕望的棺木或骨灰盒上,我們也能滿懷盼望放上勃勃生機的鮮花。」我相信這一天終究會到來,不過那一定是在中共解體之後。

責任編輯: 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對比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