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好文 > 正文

範疇:第三次世界大戰即將開打

作者:

川普要的,其實就是一件事:2020勝選連任,然後完成他腦中的「美國再度偉大」。示意圖。歐新埃菲社

不過才2周,本系列題目中的「即將」兩字,其實應該修改為「已經」。一方面,病毒疫情擴及全球、人類面臨極可能的第二波感染衝擊;另方面,原本應該在疫情結束後才開始「秋後算帳」的三大問題——究竟誰應對病毒擴散負責、究竟病毒來自何方、誰應該對世界的經濟損失負責,已經提前開始算帳了。

儘管WHO主事者在初期一直掩護中共對疫情的隱瞞,但近1個月來如火燎原的全球擴散,紙再也蓋不住火。這支病毒,正如WHO的獨立顧問、哈佛大學衛生專家埃里克•費格丁(Eric Feigl-Ding)博士2個月前所判斷,病毒爆發的嚴重程度可能是「熱核反應級別」。

世界經濟斷鏈危機

當權70年來,從未向世界道過一次歉的中國共產黨,這次一樣嘴硬,在擔心世界追究其隱瞞之下,竟然由外交部發言人喊起捉美國賊,導致川普的強烈反擊,稱之為「中國病毒」(Chinese Virus)。川普本人雖然隨後因為「Chinese」這個字的歧義(「中國的」,或「中國人」的)而改用其他字眼,但是這個語意上的問題,反而促使了美國政界開始稱呼病毒為「中共病毒」(CCP Virus)。整件事情,等於是北京自我將世界「秋後算帳」的日程往前提了。為什麼?是愚蠢?還是因為黨內鬥爭白熱化而走火?

無論如何,病毒來自何方、哪方要負起擴散的責任、哪方得對人命和經濟的巨額損失負責,已經被提早的納入國際議程中了。我們一般人未必能看到其中折衝的細節,但是其後果卻和美國集團與中共集團是否會、何時會進入熱戰階段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大部分國家都擺脫不了這些可能的後果,台灣更不例外。

局勢走到這步,世人已經清楚,當前所謂的金融危機和油價危機,固然有其早就存在的系統因素,但是若這兩場危機最終觸發了軍事行動,絕不單只是貨幣體系和能源體系的原因,而更是病毒疫情帶來的世界經濟斷鏈危機。

如過去許多文章所分析,即使沒有此次疫情,中國的經濟也難以支撐過2022年,而經濟是中共得以一黨專政的基礎。另方面,即使沒有疫情,美元體系也早已破洞百出,這由各國落入違反所有古典經濟、新經濟理論的「負利率現象」可證。現在平地冒出全球疫情下的經濟斷鏈,瞬間加速了中共建構在美元體系上的海市蜃樓的崩塌,也使得美元體系的脆弱性一覽無遺。這,就是本系列所稱的「第三次世界大戰」的發生背景。正在發生的第三次世界大戰,雖然還不是熱戰,但是一定是一場翻轉世界權力格局的戰爭。

這場基於流動性因素激蕩而起的第三次世界大戰(請見系列前文),會不會急速演變成以軍事為對決的第四次世界大戰?雖然人的因素不是絕對的,但是當下有兩個人,卻可以成為關鍵因素。這兩個人,就是川普和習近平。他們兩人的意圖和需要,不但足以影響接下來的事態發展路徑,也會啟動許許多多的連帶事件,使得事態失控。

川普要的,其實就是一件事:2020勝選連任,然後完成他腦中的「美國再度偉大」。習近平要的,在中共內部權力鬥爭白熱化下,已經不是他原來誇誇而談的「中國夢」,而是保住他現在的黨 大陸位,再徐圖後事。從兩人的意圖和需要來看,應該說雙方都沒有把事態即刻推往熱戰的動機,但這不代表熱戰不會發生。如果川普一旦斷定疫情導致的經濟後果將使得他連任困難,如果習近平一旦斷定他將因現況失去黨內權位,熱戰的誘因就會大增,何況兩人身邊都有鷹派。熱戰若發生,有三大可能爆發點:波斯灣(伊朗是中美對峙要衝)、南海、台海。無論爆發於哪一點,台灣都無法獨善其身。

在這微妙的川習形勢下,讓我們腦筋急轉彎一下:有沒有任何可能,台灣能夠通過論述及提出具體對價方案,由關鍵棋子的角色,轉化為改變棋局的「半個棋手」角色?

台灣扮演關鍵少數

在博弈中,經常有一種角色叫做「關鍵少數」,直白講,就是一種「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的身分地位。近代史的400年中,歷史從來沒有賦予台灣這樣一個地位,因而台灣也從來沒有構想過,扮演關鍵少數下可以提出怎樣的對價。

台灣當下最應該問自己的一個問題是:如果還看不到自己的關鍵少數地位,而僅僅是「處變不驚」或「聽天由命、順勢而為」,結果會更好嗎?此問,有待下周進一步分析。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蘋果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延伸閱讀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