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民意 > 正文

我在莫斯科所看到的疫情 自私人付出的代價

作者:

莫斯科做大買賣的中國人很多。許多人回國過春節,武漢病毒爆發後就回不來了!

他們都有很多存貨壓在那裡。所以就想方設法回俄羅斯。由於大多數口岸都關閉了,只有莫斯科至北京的航班還在運營,所以春節以後許多人跑到北京想方設法搞到機票,輾轉到莫斯科;還有許多人從韓國轉機到遠東、後來韓國武毒爆發,這一條路線就關閉了。只有莫斯科採取下飛機檢測體溫;還有一個小手提X光機胸透一下。沒有看出來問題的,就放行,讓回去自我隔離14天。許多人回去沒有自我隔離就跑出去,莫斯科地鐵等就查看中國人護照入境日期。第一批抓到的,集中遣返,有一些女士哇哇大哭,因為他們成百萬元商品就扔到市場了。

問題是:能夠鑽營的中國人,去其他國家輾轉來莫斯科,原來有商務簽證可以。但是有一些人在國內已經到過湖北;也有一些感染了病毒,還要往俄羅斯跑,在中國人經營的大市場不斷地擴散。

最早兩名中國武漢疫病攜帶者是從滿洲里過境,到西伯利亞地區被查出來(其中一名女子是學俄語的學生),俄羅斯醫療系統設備完善,兩個人都治癒了。

後來,越來越多的中國人有了癥狀害怕了,就爭先恐後回國。這些人要回國當然是考慮一旦不治死了的後事。

前一星期,一百多人從莫斯科乘飛機到海參崴(距離綏芬河、東寧縣兩個口岸都是二個小時車程)回國,其中有八十多人穿著白色防護服,說明有人染病、有人防範。俄羅斯為這一百多人聯繫開通綏芬河口岸。到了綏芬河,立刻檢測出來四十多人是病毒攜帶者,加上頭幾天十八人,就有六十個左右的病毒攜帶人回中國。

俄羅斯後來知道過境人情況如此嚴重,因為同機有俄羅斯乘客,飛機也沒有消毒就又飛走了。還有一位剛染病、在海參崴期間還到中國人大市場看望朋友。這是俄羅斯後來從綏芬河獲得的消息,也在排查。

接著就是現在,又有一百多人從莫斯科乘飛機過來,還想要走綏芬河回國。這一次綏芬河閉關不接納了(據說以前開關放進來的,一共一百多名確診病例。)雖然要回國的都是中國人,也盼望祖國開大門,但是當地對接納這麼多烈性傳染病患者高度緊張,因為這些人是」出口轉內銷「,也稱為」境外輸入者「,不敢也沒有能力接待他們。當地正在建立小型的方艙醫院,是為了當地幾萬居民備用的,一些居民聞訊後已經搬走了。

對這批人俄羅斯有了防範,都集中隔離了,下一步怎麼辦還不知道。但是這些人很自私,為了自己做買賣,不顧一切跑出去;看到不能挺下去又不聲不響的搭乘俄羅斯國內航班跑過來,完全不管傳染給更多的人。

他們的行為必然讓俄羅斯人恨中國人,在大市場買賣商品,能夠直接傳染給許多俄羅斯人,也給他們的同胞製造了苦難——全俄羅斯各地的中國人大市場都封閉了。

移民國家澳大利亞、美國、加拿大紐西蘭,都出現恨中國人,有中國人被打。二個月前在義大利一位中國女人剛露頭,就被義大利男人臭罵中國病毒!這位女子嚇得趕緊縮回去,避免挨揍!(視頻)

另一個視頻,一名澳大利亞華人青年打電話,說了一句中國話,就被白人男子一拳打瞎一隻眼睛,打掉一些牙齒

中國鐵杆支持的伊朗,一位中國男青年騎著自行車拍視頻,一位中年伊朗婦女見到中國人就大喊」病毒!病毒!「這位青年會波斯語,就說,我都要走了,喊什麼病毒!?這時候他身後一位伊朗男人走過來也咒罵:病毒!青年人怕挨揍,一邊騎車離開,一邊說,剛剛中國又給你們一百多億美元,白給你們了!

俄羅斯如果疫情控制住了,情況也就是現在這樣:到處封閉、在家隔離一個月看情況。如果發展成為義大利、美國那麼嚴重,中國幾十萬、近百萬經商的,被搶砸是能夠發生的。現在代價夠高的了,因為全國一個月停止工作!

莫斯科大市場中國各地人都有,都是大批發。西伯利亞地區和遠東各市市場,多是東北三省、內蒙古的農民,其中黑龍江省農民最多,這些人是小買賣。

 

2020、4、11

責任編輯: 趙亮軒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民意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