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短評 > 正文

聶作平: 實話實說 我為什麼拉黑你?

作者:

1

自從幾年前開始玩微信,我一直有兩個習慣。

習慣一:不管是誰,朋友飯桌上偶然認識的也好,後台留言的陌生人也罷,甚至KTV的陪侍人員也行,只要人家提出加微信,一般來說,我都欣然同意。

我的朋友圈也從不設三日可見或部分人可見。我覺得沒什麼不可告人的祕密。雖然還達不到古賢「書有未曾經我讀,事無不可對人言」的崇高境界,但也力求活得真實,坦蕩。

習慣二:儘管不少人圈裡發的東西,我並不贊同,有的還非常反感;但是,我也從不拉黑或屏蔽。我想,他們有權力表達自己的觀點。再說,他們的觀點也讓我開了眼界:天底下居然還有這樣的觀點。

然而,近段時間,卻忍不住拉黑了好些人。因為我總算想明白了:朋友圈是我的個人空間,我沒有義務去看那些瞎逼逼的蠢話,並被這些蠢話搞得心情糟糕。

——換言之,如果我是公共論壇的版主,我會容忍他們存在;但在我的私人世界,我不想再與他們同屏。

我舉幾個例子,說一說我都拉黑了什麼人,為什麼要拉黑。

2、

某甲是文學界的老先生,早年做編輯時發過我幾篇小稿,我也恭敬地稱他甲老師。之前,常看他在圈裡轉一些養生文章,雖無聊且不可信,但畢竟好多老年人都有這愛好。

——就連我媽也會轉發《剛剛,科學家發現,醋泡蛋竟有這些神奇療效》給我呢。一笑了之罷了。

近來,甲老師轉發的東西卻實在離譜。我特意打開他的朋友圈,抄幾個他近期轉發的標題吧:

《戰爭硝煙逼近,中國須做好準備》、《驚爆猛料,武漢寫日記的方方內幕被扒,一夜之間翻車了》、《突發:美國多州造反,求救中國,川普眾叛親離》、《美國迴光返照,中華國運來了,擋都擋不住》。

細看他的朋友圈,轉發的都是些無比「正能量」的東西:病毒自然是洋人甩鍋,甚至就是美國在軍運會期間預謀的;方方多半是漢奸,至少也與外國人勾勾搭搭;疫情對中國不但不是災難,反而是中國崛起的大好時機……

據我對甲老師的了解,這明顯不是他的認知水平。他雖是紅衛兵出身,可後來還是自學成才,寫過不少東西,有的還上過不錯的學術刊物,聽說他女兒也在外企做高管。

總而言之,他不可能真的相信他轉發的東西——可他還是轉了,轉得興高采烈而又正義凜然。有時還要加一大段敵人一天天壞下去,我們一天天好起來,或是形勢一片大好不是小好之類的按語。

既然自己都不信,為什麼還要大轉特轉?事出反常必有妖。後來,我詢問了共同的朋友,才得知已退休多年的甲老師,現在是某個民間協會的會長。

一下子便恍然了,大悟了。過了兩天,他轉了一篇《解放台灣,機不可失,時不再來》後,我果斷地屏蔽了他。不過,還保留了聊天功能。

3、

某乙是近幾年認識的,平時寫點詩,在某個事業單位當個科長之類的中層。大概是現任領導吧,平時他的圈裡,除了宣傳他所在單位(這點我倒覺得無可厚非)外,其他多是厲害了我的鍋之類的東西,雖然這些東西大多標題大於內容,嘶吼多於證據,但我覺得也尚可忍受。

比較難以忍受的是,前兩天,他轉發了一篇批評方方的文章——不是說方方不可以批評,但至少要講事實擺道理,而不是梁效似的上綱上線或是潑婦似的罵大街。

他加了一段按語,大意是方方乃精緻的利已主義者,在借國難出名發財。她安全地坐在別墅里,靠傳聞寫日記——你有這精力,你為什麼不去當志願者?

下面,居然有不少共同的朋友點贊——想想英國首相病重都有幾十萬人點贊,你就會明白,點贊要麼是下意識,要麼是腦子燒壞了。

我給他回了一段:

方方如果是精緻的利已主義者,她就會閉上嘴什麼也不說;如果想借疫出名(其實方方早已成名)發財,她可以像某劇作家或某報告文學家那樣,去寫你們喜聞樂見的主旋律。恰好因為她不是利已主義者,恰好她還有文人的風骨,她才會寫下相對真實的感受。

某乙回了一段,抄的是此前網上流傳已久的一段話:

如果你覺得你的祖國不好,你就去建設它,如果你覺得政府不好,你就去考公務員去做官,如果你覺得人民沒素質,就從你開始做一個高素質的公民,如果你覺得同胞愚昧無知,就從你開始學習並改變身邊的人。

我靠,按這MB邏輯,我進餐廳覺得菜不好吃,那我就得去當廚師;我進醫院覺得醫生不好,那我就得去學醫;我的朋友蔣胖子進KTV覺得妹妹不漂亮,那就得把他變了性整了容再親自坐台親自陪酒?

面對這種道貌岸然的大話B話,我只好回敬三個字:你挨球。

4、

某丙是今天才拉黑的。之前,我對他印象還湊合,或者說既沒好印象,也沒壞印象。準確地說,沒印象。朋友的朋友,喝酒時加的,他平時發圈少,也就難得露出廬山真面目導致友盡。

今天,他不知道從什麼群里轉發了一條:

美國疫情在加深,孤軍奮戰,直至垮塌。有可能的結果,是各州宣布獨立轉而尋求中國的救助,美國將重現二十九年前蘇聯崩潰的一幕。而作為共同貨幣的美元,有可能龜縮加蓋各州印記變成州幣,比如紐約刀,加州刀等。世界各國將運回儲存在紐約金庫的黃金。

美國陸軍、空軍將分解為各州的軍隊;美國海軍也將解散,成為太平洋、大西洋沿岸各州的海軍。其十艘航母,將被中國海軍收購,換取抗疫物資。甚至有些州申請加入中國……而在中國領導下,世界將不會再有戰爭,人類重回和平……

看完,立即拉黑,這都得他媽什麼感人的智商,才會相信這種喝醉了的胡言亂語。把他留在朋友圈,不僅是對我個人的侮辱,也是對發明微信的人和使用微信的人的侮辱。

5、

某丁,一個美女,此前對她印象還算好——廢話,正常男人,誰不對美女印象好呢。平時她的圈,也就發些吃喝加旅遊,當然,自拍是天天不可少的。雖說三十幾的人了,還要小女孩似地撅起嘴有點老黃瓜刷綠漆——裝嫩,但那也是人家的自由。我等只管看看就是了。

想不到的是,今天卻轉發了一篇批方方的,並加了一段不知從哪裡抄來的按語(也許引自內文,沒打開,不想看):

因為方方日記在國外出版,許多此前支持方方的粉絲迅速倒戈。他們指責方方不顧國家和民族利益,在目前這個特殊時期將國家置於難堪境地;其他敵對國家可能因此藉機生事,進一步發起針對中國的不利行為;方方這種行為無異於背叛國家。

NM方方不過是以一個正直文人的良知,寫下了武漢封城期間的一些個人感受,此前在網路上早就發布了,敵對國家還需要這本紙質書來藉機生事?你以為敵對國家都像你一樣蠢?

再有,方方只不過記錄了疫情的點點滴滴,就算她背叛國家,那之前說可防可控,人不傳人的專家和官員背叛的不僅是國家,背叛的就是全人類。

我早知道說真話難,但一直要等到有了微信,才知道說真話竟難到這種地步——難到不認識你的人、從不關心你的人也要跳出來罵你。在這些物質女人眼裡,罵方方既是安全的,還能彰顯自己除了關心吃喝,也關心國家關心大事。

6、

翻了一下,截至4月12日下午5點,我的朋友圈有2065名好友。我相信,與我三觀不同的遠遠不止上述四個。我也相信一個判斷:今後新的人際關係,將由一致的三觀取代血緣和朋友。

那麼,三觀不同的各位曾經的朋友,拜託你們拉黑我吧。我們不必再呆在同一個屏里互相折磨了。

從今後,一別兩寬,各行其道。人生短暫,恕不奉陪。

責任編輯: 李廣松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短評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