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何清漣:美國為何必然被武肺攻陷?內因篇

作者:
在大選年這個時間節點、防疫體制是美國體制最弱的部分、黨爭讓民主黨失去政治理性這三者疊加的最弱時刻,武漢肺炎不期而至,川普總統領導下的抗疫結果,不僅決定他個人的去留,直接影響到美國的國運,還會影響全球化的命運。好在美國選民還算理性:在媒體鋪天蓋地的渲染「都是川普的錯」之時,民調顯示,川普的支援率達到他任期以來的最高點49%,有68%的人對川普的抗疫政策表示肯定。

美國的防疫體制是美國最弱的部分,外來人口集中之地恰好都是民主黨的藍州,單純的疫情問題很容易成為黨爭題材。(湯森路透)

寫外因篇容易,寫內因篇可謂千頭萬緒。從美國本身狀況來看,這次疫情來得真不是時候:美國的政黨之爭進入無底線狀態,大選年正是民主黨要利用並製造弱點來攻擊總統的時候;美國的防疫體制又恰好是美國最弱的部分;外來人口集中之地恰好都是民主黨的藍州,單純的疫情問題很容易成為黨爭題材。事實也確實如此。

「凡是川普贊成的,我們就要反對」

美國被武漢肺炎攻陷,中文媒體是內外宣一齊出去,連病毒源頭都想甩鍋給美國。英文媒體例如美國《紐約時報》、英國《金融時報》,當然全是川普的錯。從反應不及時、檢測手段技術跟不上、再到社交疏離不徹底,川普提什麼就反對什麼。川普說要隔離時,他們就說是侵犯人權;等到各州承認隔離確實降低了病毒感染率,他們又開始批評隔離不徹底,甚至虛構川普不聽衛生專家的指導;川普說自己在結束隔離與重開經濟當中難以取捨,媒體就放大藍州要自主決策——不再基於事實,而是基於「凡是川普贊成的,我們就要反對」,這是2016年川普勝選後的民主黨與左媒的共同特點,還將繼續延續下去。

川普當然說過一些錯話,比如輕忽疫情,說過武漢肺炎是流感一樣的病;3月底還說過希望在復活節(4月12日)能夠解除居家令,等。但在大的防疫方針方面,川普並沒有犯下左媒所說的錯。

是川普在抗疫問題上犯錯,還是民主黨希望他犯錯?

關於防疫時機與政策出台的節點,有人整理了一篇《美國防疫大事記》,詳細情況請見附表。值得摘錄的有幾個關鍵事件與關節點:

1月31日,川普宣布防疫禁飛,民主黨卻因此大罵川普種族歧視

2月24日,眾議院議長佩洛西大罵川普,號召全美以「外出聚餐」方式進行抗議

3月5日,川普廢除「CDC獨家壟斷病毒檢測」的奧巴馬行政令,允許獨立實驗室使用自己的技術檢測新冠病毒(又稱中共病毒,COVID-19),而民主黨卻全力為無能且壟斷的CDC辯護

3月28日,川普建議紐約地區進行封鎖,被紐約州長堅決拒絕,並宣稱川普這是向全美宣戰

4月5日,紐約州以正常價格15倍高價採購醫療器材的黑幕被揭開:其中原價3萬美元可擕式X光機高達25萬美元

在社會疏離、政府救助、封鎖疫區的關鍵問題上,都是民主黨在作,延誤了時機。紐約州甚至不忘記在疫情時機發國難財。

幾個被左媒製造出來的話題之真相

第一個話題:白宮衛生顧問兼國家過敏和傳染病研究所所長福奇(Anthony Fauci)與川普有深刻矛盾,川普從不按他的意見辦,自行其是,甚至要炒其魷魚。這個故事是紐約時報、BBC弄出來的橋段,在中共外宣內宣媒體廣為流傳。

就在最近,由紐約時報前編輯主辦的《國會山報》報導,福奇於3月12日表示,川普總統曾屢次拒絕他本人以及其他官員提出的全美實施社交隔離的建議,拖延了大約一個月後才實施。福奇強調,如果社交隔離更早落實的話,美國或許不會有那麼多人死於新冠肺炎

在次日的新聞發布會上,福奇特地做了澄清。他說,記者採訪時提出的「如果」早一些日子採取措施,是不是能夠拯救更多生命,對此的回答仍然是yes,但是這一回答很容易被記者做錯誤的解釋。事實是,當他向川普第一次提出停航的時候,川普的回答就是yes。也就是說,川普沒有延誤科學家/專家們的建議。

CBS記者緊接著追問,是不是總統force你做這個澄清?福奇有點生氣地回答:「我所做的一切都是我要做的」please,don't even imply it.然後,非常尊嚴地板下臉來瞪了那個記者一眼。川普總統也隨之發表聲明,稱從沒想過解僱雇佛奇。

第二個話題:美國是兩種疫情與兩種態度。FT中文網於3月26日發表《一個美國,兩種疫情》,作者認為「共和黨人和民主黨人似乎分別看到了完全不同的疫情,城市和農村之間對病毒威脅的態度也存在巨大鴻溝。兩種對於疫情不同的評估,似乎也代表了對於生命價值不同的評估」,這話很明顯想誤導那些不了解美國、或者認為紐約與三藩市就代表美國的人。

美國擁護共和黨的州多是農業州,擁護民主黨的多是非農業州,尤其是紐約市、三藩市這樣的大國際化都市圈。如我在外因篇中所述,這些國際化大都市的外來人口多、人口密度大、居住條件差,也因此疫情嚴重。這與兩黨所處的州地理位置有關,與政治傾向無關,就連南茜.波洛西這麼善於製造話題的人,也不敢說民主黨比共和黨更重視生命價值。

加州與紐約州為例,兩地同為民主黨深藍州,但兩州州長在隔離的態度上不一致。在武漢封城前,從湖北武漢天河機場飛往三藩市機場的高達3610人,加州本應是高風險之地,但2月25日,在三藩市居民未出現感染病毒的確診例子之前,該市市長布里德於當天召開記者會,宣布全市進入「緊急狀態」,宣布封城,為疫情可能在三藩市出現如何增加資源,制定應急預案。緊接著加州各縣也採取了相同的措施。對這些,拒絕封城,紐約州長庫莫閉口不談,只加州人的居住條件比紐約好,便於隔離。

製造話題,諉過於川普,民主黨與左媒的主流近幾年一直這樣做。在於疫情這一非常時刻,是黨爭為重還是控制疫情、救人為重,很能顯示政客是什麼人。4月8日,美國《華爾街日報》、《聖荷西水星報》、《Vox》同一天發文:加州與紐約州的差距為何這麼大?加州做對了什麼?紐約做錯了什麼?三篇文章揭示了一個事實,庫默天天忙於表現自己、決不承認川普的巨大支援,總在說總統對自己的家鄉州關心不夠,直到呼吸機事件真相被揭露,外界才知他放在倉庫里有一千台不用,非得找聯邦討要,被揭露後,以今後需要備用為由,毫不顧忌其他州需要的「戰時總統」現了形。加州州長紐森則放下黨爭,與聯邦政府好好合作,控制住了疫情。紐森在接受CNN採訪時,毫不吝嗇地對川普表示讚揚,「讓我坦誠地告訴你,如果說川普沒有回應我們的需求那是在騙人,他一直都有回應……」

CDC的高度官僚化讓美國失去一個月防疫時間

美國擁有全世界最先進的醫療技術,醫療系統的昂貴也頗受詬病。如果不是這次武漢肺炎來襲,美國疾控中心的低效、落後,讓世人深感吃驚:醫療技術、醫藥行業如此發達的美國,怎麼會在關鍵時刻,連檢測的技術裝備都拿不出來?

3月份,《紐約時報》、CNN不厭其煩地哼唱「這都是川普的錯」,但其他媒體已經發現,這是CDC的錯。2月初,CDC發布了一個有缺陷的測試,並需要花費數周的時間來進行糾正,在許多公共實驗室等待CDC修複測試之時,商業和臨床實驗室則被禁止進行自己的檢測,並被要求通過緩慢、複雜的申請「緊急使用授權」過程——結果,政府浪費了關鍵的一個月。

授予CDC獨家壟斷檢測權,是奧巴馬時代的產物,2016年,奧巴馬發布總統行政令,規定CDC獨家壟斷病毒的檢測工具和病例資訊的發布,強化了CDC的權威性和唯一性,終於導致這次疫情來襲時,美國缺乏病毒檢測試劑盒,導致美國的公共衛生系統停頓了幾周。直到3月5日,川普連夜召開會議,任命彭斯領導白宮防疫小組,讓CDC下放檢測權到臨床醫生,開放私立機構介入檢測和開發試劑,送百萬檢測劑到地方,至此美國的抗疫才算是正式上軌道。

美國聯邦政府與州政府的權力劃分

很多人對於美國政治分權的理解停留在「三權分立」的聯邦層面。其實美國政治還有一種更重要的分權——聯邦與各州的分權,絕大部分直接影響人們生活的規則和法律都是州的管轄範疇,其憲法依據是《美國憲法第十修正案》,又稱《權利法案》的最後一條:憲法未授予合眾國、也未禁止各州行使的權力,由各州各自保留,或由人民保留。簡言之,聯邦政府僅限於《憲法》明文賦予的權力,最高法院宣布這是不言而喻的。

中國人不理解這種中央與地方分權體制,自3月以來,一直將各州自行採取的抗疫措施,包括一些地方政府起訴CDC當作美國聯邦引起地方不滿的政治危機與分裂,嘲笑美國大疫當前,還不能齊心抗疫。我當時就指出,這是中國作者不了解美國地方分權與自治的政治架構所致。後來紐約州不聽白宮招呼,拒不封城,最初也被中國作同樣理解。直到如我這類中文作者介紹了美國的聯邦與地方分權體制後,這種出於無知的批評才算止息。

但是,美國聯邦與地方分權體制,這次被民主黨州利用來對抗川普,希望讓川普失分,成為民主黨在大選中增分的要素——這一現象確實值得分析與批評。

美國單日新增病例數在4月10日達到35,100例的峰值,令連續七天的平均日新增病例超過3.15萬例的趨勢暫告一段落。自那以後,新增病例數量出現下降,周日降至2.9萬例以下。美東七州和美西三州正分頭聯手籌畫逐步重啟經濟。

重啟經濟應該說是全美國的共同願望。川普總統幾乎每天都在表達重開美國經濟的願望,白宮的經濟顧問們大都將5月1日作為目標。但面對死亡人數已逾26000和3月以來共1700萬美國人失業的事實,川普總統說,他還將聽取衛生專家的意見,看是否為時過早。他坦率地說,在兩個必要條件之間的選擇——保護美國人的健康和重啟世界最大經濟體——是他一生中最大的決定。

川普還提到,他將成立一個新的工作小組,聚焦疫情的經濟影響,並分析重新開放美國部分地區的選項;該工作小組預料由總統經濟團隊的主要成員組成,包括國家經濟委員會主任庫德洛和財長姆努欽。

但是,民主黨州的數位州長不同意川普的說法,認為憲法第十條修正案保留各州的所有權力,且未特別賦予聯邦政府相關職權。阿拉巴馬州州長、共和黨人Kay Ivey則表示,該州已然在制定重啟計劃,但承認現在設定時間表還為時過早。她表示,她希望與川普政府合作,但重點將放在對阿拉巴馬州最有利的事上。

從白宮與各州政府的主張來看,其實並無原則上的分歧。事實上,川普不會做對任何州不利的決定,民主黨州長們也不會有意害本州居民。後者強調自主權,無非是希望向外界表明:該州的抗疫工作是在本民主黨州長的領導下完成。媒體在努力渲染甚至「製造」這種爭端,這種誇大對美國團結對付疫情毫無好處。

從抗疫來說,美國本來有能力取得80分的成績,現在只能算勉強及格。抗疫過程中顯現出來的種種弱點,說明美國政治的衰敗。在大選年這個時間節點、防疫體制是美國體制最弱的部分、黨爭讓民主黨失去政治理性這三者疊加的最弱時刻,武漢肺炎不期而至,川普總統領導下的抗疫結果,不僅決定他個人的去留,直接影響到美國的國運,還會影響全球化的命運。好在美國選民還算理性:在媒體鋪天蓋地的渲染「都是川普的錯」之時,民調顯示,川普的支援率達到他任期以來的最高點49%,有68%的人對川普的抗疫政策表示肯定。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上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