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文集 > 正文

程曉農:上次冷戰中共叛逃紅色陣營 這次成腹背受敵成孤狼

—中共繼承斯大林式冷戰?

作者:
上次冷戰中期,老毛從紅色陣營中「叛逃」出來,加入了美國的對蘇冷戰,迫使蘇聯兩面對敵,國力受損:這次新冷戰當中,扮演老毛角色的可能就是普京了。現在,中共的崛起一說已成敗花殘葉,本來想靠軍事和經貿這兩手完成崛起稱霸的夢想,而今都成了泡影;從經濟全球化的主要受益者而鼓吹「崛起」論,短短一瞬間就玩成了紅色孤狼。中共的興起,靠的是老毛;而中共的頹勢,依然「歸功」於老毛的「遺傳基因」。

最近,中共正沿著兩條相反的道路邁進:一方面,對美關係上模仿斯大林,逐步走向對美冷戰;另一方面,又希望全球經濟儘快復常,讓中國經濟重新享受經濟全球化1.0版的種種好處。然而,這兩條道路能共存嗎?事實上,疫情戰開始後,中共為避免全球追責而否認隱瞞行為,這種立場不但惡化了中美關係,而且也嚴重削弱中共在經濟全球化過程中曾經形成的優越地位,令其經濟形勢每況愈下,最後再陷入斯大林式的冷戰格局。

一、美中從疫情戰走向經濟戰?

這次疫情從中國向全球擴散,到5月3日為止,已使世界180多個國家和地區共344萬人被感染,24.4萬人被奪去生命。除中國外,20個疫情最嚴重的國家包括美國、西班牙義大利、英國、德國、法國、土耳其、俄羅斯、伊朗、巴西、加拿大、比利時、荷蘭、印度、秘魯、瑞士、葡萄牙、厄瓜多、沙烏地阿拉伯、愛爾蘭。這就嚴重威脅了世界各國人民的生命安全,同時給大部分國家造成了極其嚴重的經濟損害和個人財產損失,中共因此成了眾矢之的,像頭孤狼,四面喊打,處境極其孤立。

中共隱瞞疫情的真相,大部分都已公開化了:先是打壓說真話的醫生;然後說沒去過華南海鮮市場的人沒事;再就是讓世界衛生組織表態,不會人傳人;最後是宣稱,沒發病的人感染了也不傳染。所有這些謊言都通過媒體公開了,遮掩不了,可謂劣跡昭著。法廣4月28日介紹了科學期刊《自然》雜誌刊出的研究結果,如果中國得知新冠病毒具傳染性的第一時間就據實以告,全球疫情擴散情況能減少95%。這則消息暗示了一個事實,那就是,只要疫情初發在中國,它對全球的危害將比初發在世界上絕大多數國家都嚴重許多倍,因為隱瞞疫情是專制體制的慣常做法;專制存在一天,就必然會隱瞞疫情一天,這不是人為過錯,而是制度型行為,過去如此,最近如此,今後依然如此。

面對世界各國為疫情重創,中共目前的疫情時期國際公共關係體現出兩個特點:第一,盡量迴避隱瞞疫情的責任,怒懟任何批評;第二,希望全球忘記中共的專制體制從來隱瞞疫情這一制度特徵,想從疫情產生國轉換到普通受害國的位置,避免任何關於疫情源頭的國際追責。這樣中共也就把自己逼到了牆角。首先,為了避免全球追責,只能否認隱瞞行為;其次,由於經不起國際社會的獨立調查,只能拒絕外來調查,而這種舉動反證了隱瞞行為的存在;最後,因為追責壓力大,只能靠反咬來應付,由此又加重了國際社會的不滿和敵意。在這樣的狀況下,中共的孤狼狀態不但難以化解,而且與國際社會呈對抗態勢,於是中共與國際社會的互信及合作空間不斷地被壓縮。

在這種背景下,美國為首提出的對中共追責的訴求使得美中關係正從貿易戰和疫情戰走向經濟戰。由於國際司法機構的無力和無能,以及美國國內通過司法裁斷有效求償的難度很大,追責最後很可能要依靠美國政府的行政手段;而這些行政手段的使用,無論是扣押中共官方資產,還是進一步的經濟制裁措施,中共肯定會強烈反彈,並採取反制手段,因此,美中之間迄今為止的貿易戰和疫情戰很可能會升級為經濟戰,即在雙邊經濟活動方面出現對抗局面。

二、中共的第二次冷戰操演?

美國總統川普於2020年5月3日在林肯紀念堂參加福克斯電視台主持的虛擬公民大會,談論新冠肺炎問題。(美聯社)

在這次疫情之前,中共開始了一連串軍事上威脅美國的行動。最近的兩件代表性事件是:第一,海軍艦隊和電子間諜船前出至美國軍事基地中途島海域,展開與中共空軍、火箭軍及戰略支援部隊的多軍種深度聯合演習訓練,劍指美軍;第二,強佔南海的公海海域、造島建軍事基地之後公開宣稱,已把靠近越南、菲律賓的公海水域改造成其戰略核潛艇用核彈頭洲際導彈打擊美國的「堡壘海區」。這兩個舉動充滿了公開對美軍挑戰的意味,堪比蘇聯1962年把核導彈安裝在古巴、對準美國的舉動。

古巴導彈事件是美蘇冷戰史上的一個重要事件,美蘇之間一度處於一觸即發的核戰爭邊緣;但這次事件同時也產生了一個緩和彼此核威脅的正面後果,那就是,這兩個核大國都認識到了玩弄核武器的巨大風險,因此簽署了《部分禁止核試驗條約》以及後來的《不擴散核武器條約》。30多年後,中共完成了核武器系統的開發並建立了足夠的核武器儲備,才於1996年簽署了《全面禁止核試驗條約》。從中共最近在軍事上直接威脅美軍的舉措可以看出,中共並未從美蘇冷戰中吸取應有的教訓;相反,它正為軍力增強、可威脅美軍而沾沾自喜,擺出了躍躍欲試的姿態。

中共有好戰的歷史記錄,它最近的舉動屬於第二次冷戰操演的開端。在美蘇冷戰的幾十年里,中共並非旁觀者,而是積極的參與者。上次冷戰期間,由各方參與的三次主要的有限戰爭是美中朝鮮戰爭、美中越南戰爭,以及前蘇聯在阿富汗的戰爭。在這三次戰爭中,美蘇兩國的地面部隊都迴避直接對戰,而是各自讓代理人的部隊與對方交鋒。因為這兩個核大國都從戰爭中摸索出一條基本經驗,那就是,雙方部隊如果直接交戰,可能為了取得軍事上的勝利而誘發戰術核武器的使用,那就會從常規戰爭轉變成核戰爭,而核大戰沒有勝利者。所以,核大國不能使用核武器,成了雙方共同遵守的衝突鐵律。戈爾巴喬夫1987年說過,「不論是社會主義者還是資本主義者,也不論是正義者還是犯罪者,核旋風都將把他們一掃而光。」

雖然國際社會把上次冷戰看成是美蘇之間的對抗,但在前兩場有限戰爭中都有一個美蘇之外的第三方,即中共;中共在朝鮮戰爭中扮演的是蘇聯代理人的角色,在越南戰爭中越共是中共的代理人。美國歷任政治決策者在核時代的冷戰中有一個共識,那就是,冷戰不能以戰爭勝利為目標,必要時就撤離。中國很清楚這一點,因為在朝鮮戰爭、越南戰爭和金門炮戰期間,老毛一再測試美方立場,已經清楚地知道了美國決策者在這方面的堅定決心,那就是,不能讓有限戰爭(熱戰)演變成核大戰。然而,從老毛開始,中共卻從反面找到了機會,即挑起軍事摩擦也未必有核大戰風險。這就是如今中共羽毛豐滿後敢於挑戰美軍的原因;也就是說,蘇聯的冷戰經驗是不可玩弄熱戰升級的遊戲,而中共卻得出了不怕熱戰的結論,因此中共現在似乎正走上新冷戰的軌道。

三、中蘇冷戰的動機不同

舊冷戰是一場以意識形態對立為前提、以核威脅為手段的大國對抗。所謂的意識形態對立,指的是蘇聯和中共對以美國為首的西方民主國家在意識形態方面都有強烈的敵對需要。蘇聯在斯大林時代不相信共產主義世界和資本主義世界之間可能和平共處,克里姆林宮對國際事務的認知深處有一種強烈的被威脅感;而美國則擔心,紅色陣營的全球擴張可能造成自由世界遭到連續衝擊的「多米諾骨牌」效應。這種基於意識形態對立的冷戰與「兩個教派」的鬥爭有相似之處。

然而,美蘇之間「兩個教派」的鬥爭後來因老毛的對蘇挑戰,被中蘇之間「兩個教派」的鬥爭奪走了風頭。蘇共在赫魯曉夫時代否定了列寧關於資本主義和共產主義之間戰爭不可避免的論點;他在核時代呼籲兩大陣營之間應「和平共處」。但老毛為了爭奪紅色陣營的意識形態主導地位,向蘇共發起挑戰,提出了所謂的「中間地帶」理論,認為蘇聯的「和平共處」主張是對西方「投降」;雖然兩個超級大國之間不再發生大戰,但在亞、非、拉「中間地帶」,中共可以通過支援第三世界的武裝鬥爭發揮主導作用,如此老毛便理所當然地把自己標榜為紅色陣營的「正統」,蘇共則被貶為「修正主義」。在中蘇衝突、中共面臨蘇聯核大戰威脅的關鍵時刻,美國出手救了老毛,於是老毛加入了美國的對蘇冷戰,但老毛的意識形態卻因此而徹底破產,不過,老毛的意識形態「遺傳基因」並未被幾任繼任者「摘除」。

鄧時代開始的中共領導者在國際關係方面從來沒有拋棄斯大林主義的民主制度恐懼症,也沒有放棄老毛的著眼第三世界的國際觀,這個政權仍然具有冷戰的意識形態動因;所謂的「韜光養晦」方針,並非否定這種意識形態敵意,而是一種機會主義策略,即「養精蓄銳」、「徐圖再起」。中共的經濟體制市場化是否消除了冷戰的前提?答案或許是,Yes& No。所謂Yes,是指中共對資本主義的敵意已經消除,因為它的經濟改革最後選擇用資本主義經濟體制來鞏固紅色政權;所謂的No,指的是中共的斯大林式民主恐懼症始終存在,因此,中美新冷戰既是「兩個教派」的鬥爭,又是「兩種政權」的鬥爭。

四、全球化主角不懼新冷戰?

過去二十年來,中共是經濟全球化的主要受益者,其羽毛豐滿、軍力增強都在這個階段。它現在真以為自己已經強大到可以比蘇聯更有效地挑戰美國,主導全球?中共在國內和對外宣傳方面鼓吹的「崛起論」確實有這樣的聲調,但它未必打算現在就發起對美軍事衝突;它其實很清楚,經濟全球化對它是一種現實的束縛,一旦對美關係真進入了高度緊張階段,它就很難再通過經濟全球化來保住自己的經濟穩定。疫情事件發生之前,中共在美中貿易戰當中且戰且退,希望能閃避美國對中共大規模盜竊技術和軍事機密的實質性制裁,而對美展示武力就是其威脅手段之一,上面提到的今年軍事上的兩個代表性事件應該是服務於這個目的。然而,疫情事件發生後,形勢急轉直下,目前對中共來說,確實是山雨欲來風滿樓,它面臨著空前未有的國際壓力;而美國今後可能的經濟制裁,或許不單純是貿易戰的考量,還包括疫情戰的需要。

中共現在正被其意識形態反噬,當它面臨以美國為主的國際壓力時,無法坦承自己的專制制度是隱瞞疫情、禍害全球的根源,只能把這種壓力歸因於西方「亡我之心不死」,儘管它一清二楚,美國歷史上從來就沒有「亡華之心」;而這種對內對外的政治立場決定了它必然採取「孤狼」式頑抗戰略,這種戰略勢必惡化中美雙邊關係,嚴重削弱中共在經濟全球化過程中曾經形成的優越地位,令其經濟形勢每況愈下;如此則中共就陷入了一種負反饋式的循環,即對外關係越差,經濟越糟,其對美敵意就越強,玩弄新冷戰就越有其內在需要,因為只有這樣,它才能在意識形態上自我支撐下去;而新冷戰又進一步弱化它在經濟全球化中的地位。

現在看來,中共在某種程度上很可能即將陷入上個世紀斯大林式的冷戰格局,但卻沒有斯大林時代的紅色陣營作緩衝,而是孤狼的獨自戰鬥;美中關係不但「蜜月」不再,而且進入空前的高度緊張狀態。上次冷戰中期,老毛從紅色陣營中「叛逃」出來,加入了美國的對蘇冷戰,迫使蘇聯兩面對敵,國力受損:這次新冷戰當中,扮演老毛角色的可能就是普京了。現在,中共的崛起一說已成敗花殘葉,本來想靠軍事和經貿這兩手完成崛起稱霸的夢想,而今都成了泡影;從經濟全球化的主要受益者而鼓吹「崛起」論,短短一瞬間就玩成了紅色孤狼。中共的興起,靠的是老毛;而中共的頹勢,依然「歸功」於老毛的「遺傳基因」。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自由亞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文集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