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好文 > 正文

顏丹:中國經濟殘了 「後浪」的悲劇有廣大小粉紅一份

作者:
那位認為「中國的後浪將被拍死在沙灘上」的經濟學家早在10年就已說過「長江後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灘上」的驚世之語。作為這個時代的「前浪」,他甚至激動的聲稱,要把自己「主動的甩在沙灘上,不用等後面的後浪推了」。說這話的原因就在於,他已經看到了中國經濟的頹勢盡顯。

如今,不僅是外企撤離,中國的外貿訂單也取消了80%以上。小粉紅們所痛恨的「帝國主義」,終於「夾著尾巴」跑的無影無蹤了。公司關閉,工廠無工可開,小粉紅也成了失業「後浪」中的一員。而他們的悲劇正是由那個極端、扭曲的「 愛國(黨)教育」一力促成。(AFP/Getty Images)

中共的「五四」宣傳片《後浪》一經播出就引來罵聲一片。最近,有經濟學家對中國「後浪」發出了無比沉痛的感慨,他認為「後浪是中國最可憐、最悲哀的一代,他們將見證中國經濟的崩潰,見證西方對中國關上大門,見證國際追責和索賠,見證社會的動蕩,甚至見證中國的內戰和分裂。中國的後浪將被拍死在沙灘上,將一無所有」。

年紀輕輕就遭逢這樣的亂世,何其可憐、悲哀!但對於中國的「前浪」們來說,又何嘗不是在體驗一次歷史的輪迴?此時此刻,能親眼見證這樣一個千瘡百孔、搖搖欲墜的中國的,不只是那些從未經歷過災難、變故的「後浪」,還有已到垂暮之年、本該在折騰了一輩子之後享點清福的「前浪」。當這些歷盡滄桑的「前浪」再度與崩潰、動蕩、戰亂、饑荒不期而遇時,他們內心的恐懼與悲愴決不遜於涉世未深的「後浪」。

不巧的是,上面那位認為「中國的後浪將被拍死在沙灘上」的經濟學家早在10年就已說過「長江後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灘上」的驚世之語。作為這個時代的「前浪」,他甚至激動的聲稱,要把自己「主動的甩在沙灘上,不用等後面的後浪推了」。說這話的原因就在於,他已經看到了中國經濟的頹勢盡顯。

面對著難以轉圜的經濟形勢,中國「前浪」們似乎已做好了會「死在沙灘上」的準備。相比之下,中國「後浪」們對自己不久「將被拍死在沙灘上」的處境,又會有多少認知呢?網上有人說過,死本身並不可怕,可怕的是,連自己是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當下對中國的「後浪」們來說,最悲慘的莫過於要失業、斷糧了。但他們卻仍抱著一種根深蒂固的執念不放,那就是恨美國、恨西方。最近,網路熱文《王小胖失業了》就將這種極端的心態表現得淋漓盡致。

王小胖是不少中國「後浪」們的縮影,所具有的特質是「愛國心極強」、「熱衷國家大事」、「張嘴閉嘴民族崛起」。王小胖恨日本、恨韓國,曾參加過「打砸日系車」、「反樂天(企業)」運動。「華為的事情,讓王小胖他們的反外情緒達到了高潮」。

看著「三星撤出中國,上萬人失去了工作」,王小胖卻自豪的說,「工人失業在祖國利益面前不算什麼,韓國是中國的敵人,我們必須反韓」。「當美日宣稱從中國撤企時,王小胖還專門為勝利喝了兩杯」。他「一直認為愛國就是把外國企業都趕出中國」,哪怕「這些外企每年為中國提供了幾百萬的工作崗位」。

如今,不僅是外企撤離,中國的外貿訂單也取消了80%以上。王小胖們所痛恨的「帝國主義」,終於「夾著尾巴」跑的無影無蹤了。工廠無工可開,王小胖也成了失業「後浪」中的一員。這樣的結局讓人感到心酸、悲哀。更無法抹殺的是,王小胖的悲劇正是由那個極端、扭曲的「 愛國(黨)教育」一力促成。

當這種建立在「恨」之上的、變異的愛國情感為大多數中國「前浪」、「後浪」們所擁有時,我們似乎更該追問:到底是誰在背後推波助瀾?誰才是扭曲愛國、灌輸仇恨的始作俑者?

在「愛國主義」教育下成長起來的中國人或許很難去主動思考這樣的問題。幾年前,龍應台在香港大學演講時,向場下坐著一半港人、一半陸人的觀眾問道,「你們的啟蒙歌曲是什麼?」隨即,在偌大的報告廳里響起的竟然是《我的祖國》這首大陸「紅歌」的合唱聲。還有一位大陸年輕人脫口而出,說他的啟蒙歌曲就是中共建政後拿來當國歌的《義勇軍進行曲》。

或許,很多人並未留意問題中的「啟蒙」二字。其意義在於,開始讓人形成認知,學會如何去了解、認識這個世界。我們看到,僅在聆聽一場演講的過程中,大陸人就能異口同聲的唱出用來歌頌中共的紅歌。如此怪誕的景象一下子就暴露出,讓中國人擺脫蒙昧、形成認知的,儘是那一首首強制其愛黨、愛國的紅歌。更令人感到驚悚的是,大家唱的是「愛」,可積壓在內心的卻是一點即燃、難以遏制的恨。正如龍應台所感受到的,「歌的溫柔力道強於刀劍」。

一首首綿里藏針的「紅歌」自1949年起,就啟矇著一代又一代中國人。在恨美國、恨西方、恨日本、恨台灣、恨普世價值這件事上,中國的「前浪」、「後浪」們真可謂是前赴後繼、青勝於藍。「前浪」做不到的,「後浪」把底線往下放放,就做的到了。「後浪」能迎頭趕上,離不開「前浪」的推波助瀾。

在「前浪」的引導下,在中共的教唆下,中國「後浪」們的「愛國」激情空前高漲。此時,「恨的主義」開始成為無數戰狼、小粉紅們的行動指南。他們任憑中共發號施令,叫囂著向世界宣戰。堪比刀槍、棍棒的「恨」瞬間就嚇跑了一直與中國保持著密切往來的海外賓客。整個國際社會在極度的憤怒與恐慌中,紛紛做出選擇,要與厲害國割席。中國人倒是痛快的罵了、恨了,最終卻讓自己被孤立在世界之外。

看著本國經濟走向崩潰、社會更加動蕩、分裂、西方再次對中國關上大門、海外啟動追責與索賠,此時的中國人是否已開始思考:如今的慘淡結局究竟拜誰所賜?自己的人生變得如此悲慘,又該向誰索賠?

要知道,誤信謊言者固然可悲,但製造謊言者才是真正的無恥、邪惡之徒。認清了撒謊者的真面目,才能避免再次上當、受騙。中國的「前浪」也好,「後浪」也罷,都是中共「流氓政權」的受害者。極權體制下,沒有哪一代人會比自己的前輩或後輩更幸運。中共能製造出一代人的悲慘人生,就會讓任何一代人都成為它的犧牲品。只有等到釀造苦難與悲劇的體制停擺了,中國人才能重獲新生。

責任編輯: 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