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存照 > 正文

謝顯寧:雷雷這個小丑

作者:
按理說,雷雷無論如何不該這麼不經打——畢竟是在CCTV(中央電視台)登台表演「拍西瓜,雀不飛」的「雷公太極掌門人」啊!這般人物,豈能夠被10秒秒殺,「滿面桃花」?再怎麼說,也該抵擋一陣,挨幾拳頭再倒地不起吧!

這個小丑本不足道,其惡名已被刻在恥辱柱。「小丑錄」上,想必雷雷二字也已記錄在案。

奈何宅家寡趣,今天又恰逢4月27日。想這小丑「出道」,不正是3年前的今天在成都「如願以償」的么?既如此,身為成都人,何不放鬆心情樂一樂!也許有人以為,雷雷「橫空出世」辱罵方方,無非是一個持有保健按摩上崗證的按摩師,為搏出名而「劍走偏鋒」的「聰明」之舉。

錯!

雷雷,本名魏雷,1975年生人,北京人氏,早年在什剎海體校學散打。畢業後,主要在健身房行走以謀生活。其拜師學太極的事發生在2008年。即如右上圖所示,是與他獲得保健按摩上崗證同一年發生的事情。而其正式拜師學太極,也是在咱們成都。

若循慣例,拜師學藝,3年出師。比如木匠,至今流傳3年學徒、5年半足、7年才能成師傅之說。但雷雷2008年拜師,2010年3月就學成開業,開始「團體授課」和「私人授課」,為師傳藝教太極了。此人如果就這樣不聲不響,「與時俱進」地自我速成,怕也沒人在意他那個「雷公太極掌門人」的成色。假博士多了去,誰關心你個按摩工,吃飽了撐的?然而他終究耐不住「瓦釜雷鳴」,拿捏准了65歲的方方老太好欺負,於是跳出來聲討、辱罵、喊打喊殺。公然威脅人家,「你保證別想全須全尾離開武漢

一個40多歲的習武壯漢,對一個60多歲的老太太發狠,難怪行內有人看不過去,稱其拳術看起來張牙舞爪,來勢洶洶,其實夠不上「太極拳」,叫「太極舞」更為準確。正應了「內行看門道」那句俗話。

扯遠了,回頭來說4月27日發生的「正事」。

話說3年前,即2017年的今天,四川成都科華中路2號亦禪道館。晚上,一場比武決鬥將在這裡舉行。19點正,比武雙方——「格鬥狂人」徐曉冬,「雷公太極掌門人」太極雷雷(真名魏雷)準時登場。

為了這場「切磋」能夠如期舉行,徐曉冬26號一到成都就給雷雷發了微信。比武當天一早,又再次發微信提醒。人們對這場比武是否能如期進行也莫衷一是。主持人為此打賭,還輸了100塊錢。

如今,這場比武的結果早已盡人皆知——從兩人入場到終場,總共費時23秒。其中,包括徐曉冬出手打趴雷雷到雷雷血流滿面,不到10秒——而按規定,這場比武時長為10分鐘——600秒!

事前,略知兩人實力者,對勝敗已然心中有數。然而誰也沒有料到,這個「雷公太極掌門人」會這麼不經打!俗話常用「只有招架之功、沒有還手之力」來說道實力不在一個數量級上的強弱雙方,但雷雷居然連招架之功都沒有!徐曉冬一出手,他只能節節敗退,眨眼功夫已被打趴在地。觀眾看見的,只有徐曉冬雨點般往下砸的拳頭。

按理說,雷雷無論如何不該這麼不經打——畢竟是在CCTV(中央電視台)登台表演「拍西瓜,雀不飛」的「雷公太極掌門人」啊!這般人物,豈能夠被10秒秒殺,「滿面桃花」?再怎麼說,也該抵擋一陣,挨幾拳頭再倒地不起吧!

但雷雷畢竟很雷,他解釋自己落敗的原因說,「我是術高莫用:若用內功,會要人命。」三天後,騰訊體育對他做了一次專訪,他更堅定地認為:「徐曉冬的拳根本沒有打到我,我是因為鞋不吃力滑倒的。」

這麼說,倒也在理。民間歷來也有「三打二勝」之說。下一次來了機會,雷雷只要穿上「吃力」的鞋,動用內功但手下留情,不要取了徐曉冬性命。只要扳回一局便能自證實力,圍觀者還有什麼好說的?

遺憾的是,這樣的機會來了,雷雷卻把它放棄了。不是放棄,是毀約——自食其言,閃身躲避。

人們不知道,今年1月6日,徐曉冬因拳迷見面會曾重返成都。事前,雷雷承諾要陪他吃飯,並向他敬酒。但令人再次遺憾的是,徐曉冬到成都後,雷雷卻躲了起來。徐曉冬們去他經常居住的寺廟和他訓練過的地方尋找,通通不見蹤影,發微信也不見迴音。

雷雷說敬酒,倒不是為了想扳回一局以自證實力,而是因為徐曉冬年前和日本人長島雄一郎的一場比武。雷雷估計,那場比武徐曉冬必敗無疑,於是放言:若是贏了,「有酒有肉,敬你三杯。日子你定!」

掌門不掌門暫且不說。好歹一個習武之人,如此信誓旦旦,臨頭鞋底抹油。內功呢?CCTV上展示的功夫呢?討伐方方的那股「豪氣」呢?縱然是小丑,也不至於猥瑣如斯,這麼無恥之極吧?難不成只會欺負一個有擔當敢發聲的方方老太太?

2020-04-27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民主中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