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存照 > 正文

鍾南山 造神翻車與人設崩塌的災難現場

《論語·述而》中有一句話——子不語怪力亂神。

孔子肯定不會想到他會被後世封建統治者封神封聖,藉以穩固江山。

中國人向來喜歡造神,劉邦起義要斬白蛇,只有把自己先列為神怪之流,才能讓無知的民眾跟著一個流氓造反。

太平天國起義要造神,甚至還借的「洋神」。

歷代皇帝更不用說,都自稱「天子」了,似乎比神更高級。

但讓人沒想到的是,造神運動竟然還在荼毒21世紀的中國人。

早在2003年的「非典」時期,鍾南山就已經封神,而今天更是披上了「國士無雙」的封號。

無論他說什麼,馬上都會成為中國不容置疑的真理。

但其實,鍾南山並不適合封神。

因為他過於熱衷夾帶私貨,有時甚至在啃人血饅頭

比如:

吸氫氣治癌症

CDT編者按:視頻無法下載

氫氣能治療癌症

視頻中鍾南山說了一句話令我很困惑(坐標4分47秒):

我要提提林信涌先生,他發展了一個世界上……首先發展了,從水通過一個特殊處理之後,把……從水裡頭提取氫氣,我們一定要珍惜這個發……這麼一個發明。

從水裡頭提取氫氣?電解水我也會啊!

百思不得其解的我還是查了一下林信涌的資料,還真找到了他這個「特殊的發明」。

就是初中級別的電解水,產生的氣體還是氫氧混合的,唯一的創新就是加了個循環散熱的功能。

這怎麼就成了一個「首先」而且「值得珍惜」的發明了?鍾南山院士真的了解過這個所謂的發明嗎?

至於這個林信涌是幹什麼的呢?

我找到了他的公司,就是視頻右上角打的水印,上海潓美醫療科技有限公司。

他們就是賣氫氣霧化機的

而且這家公司的招商條件寫的也是美容院、養老院等保健機構優先。似乎和正經的醫院沒有什麼關係。

至於這種氫氣霧化機的價格,市面上一般1-3萬一台不等

這分明就是告訴大家:我就是要收智商稅了,專門騙傻子的!

氫氣控癌還有一本書,也是鍾南山站台的:

氫氣對癌症有沒有效果呢?如果有的話,想必各大醫院早已經開始讓癌症患者吸氫了。

我查了各種資料,知網上沒有和氫氣癌症這兩個關鍵詞相關的文獻

百度學術倒是搜索到61個結果,我一條條翻過去,相關的只有4條,真正做了實驗的只有1個,還是某醫學院的研究生論文,實驗對象是老鼠。

國外的文獻也差不多,與「氫氣」、「癌症」相關的論文里,根本找不到有價值的研究。

大家也可以設想一下,如果氫氣真的能治療癌症,那各大醫院肯定已經讓患者吸氫氣了;

如果氫氣真的有那麼一丁點可能治療癌症,想必國內外各大醫療機構已經在爭先恐後的搶奪這個諾貝爾獎級別的醫學成果了。

但以上都沒有發生,所謂的氫氣控癌、氫分子保健,只是某些人編出來騙錢的噱頭。

更可怕的是,他們騙得還不是一般人,而是患了絕症走投無路的人。

那些癌症患者相信了鍾南山的權威,拿出最後一點積蓄甚至舉債買了鍾南山推薦的吸氫機,最後依舊只能在騙局中死不瞑目。

這個劇本,是不是很像當年的魏則西

氫氣治病早已經逐漸向市場伸出魔爪,僅微信公眾號就不計其數,其中每一家的權威背景,都是鍾南山。

在這次疫情中,鍾南山主推了兩種葯,連花清瘟和血必凈

現在熱度最高的當屬連花清瘟。

鍾南山在各種場合都不停的推薦連花清瘟,但其拿出的數據又非常值得懷疑。

目前關於連花清瘟和新冠肺炎最「權威」的文獻其實也是鍾南山團隊寫的。

https://www.sciencedirect.com/science/article/pii/S104366182030743X

(可複製到瀏覽器打開)

但問題是這篇文獻本身根本無法說明連花清瘟能治療新型冠狀肺炎

因為鍾南山團隊僅僅只做了體外實驗

體外試驗和真實臨床效果完全是兩碼事

雙黃連開始我們就在說,體外能抗病毒的東西數不勝數,其中效果最好的是手槍。

而且連花清瘟的體外抗病毒效果也非常非常一般

連花清瘟的半數致死量約為1000ug/ml,實驗中連花清瘟對病毒的半數抑制濃度卻要高達411ug/mL。

瑞德西韋的半數致死量是98uM,同時瑞德西韋對病毒的半數抑制濃度僅為0.65uM。

這是什麼概念呢?就算是體外環境中,讓連花清瘟抗病毒都需要使用接近半數致死量一半的濃度。按這個量吃進去,絕對會有不少患者先被連花清瘟毒死

甚至這麼高的濃度,還很有可能是藥物先破壞了正常的細胞代謝,病毒難以繁殖。藥物本身無法抑制病毒的可能性更大。

瑞德西韋則只需要半數致死量千分之6的濃度,就能表現出和連花清瘟同樣的抗病毒效果。雖然瑞德西韋也不一定有效,但按這個濃度服藥,至少不會毒死人。

另外很多人忽視了411ug/mL是什麼概念。

411ug/mL=0.411毫克/毫升=0.411克/升

用一種非常不專業的角度舉例。

一個70公斤的人,體內約含有50升的水。

讓這50升水達到連花清瘟能抑制病毒的濃度,大概需要吃20克。

我找到了一種規格的連花清瘟膠囊,每盒36粒,每粒0.35

以這種規格來說,大概一次吃1.6盒(約57粒)就夠抑制病毒

當然,我也說了是非常不專業的舉例。

實際藥物吸收中會有不少損耗,代謝也會損耗一部分,再加上人體還有固體物質。

吃多少才能讓血液中達到這個濃度很難估算。

不過一次吃57粒還真有可能不夠。

連花清瘟的臨床作用還是在於對症治療,也就是緩解發燒、咳嗽

那麼問題來了,敷冰塊也能緩解發燒,冰塊也能治療新冠肺炎嗎?

有趣的是,文章最後還有這麼一句話:

聲明沒有利益關係,但鍾南山是有利益關係的。

生產連花清瘟的企業是以嶺葯業,創始人吳以嶺

2019年9月份被報道在廣州吳以嶺和鍾南山院士成立了「南山以嶺肺絡聯合研究中心」。

以嶺葯業也藉著鍾南山和連花清瘟上天了。

4月份以嶺葯業的股價曾出現連續四個交易日漲停,總市值創下456.2億元的新高。另外以嶺葯業還出現了多位高管減持套現的詭異現象。

深交所數據顯示:

吳以紅減持744萬股,套現1.46億元;

吳以嶺的另一位親屬吳以成,減持9.3萬股,套現186萬元;

高管王蔚的配偶任躍民減持11.66萬股,套現227萬元;

高管高秀強減持19.31萬股,套現329萬元

鍾南山力挺的另一種葯是血必凈,這是一種中成藥注射液。就是那種把中藥打進血管,前不久我們還在口誅筆伐的那種東西。

鍾南山和血必凈同樣有利益關係。血必凈的生產廠家是天津紅日葯業,法定代表人姚小青。而天津紅日葯業投資了一家天津紅日健達康醫藥科技有限公司,法人、董事在孫長海和姚小青之間反覆橫跳。

鍾南山就是天津紅日健達康醫藥科技有限公司的董事

關於鍾南山,最「感人」的莫過於1月坐高鐵奔赴武漢的那張照片。

鍾南山去武漢做什麼呢?

18號晚上,鍾南山坐高鐵奔赴武漢;

21號,鍾南山親自挂帥,擔任「血必凈研究負責人」;

25號,鍾南山再次主持召開專家組會議,要求加速保證進度;

27號,血必凈中藥注射液被順利寫入國務院頒發的《新型肺炎診療方案》,並被中西醫權威專家論證「推薦治療危重病人」;

你沒看錯,就是去推廣他家的中藥注射液——血必凈。

值得一提的是,在鍾南山的不懈努力下,紅日葯業也成功漲停。

曾經屏幕前被感動的一塌糊塗的你我他,在某些人眼中,只不過是嗷嗷待割的韭菜

諸位現在是不是想買以嶺和紅日葯業的股票嗎?

可能來不及了,第一茬韭菜已經被割過去了,現在他們想推廣到國外割外國人的韭菜,但很明顯受到了巨大的阻力。

且不說連花清瘟沒用,就算有,它也不可能走向世界。

畢竟連花清瘟裡面包含致癌物馬兜鈴酸系的魚腥草、含劇毒氰化物的苦杏仁、有多種副作用的甘草,最後的副作用卻只寫了一個尚不明確

另外把血必凈這種把成分不明的物體打進血管的行為,目前也只有中國允許。

股市有風險,散戶皆韭菜。

要想防肺炎,還得多吃肉。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知識的尾巴微信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