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存照 > 正文

魏京生:扭曲的新文化運動 毛共是一幫深思熟慮的騙子

—五四運動的經驗教訓(之二)

作者:
在被扭曲的新文化運動引導下,青年們還是很容易接受共產主義大忽悠。那個時代思想和制度改革的鼓吹者們,大多是學習日本的時髦。重要的革命領袖們,也大多是留學日本的學生、學者。從日本引進的脫亞入歐派別中,最極端的全盤西化派成了五四運動期間最重要的思想潮流之一。

上一篇《五四運動的經驗教訓》發出之後,在推特上看到不少誠懇的評論。有些評論給我的感覺,所使用的資料還是從共產黨的歷史教育中得來的。毛澤東從延安時期就很重視編造歷史來控制人們的思考,這恰恰就是從五四運動得到的啟發。而這種編造歷史的工作,也是從五四運動,或者說從新文化運動開始的。順便解釋一下:這場學習西方的潮流有很多種說法,現代約定俗成的說法是從洋務運動到五四運動,包括新文化運動。

洋務運動主要是學習西方的科學技術,以富國強兵為目標。可是一個世界首富,花錢在短時間就可以買來一個太平洋上最強大的海軍,仍然敗在小國弱兵的日本手下,這激發了學習西方思想和制度的熱情。這就是五四運動,或者說新文化運動的醞釀期。

科學有比較硬性的概念和指標,學習起來不太容易走樣。這場學習科學的運動一直持續到現在,很少出現偏差和逆流。科學的實用性是任何制度都需要的,從最專制到最自由的制度,都需要科學技術來維持生產和生活。而思想和制度就比較模糊了,沒有所謂硬性的指標,除非造成了後果,也沒有什麼確鑿的證據分別它們的好壞。

還有一個偶然的原因,就是學習思想和制度最積極也最龐大的一批留學生,是從教室到宿舍的書生,並不了解社會。他們只從書本上獲取思想和制度,理解難免偏頗,而且傾向於最感興趣的都比較時髦,較大程度偏離了本質。這在留學生建立民主的第三世界各國中是個普遍現象。記得在台灣電視里看著馬英九派警察營救樹上的家貓,就是這種趕時髦的代表作。

那個時代思想和制度改革的鼓吹者們,大多是學習日本的時髦。重要的革命領袖們,也大多是留學日本的學生、學者。從日本引進的脫亞入歐派別中,最極端的全盤西化派成了五四運動期間最重要的思想潮流之一。如毛澤東所說的:一張白紙可以畫最美的圖畫。這是這個時期中國公共知識分子們的普遍認知。

為了印證他們從西方抄書得來的理論,甚至給中國編造了一個所謂的封建社會,至今引導著中國知識界的思維模式。而抄書革命的一大特點,就是不看社會現實,不知道各國制度的所以然,只從書面描述來選擇革命的方向。於是說得天花亂墜的共產主義,就成為那個時代激進革命青年們的首選。

五四」火燒趙家樓。圖為趙家樓遺址。

「五四」火燒趙家樓,是那個年代激進青年的代表作,也是整個學習西方運動的轉折點。徹底砸爛中國文化,徹底引進西方文化成為那之後人們思考的主流。中國的文化大革命從名稱到行動,都是那個時代思想和行為的延續和擴張。可以說,狹義的五四運動,就是中國學習西方走向歧途的開始。

最主要的兩派,是模仿歐美派和模仿蘇聯派。這兩派在蘇聯支持的廣州政府和黃埔軍校里,得到了極大的發展和平衡。斯大林的評價其實不錯:在中國這個兩千多年市場經濟的國家裡,共產主義革命的基礎十分薄弱。在北伐戰爭以及之後的競爭里,親蘇派明顯得不到廣大人民的支持,很快敗下陣來。如果沒有花花公子張學良的幫助,幾乎被消滅殆盡。

但是在被扭曲的新文化運動引導下,青年們還是很容易接受共產主義大忽悠。這也是為什麼毛澤東在延安時期,就很重視編造歷史的原因。思想是引導社會行動的根本,歷史是人們思考問題的素材,編造歷史或者曲解歷史,是誤導整個社會的最有效手段。說毛澤東和共產黨是一幫深思熟慮的騙子,應該是實至名歸。但他們又是被誰騙了呢?這才是那個時代的主要經驗教訓。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責任編輯: 趙亮軒   來源:RFA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