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言論 > 正文

張國慶:全盤皆失!金燦榮的致命軟肋在這!

—金燦榮對美國所有預判全部落空

智者千慮,必有一失,這都可以理解,但智者千慮,全盤皆失,那就是專業淺薄的問題;若專業淺薄還要主動去謬導公眾,那一定就是品德問題了。 蓋因如此,策略正確攸關決策者們的戰略布局,至於立場問題乃至政治正確,智庫學者為了最高的目的,都不能理所當然地「捧哏」,進而喪失當有的職業操守。 這恰恰正是金燦榮的致命軟肋!

美國時間1月15日,中美貿易第一階段協議在華盛頓簽署,從目前透露的信息來看,中國在智慧財產權保護和金融開放方面,都會有全新的承諾,而且未來兩年,還將增購總價值約2000億美元的美國商品。而美國對華已加征的價值約3700億美元的商品關稅,可能要等到本年度美國總統大選之後再行定奪減免。

美國財政部將中國從匯率操縱國的黑名單中移除,貨幣戰得以止息,參加簽字儀式的央行行長易綱終於鬆了口氣。中國最「權威」的英文報紙《中國日報》對此評論說,中美同意簽訂第一階段貿易協議,體現了「求同精神」云云。

先易後難,雖然後面還有兩階段更為艱難的談判,但基本可以肯定,中美經濟在經歷這輪貿易強震引發的巨大衝擊波後,世界上最為活躍的兩大商業板塊,市場應力暫時歸於平衡。

中美貿易戰,從謀略講,是美國智庫與中(共)國智庫的對局;從高處講,是國家資本主義與自由資本主義的環球論劍。老實說,中國智庫的高參們此前的表現乏善可陳,大處缺宏觀,高處無前瞻,尤其是智叟金燦榮先生,對美國所有的預判幾乎全部落空。

金燦榮先生到底說了些什麼又做了些什麼呢?作為中國人民大學對外戰略研究中心副主任和美國問題資深專家,金燦榮先生應該非常懂美國,懂美國政治。但說起我的國,金燦榮依然是「厲害了」的民間愛國主義者們喜形於色的義和情懷,這種源於低端的先見之明,顯然轄制了他作為智庫學者當有的信實和睿智的作為。

我們不妨鉤沉回望,中美貿易戰風雲乍起之初,金燦榮就以美國通捨我其誰的中式古老權詐,使出了一套極其弔詭的「辟鞋劍法」。他先是牛逼哄哄地吹噓,他已啟用國際資源,投其所好地搞定了川普的女兒伊萬卡,似乎美國總統已玩於他掌股之上,中國不戰而屈人之兵指日可待。正當他游弋於銀河夢幻之際,川普卻先牌制人,而且出手就是王炸。

不按套路出牌,川普讓金燦榮南柯夢醒。金燦榮後來找了個理直氣壯的理由道歉,他說我承認自己無能,沒有看懂川普,關鍵是美國人民也沒看懂這哥們啊!

笑話,這是典型的金氏理論,甚至連基本的邏輯修為都不顧了,你金燦榮沒有看懂川普的真正原因,其實是沒有看懂劇變中的美國政治;而美國人民用選票把川普捧上總統寶座的那一刻,就已經表明了帝國國民對這位大嘴老哥文武韜略的認同,不是嗎?

所謂吃一塹長一智,但「羽扇綸巾」的金燦榮連這樣的中國智慧都已喪失殆盡。隨後中美貿易戰狼煙四起,靈光閃現的金燦榮,像當年義和團那樣念念有詞,氣沖腦門那一刻,放出了克敵制勝的絕命大招——他稱自己對中美貿易戰作過推演,中國一定會贏,錦囊妙計有三:一是停止向美出口稀土,餓死美國高科企業;二是出售中國持有的2萬億美國國債,徹底攪亂美國金融市場;三是對在華美企敲山震虎,甚至不惜動用國家暴力,驅逐其利益,關閉其市場。

2019年春夏時節,迫切渴望在中美大戲中「不鳴則罷,一鳴驚人」的金燦榮,又在一次公眾演講中扮先知發預言,他樂觀推斷川普必將在11月前服軟。依據極其簡單,美國人離不開中國造,只要提高關稅,就會大大增加美國家庭的負擔,美國體制使然,只要人民上街一鬧,政府就會低頭求饒,改玄更張。

事實上,中國造大多是來料加工貿易,處於產業鏈的中低端,雖然關稅提升的確會影響美國部份家庭的支出,但全球化分工的今天,美國也可以從世界其它國家採購相關商品,緩解因中美貿易戰帶來的供需改變。僅以越南為例,過去一年,美國在越南的商品採購額就增加了近30%,有人說,越南造正在代替中國造,成為美國市場的寵兒。

金燦榮卻對新一輪世界經濟大循環視而不見,他固執認為,中國製造業比美國和日本的總和還大,總有一天,地球上一定會出現這樣的情況:整個美國工業總產值可能只相當於廣東省,整個日本恐怕還趕不上浙江。那時地球上只會有兩個國家,一個叫中國,一個叫外國。噫吁嚱,危乎高哉。金燦榮先生,這就是你的強國之策嗎?汪洋先生曾將中美關係比作夫妻,中國人歷來勸和不勸散,作為中國頂級智庫的智叟,你有責任「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為往聖繼絕學,為萬世開太平」,但這種類似於民間亂劈柴式的下三濫手段,卻只會將中國拖入滑地,將火盆烤到國民的頭上,哪裡還有半點智庫學者挽狂瀾於既倒的真本事呢?

從這個人文觀察窗口瞭望,金燦榮倒也有一種無人匹敵的「真功夫」,那就是在專家與政委之間,身份切換自如,語不驚人死不休。但智庫學者存在的價值,乃是要「斷浮虛之飾詞,收實用之良策」。只持立場,不重確據的金燦榮,常識上莫棱兩可,策略上抓拿不定,也就不奇怪了。

智庫學者這種妄自尊大的「狂人日記」,的確令我輩汗顏。雖然中國製造業取得了斐然的成績,但我們是以犧牲環境和資源為代價的,並且主要依靠低廉的密集型勞動力,在來料加工中「推成豆腐賣成錢」。唯有騰籠換鳥,以科技為先導,適時進行產業結構升級,才有可能持續發展。

而我們的國運恰巧卡在這裡。

經濟學的基本常識是:資本的快速成長,來源於產業附加值;資本的快速積累,來源於對成功產品的複製。當今世界,產業分工依然沒有任何改變,美日依然全球基礎科學的研發中心,並處在原創科技的巔峰,正如科技日報總編劉亞東所言,你的國並沒有那麼厲害,他時時受制於人,許多時候都會被別人卡脖子。

這輪為時兩年的中美貿易戰,也清晰地顯明了這點。

大凡智庫專家,必須要有密集型的智力和資力,老實說,金燦榮兩者都不缺,非但不缺,論及金燦榮的高調,還稱得上是中國智庫學者中分貝最高的金嗓子「猴寶」。但我們要說的是,智庫學者,策略正確是唯一價值。智者千慮,必有一失,這都可以理解,但智者千慮,全盤皆失,那就是專業淺薄的問題;若專業淺薄還要主動去謬導公眾,那一定就是品德問題了。

蓋因如此,策略正確攸關決策者們的戰略布局,至於立場問題乃至政治正確,智庫學者為了最高的目的,都不能理所當然地「捧哏」,進而喪失當有的職業操守。

這恰恰正是金燦榮的致命軟肋!

責任編輯: 秦瑞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0516/1452095.html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