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大陸 > 正文

慘!她穿翼裝從高空跳下 結果降落傘未打開

據張家界天門山景區官方微博18日通報,12日,參與紀錄片拍攝的翼裝飛行員,北京某高校大四女生小劉在飛行過程中因偏離計劃路線失聯。

據張家界天門山景區官方微博18日通報,12日,參與紀錄片拍攝的翼裝飛行員,北京某高校大四女生小劉在飛行過程中因偏離計劃路線失聯。

5月18日上午,搜救隊伍在搜尋過程中接到當地村民報告,在天門山玉壺峰北側下方無人區一處密林內,發現疑似失聯者。經過現場核實,確定為5月12日上午失聯的女翼裝飛行員,已無生命體徵,失聯者降落傘未打開

女大學生翼裝飛行中失聯,未攜帶手機、GPS等設備

16日,張家界天門山景區官方微博發布通報稱,5月12日,北京某文化傳媒公司在張家界天門山景區取景拍攝極限運動短紀錄片,當日上午11點19分,參與拍攝的兩名翼裝飛行員從飛行高度約2500米的直升機上起跳,進行高空翼裝飛行,其中一名女翼裝飛行員在飛行過程中因偏離計劃路線導致失聯。

隨即,攝製組和天門山景區調動了兩架直升機和多架無人機進行地毯式搜尋,但因為失聯者未攜帶手機、GPS等設備,加上近幾日持續降雨,山內雲霧大,能見度低,地形險峻複雜,此前尚未搜尋到失聯對象。

經核實,這名失聯的翼裝飛行員是北京某高校的大四學生。這次參與搜救的有張家界當地政府組織的救援隊、消防隊伍,以及由藍天救援隊派出的專業團隊,開展聯合搜救。同時,節目攝製組、景區、當地熟悉地形的群眾也參與到搜救中。

據新京報報導,小劉的朋友、圈內人秦峰告訴記者,蔣全和參與拍攝的攝影師發現,在飛行過程中,小劉遇到雲層遮蔽了視線,之後偏離了計劃航線,離開拍攝範圍後,小劉失去行蹤,無法確定她是否打開了降落傘,降落在何處。

噩耗!失聯女大學生已身亡

18日晚間,張家界天門山5A景區發布事件搜救結果通報:

5月18日上午,搜救隊伍在搜尋過程中接到當地村民報告,在天門山玉壺峰北側下方無人區一處密林內,發現疑似失聯者。得知情況後,搜救隊伍立即趕赴現場,經過現場核實,確定為5月12日上午失聯的女翼裝飛行員,已無生命體徵,失聯者降落傘未打開。遺體發現地點海拔高度約900米,距離其在空中直升機上起跳的位置直線距離約2000米,相對落差約1600米。自5月12日上午該名女翼裝飛行員失聯以來,張家界市高度重視,相關部門第一時間抵達現場,迅速啟動應急搜救,組織消防隊、張家界藍天救援隊、多支趕來支援的外地專業救援隊、有關單位工作人員以及熟悉地形的當地村民組成聯合搜救隊伍,通過直升機、無人機、熱成像等專業設備持續進行空中觀察,多組人員劃分區域分工進行大面積地面搜尋。因無法準確定位搜尋目標,搜尋區域地形險峻複雜、植被茂密,期間時有雨霧天氣等多種因素導致搜尋搜救過程極其艱難。目前,搜尋搜救工作結束,相關善後正在有序進行。

翼裝飛行有多危險?失聯女生經驗豐富,為何會出意外?

翼裝飛行,尤其是低空翼裝飛行是一種危險性和難度極大的運動。翼裝飛行,確切地說是無動力翼裝飛行,又叫近距離天際滑翔或者「飛鼠裝滑翔」運動。

顧名思義,運動員穿著外觀像飛鼠一樣的、擁有雙翼的飛行服裝和降落傘設備,從飛機、熱氣球,甚至是大橋頂、高樓頂等高處一躍而下,運用肢體動作來掌控滑翔方向,進行無動力空中飛行的運動,前進速度可達每小時兩百多公里。等飛行高度低至安全極限時,運動員將打開降落傘平穩著落。

失聯女生小劉的朋友告訴媒體,小劉有豐富的高空翼裝飛行經驗,他們對於這次失聯非常驚訝。小劉的朋友說:「大家都是民間跳傘愛好者,她現在還是大學生,她做的這個是一個商業活動、一個節目拍攝,她在圈內已經是『大神級』的了,技術很好,這次失誤也不知道她是什麼情況。」據媒體報導,根據美國降落傘協會劃分的等級,「小劉持證等級達到C級,她實際的能力已達到了D級,等於是考教練的水平。」

此番這位女翼裝飛行員失蹤的張家界天門山,一直是翼裝飛行者樂此不疲的聖地。曾多次在天門山參與低空飛翼活動的滑翔傘教練盛廣強告訴記者,飛翼運動分為高空飛翼和低空飛翼兩種,高空飛翼是指人在背著一個主傘和一個備用傘的情況下,從4000米左右高度跳下,相對安全;低空翼裝是人只背一頂降落傘,沒有備用傘,從建築物或者其他地方,比如高度150米以上的懸崖上,或者幾百米的直升飛機上跳下來。「高空翼裝必須在1000米左右的時候打開,它有一個強制傘機制,而低空翼裝,只要跳傘者自己不打開,就沒有其他辦法打開降落傘,所以低空翼裝風險性是比較高的。」

盛廣強表示,全國用低空翼裝成功跳過天門山的,包括他在內不超過4人,他不會選擇從2000多米且下方有山體的情況下使用高空翼裝設備,因為「高空翼裝必須在相對於地面2000米以上、空曠的地方去進行訓練,不可以在一個底下有山、有障礙物的地方跳,因為你已經在2000米以上了,如果底下有個1500米的山,那麼相對高度只有500米,這就不屬於高空了,而完全是低空了。你用高空翼裝玩低空翼裝的項目,風險係數會增加很多。此外,高空翼裝打開傘的時間與低空翼裝不同,因為備用傘是不一樣的,它的時間需要很久,而低空翼裝就要快速開傘。」

盛廣強說,他沒看過小劉的飛行視頻,但「畢竟底下有很多山體,對地形不熟悉,還是可能存在危險。如果風大的話,在諸多山體之間還可能形成漩渦,也會造成飛行的不穩定,帶來意外。」

天門山舉辦過很多大型比賽,也有國內外職業選手來這裡安排訓練,不過2013年匈牙利翼裝飛行冠軍維克多·科瓦茨就在這裡舉行的第二屆世界翼裝飛行世錦賽試飛中不幸墜落遇難,2017年加拿大運動員格雷厄姆·迪金森在獨自訓練中同樣意外墜落喪生……

翼裝飛行的過程中,運動員會受到很多因素的干擾,天氣和地理環境的影響、操作的失誤、降落點的偏差……這一切都有可能給飛行員帶來可怕的生命威脅。除了擁有豐富經驗的職業運動員外,必須承認,很多翼裝飛行的實踐者並沒有經過嚴格的培訓、拿到相關的資格認證(在歐美或者翼裝飛行資格和拿駕照類似,需要經過擁有資質的培訓中心培訓),他們被稱為「野飛者」,也正因為「野飛者」數量眾多,無法被嚴格管理,很大程度提高了翼裝飛行的死亡率,畢竟這項運動面臨著太多複雜的情況。

責任編輯: 寧成月  來源:新浪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0519/145316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