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存照 > 正文

鍾原:5月上旬中共隱瞞疫情 真相國際大曝光

作者:

周五(4月24日),美國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表示,除了向中共追責外,更重要的是追查中共病毒起源,這樣才能挽救生命。圖為蓬佩奧。(Samira Bouaou/大紀元)

一場瘟疫浩劫,讓武漢人、湖北人、中國人遭難,也讓全世界遭難。中共隱瞞疫情,致使多少生靈塗炭!越來越多的人看清了事實。中共還在繼續隱瞞,但更多的事實不斷公開,媒體、各國機構、勇敢的爆料人,正在揭示這場史無前例的人禍。這裡僅整理記錄了部分已知的真相,並將繼續補充新的真相,要把這慘烈的真相,傳遞給每一個人,傳遞給子孫後代。

本篇記錄的是2020年5月上旬的部分事實,更多的真相仍然有待揭示。

5月上旬趨勢(5月1日-5日)

2020年5月1日至5月5日,中共隱瞞疫情真相在國際上大曝光,各國強烈追責,中共繼續抵賴。

中共繼續隱瞞各地疫情,並用「無癥狀感染者」的名義搪塞,多地繼續封閉,民眾不相信中共的數字。

中共肺炎武漢肺炎)死者家屬自發聯絡、追責,遭中共嚴厲打壓、噤聲。

5月1日

5月1日,世界衛生組織 WHO駐中國的代表高力(Dr. Gauden Galea)接受英國「天空新聞」(Sky News)採訪,他透露了關於中國疫情的一些關鍵信息,為世界各國調查、追責中共和世界衛生組織提供了新證據,他堪稱世衛組織內部的第一個吹哨人。高力透露的關鍵信息包括:

1.世衛組織成員認為,病毒源頭就在武漢。

2.世衛組織多次提出病毒起源調查,包括調查武漢病毒研究所和武漢市疾病預防控制中心,以及獲得這兩個實驗室的日誌,但被中共拒絕,卻沒任何正當的理由。

3.從1月3日至16日,武漢官員沒有報告新的病例,確診人數一直停留在之前報告的41例。在高力看來,這是不可能的,很明顯在那個期間,確診病例會有增長。是不是有更多的病例?中共將必須回答。

4.在病毒爆發的早期階段,世衛組織只知道中共向他們報告的事情。

哈爾濱的一名青年4月30日中午向大紀元披露,自己女友住在黑龍江哈爾濱的百悅新城,「跟我女朋友一個單元的有一個病人,確診感染了,現在送往醫院了。(小區)要隔離14天,還要再追加14天」。但中共官方29日數據,全國新增病例為零。哈爾濱一市民向大紀元介紹,她居住的小區因為發現有確診的病例被圍上了鐵網,「我朋友家小區聽說疫情比較重,管控非常嚴,進小區不但掃碼,還要出入證、身份證,還在手機特製一個藍色標誌才讓進。如果不是本小區絕不準進,把門的老太太說,就是子女去看老人也不準進,要不怎會有餓死的老人呢。」

4月30日,江西九江理想家園物業服務中心張貼通告稱,「隔壁國豪山景城18棟全家父女出現高度疑似新型肺炎患者,目前疾控中心把人已帶走,18棟現在只進不出,我們小區與隔壁只有幾步之遙,望各位業主盡量少出門……」,但4月29日官方疫情通報中,沒提到發現疑似病例。

4月30日官方通知稱上海出現三例疑似病例。上海一名白領李小姐接受大紀元記者採訪時表示,在全世界疫情仍然很嚴重的情況下,中共官方公布的這樣數據,我們都不會相信。她介紹,現在上海醫院看普通病一般都要網上預約,每天限制一定的人數。她說,自己所居住的小區,卡點至今沒撤,進入小區還是要通行證,有時還要量體溫。快遞還是不能進小區,要我們自己去拿。上海接近交通樞紐的小區如虹橋區,有高鐵、火車站、飛機場,管控異常嚴格。現在很多人還是不會出遠門,她以離上海比較近的蘇州為例說,那裡原來住宿是800至1000元一晚的酒店,「五一」期間六百多元就可以訂到,大家還是受疫情的影響,都沒有人相信政府所說的數據,還有那麼多無癥狀的病患,這是很可怕的事情。

5月2日

5月2日,澳洲《每日電訊報》(The Daily Telegraph)取得了美國、加拿大、英國、澳大利亞和紐西蘭情報機構所組成的「五眼聯盟」編製的報告。這份長達15頁的研究報告指出,中共對疫情的保密,相當於「對國際透明度的侵犯」。報告指出,中共在面對疫情時,發生幾項過失,包括:嚴重否認疾病人傳人,讓大聲疾呼的醫生和科學家封口或「消失」,破壞實驗室病毒證據,未經採樣與調查就消毒武漢海鮮市場,拒絕向從事疫苗工作的國際科學家提供活體樣品等。最終讓疫情擴散,危及全世界其他國家,釀成這場世紀瘟疫。

該報告整理出中共隱瞞疫情的時間線:

從12月31日開始,亦即「李文亮吹哨」的隔日,中共即在搜索引擎上對該病毒的信息進行審查,刪除了包括「SARS變異」、「武漢海鮮市場」和「武漢不明肺炎」等關鍵字的信息。據加拿大多倫多大學公民實驗室的調查,在疫情爆發後,12月31日中國網上就有高達45個相關禁詞,到了2月中,禁片語合更高達516個。

1月1日,未經任何病毒來源調查,沒有確定傳染途徑、感染人數,武漢海鮮市場立即被關閉消毒,同時,湖北省衛健委要求銷毀病例樣本。對公開病毒消息的8個人,武漢警方快速傳喚並查處,並呼籲「所有公民不要捏造謠言,不散布謠言,不相信謠言」,以控制疫情消息的傳播。

1月3日,中國衛健委即命令將病毒樣本,移至指定的檢測機構或銷毀,同時執行與該病有關的「封口令」。

1月5日,武漢市衛健委停止發布新病例的更新,持續到1月18日。

1月10日,到武漢視察的國家衛健委專家組成員王廣發,接受央視採訪時說,疫情「可防可控」、「大部分患者屬於輕到中度」、「沒有出現醫護人員感染情況」。

1月12日,上海張永貞教授帶領的團隊,11日甫公開全球第一個中共病毒基因組序列,第二天實驗室即以「整改」為由,突遭關閉。

1月24日,北京當局阻止武漢病毒研究所與得克薩斯大學共享分離病毒株的樣品。

根據中國官媒報導,1月25日中共官方將「疫情、輿情、心理」列為三大戰場。當天,微信安全中心跟著發布《關於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相關謠言專項治理的公告》,威脅違規者可判最高7年的有期徒刑。

報告中寫到,「儘管有證據顯示,從12月初開始病毒就在人與人之間的傳播,但中共當局一直否認直至1月20日」,「世界衛生組織也這樣做。然而,台灣官員早在12月31日就提出了警訊,香港專家也在1月4日對此表示了關注」。目前,世衛組織的官方 Twitter賬戶上,仍有一則1月14日的推文,寫著:「中共當局進行的初步調查發現,沒有清晰的證據證明中國武漢發現的新冠肺炎,可在人與人之間傳播。」

報告也指出,中共對國際社會多次施壓。努力洗刷其疫情源頭的形象,並希望成為疫情的解方。報告批評了中共對旅行禁令的虛偽態度。指出在2月份,中共一面對國內實施極嚴厲的封鎖和隔離措施,一面卻在整個2月里,「施壓美國、義大利印度、澳大利亞、東南亞鄰國和其他國家,不要通過旅行限制來保護自己」。抗議各國不依照世衛組織的官方建議,是「過度防疫」。

該報告還指出。「數百萬武漢人在武漢市疫情爆發後和1月23日封鎖前離開了武漢」。世衛組織在此事上的態度與中共一唱一和。儘管疫情持續爆發,世衛遲至1月30日,才宣布疫情構成國際公共衛生緊急事件,但仍不建議採取任何旅行或貿易限制措施。中共也多次施壓各國,要求其正面評價中國的抗疫模式,或是放棄對病毒進行獨立調查。

報告中說,「當歐盟外交官準備關於疫情大流行的報告時,中國(中共)促成布魯塞爾就其虛假信息表示支持」。根據德媒報導,中共的外交官曾試圖遊說德國官員,請他們公開讚揚中國的防疫措施。不過,德國外交部已在3月建議政府各部會,不要配合中共的要求,「由於澳大利亞呼籲對該病毒進行獨立調查,中共威脅要中斷與澳大利亞的貿易。中共同樣對美國要求透明的要求做出了強烈反應。」

同日,大紀元報導,加拿大《環球新聞》在4月30日刊登的一篇調查報導稱,今年1月中旬,中共政府駐加拿大及世界各地的使領館低調地發出緊急通知:大量進口個人防護品。按中共海關總署3月7日公布的數據,在1月24日至2月29日,全國海關共驗放疫情防控物資24.6億件,其中包括口罩20.2億個,防護服2,538萬件。《環球新聞》的文章稱,中共悄悄展開的這場國家級收購行動,動用了他們在全球能控制的華人,通過其在溫哥華、多倫多、蒙特利爾及世界各地領事館運作的統戰系統,中共敦促數百萬「海外華人」大量購買N95口罩並運回中國。加拿大於2月初共向中國捐贈總計16噸的防護服、面罩、口罩、護目鏡和手套等個人醫療防護物品(PPE)。但加拿大疫情爆發後,中共不僅乘人之危漫天要價,還大量輸送假冒偽劣產品。加拿大Thinkpol網站報導,加拿大從中國進口防疫物資,中國廠家要價是疫情爆發前的5倍。

5月3日

5月3日,美國總統川普參加福克斯新聞(Fox News)舉辦的公眾對話會(town hall),他說,「我認為它們(中共)犯了一個可怕的錯誤,還不想承認這一點(admit it)」,「我的意見是它們(中共)犯了一個錯誤。它們試圖掩蓋,試圖將其壓下去。這就像一場大火」,「你知道,這真的就像撲滅大火。它們無法滅火」。川普還說,「在(疫情)早期,我們想進去(中國武漢調查),它們(中共)不讓我們進去」,「別忘了,中國(中共)試圖將(疫情大流行)歸咎於我們的一些士兵,而且不僅僅如此」,「你可以從武漢搭機出行,去世界不同的地方,但不允許去北京或中國其它地方」,「這說明什麼,說明它們(中共)知道它們出了問題」。他還說,「世界衛生組織是一場災難」,「(世衛組織)比我們以前的所有領導人都更具政治性」,「世衛組織做了什麼,他們錯過了每一個決定。」

同日,加拿大國會向世界衛生組織的高級顧問布魯斯·艾爾沃德(Bruce Aylward)發出了傳票,強制要求他到國會作證。這在加拿大比較少見,立即引起了媒體的關注。艾爾沃德於2月16日至24日,帶領世衛專家赴中國調查,任調查組組長。調查結束後,2月24日,艾沃德在北京回答記者提問時,說了一句令所有人都震驚的話,「我沒有去過武漢醫院任何『臟區』(Dirty Area)」,引發外界一片嘩然。艾爾沃德回到世界衛生組織總部日內瓦,又召開了記者會,再度讚揚中共,還稱各國應借鑒。世衛組織的網站上說,調查報告中的調查結果,是根據實地訪問期間收集的信息和數據,並經相關各方同意後得出的。也就是說,調查報告的內容,都經過了中共的全面審查,才被允許公布。全球疫情爆發後,加拿大也未能倖免。截止5月3日,加拿大確診57,148人,死亡3606人。艾爾沃德是加拿大人,4月份,加拿大國會曾兩次安排聽證會,都邀請了艾爾沃德參加,結果他兩次答應,又兩次爽約。不得已,加拿大國會向艾爾沃德發出傳票,強制要求他到國會作證。據加拿大環球郵報(National Post)報導,國會議員馬特·耶內魯(Matt Jeneroux)說,「加拿大對危機的反應是由世界衛生組織的建議推動的,這使得國會能夠向艾爾沃德提問非常重要。」

5月4日

5月4日,大紀元採訪黑龍江佳木斯的張女士,她說「當地官方以所謂為了防控疫情為由,在原來劃定的封閉範圍內,再以每棟樓為單位各自隔離起來進一步封閉管理,施工人員正在修建隔離樓區的封閉牆。有的地方壘好的牆上已抹上了水泥,有的地方已備好料」,「當地居民對官方的做法很是憤憤不平,認為這是不顧百姓死活,這樣整個小區的防火通道就都被堵死了,給防火帶來隱患。並認為這也是為了弄到百姓的錢在整事」,「另外佳木斯四豐山景點的大門被鐵柵欄和橫幅給攔上了」。佳木斯市前進區有的小區重新被封閉,門口又是告示牌又是大橫幅,告示牌上寫著「疫情防控需要,暫時關閉,敬請諒解」。張女士還介紹,「現在進入商場被要求戴口罩、掃健康碼、測體溫等,當地的幾大醫院停止『五一』休假,進入應急狀態」。另有當地民眾李先生向大紀元表示,「有小區卡點人員善意提醒居民,近段時間最好儘可能的減少出行,因為現在疫情很重。當地有的賓館已被徵用作為隔離區」。他表示,佳木斯那邊高速公路入口的「佳北卡」又有新的規定,據其提供的一封通知顯示,經「佳北卡」口入佳木斯人員,一律掃龍江健康瑪。

5月4日,中國大陸專家鍾南山與海外留學生視訊連線,他承認,無癥狀感染者這個詞不見得非常準確,因為其中有的已經有輕微癥狀。鍾南山稱,有4類無癥狀感染者,第1類只是潛伏期無癥狀,第2類至少算疑似病例,第3、4類屬於已經被發現,還做過檢測,這和一般人認為的「無癥狀感染者」,根本不是一回事。

同日,《紐約時報》報導,普通武漢居民向維權人士發來簡訊,要求幫助他們起訴中國(共)政府。一位普通居民說,他的母親被多家醫院拒之門外,最終死於中共病毒(武漢病毒)。另一人說她的公公在隔離期間死亡。但是,經過數周來來回回的計劃後,與住在美國的健康權利活動人士楊占青聯繫的7名武漢居民在4月末突然改變想法,或停止回應相關問題。楊占青表示,他們中至少有兩人受到警察的威脅,並放棄了起訴政府的決定。一名武漢居民開了一個聊天群組,該群組包括一百多名因染疫失去親人的成員。該群組中的兩名成員說,今年3月,警方找上了這名創建群組的武漢居民。這個群組被要求解散。律師們已經被警告不要幫助這些悲痛的人起訴政府。即使原告願意繼續向前推進,他們可能也很難找到律師。在楊占青和中國的一批人權律師今年3月向那些希望起訴政府的人士發出公開呼籲後,幾位律師已經收到了司法官員的口頭警告,讓他們不要寫公開信或者通過要求政府給予賠償「製造騷亂」。

5月5日

5月5日,大紀元採訪湖北武漢市張先生,他現在居住深圳,5月4日,他被叫去深圳的一家派出所,警察拿出了微信聊天記錄,說張先生創建受害者家屬微信群,裡面有大家聊追責的內容,也有家屬提到請律師打官司。警察稱不能建群,張先生拒絕說,「哪家法律規定?我建群是合法的,這群是我建的,我肯定是不會把群拆了」。深圳警察明確告訴張先生,他們希望他回武漢,只要不在這裡他們就沒事,他們也是被逼著來的,奉命行事。他還得知,武漢有些家屬被公安一天打無數次電話、三天兩頭登門,「人家也說得很清楚,這是上邊一層層壓下來的,是簽了責任狀的,要監控家屬,沒監控好,他們是要被……飯碗都是會丟的」。張先生說,他會在短期內回武漢,但只要他堅持追責,走到哪裡都會被盯著。他說,「一樣的,只要在中國、只要我發聲,他們會長期地全方位監控的,只要我把嘴閉上,他們會觀察一段時間,然後就放過我。」有些武漢的家屬已被告知,如果一個月不發聲、不「串聯」,「上面就不會盯著你了」。據悉,武漢警方明確透露:如果5名家屬聯繫在一起追責,政府就會抓人。家屬的微信處於被監控狀態。

2019年初,張先生把76歲的父親從武漢接到深圳來照顧。今年1月15日,父親摔了一跤造成骨折,張先生給父親的原單位打電話說明情況後,單位告訴他:在深圳治療需自費,回武漢治療享受公費。由於中共的隱瞞,不知疫情的張先生和父親在1月16日動身回武漢,17日住進了武漢市中部戰區總醫院。張先生說,「當時看似很正常,我父親到醫院的時候做了檢查,並沒有發燒、發熱,而且醫院醫護也沒有穿防護服,人們都是很正常地生活,街面上也沒看到人們戴口罩」。幾天後,他父親出現發燒現象,一開始晚上發燒,白天就退了,後來發燒頻率變高,醫生懷疑感染了肺炎,就申請做核酸檢測。1月30日,檢測結果出來是陽性,醫生和護士全穿上了防護服,但那時的父親瞳孔擴散,已處於昏迷狀態了。2月1日,張先生的父親在去世前幾小時,從普通病房被轉到隔離區,「我父親去世我才知道這個中部醫院有一個隔離病區,專門收治中共肺炎(俗稱新冠肺炎)患者」,「具體什麼時候成立的,我也不是很清楚,裡面是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者,因為外面拉了警戒線,所以說我父親肯定是在醫院被感染的。」

由於堅持,張先生最後進了隔離病房,在醫生宣布死訊後給父親換上了新買的衣服,讓他有尊嚴地走,他也是武漢在疫情下唯一一位最後目睹父親離開人世而且全程照相的家屬。他在隔離病房裡等了很長時間,直到晚上10點多才等來武昌殯儀館的車。車門打開的時候,他看見裡面已經拉了一具屍體。張先生被告知,武漢規定感染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病毒)去世的人要立即火化,家屬不能去殯儀館。他從那以後再也沒見過父親的遺體。張先生說,他的父親不知道自己感染了病毒,走得很痛苦,因為不能呼吸,是憋死的。「我父親在昏迷前跟我說的話,我永遠都不能忘。他說,兒子,爸爸不想死。讓我求求醫生救救他,這句話我終生不會忘記的,我每次想起這些話都很痛苦。」

張先生說,他感覺當初送父親回去是去送死,心裡一直過不去這一關,後悔萬分。如果政府不瞞報,他無論如何也不會這麼做。他說,「武漢市政府早期也沒有公布這個消息,他們聲稱可防可控,所謂專家也說不存在人傳人,這就是很典型的一個犯罪行為,我是這麼認為的,漠視生命,每個人的生命都是很寶貴的」。

遺體火化後,張先生想去領回父親的骨灰,但父親原單位稱要「全程陪同」,否則無法領到。張先生說,「我特別反感這樣的陪同,因為我是個成年人,不是3歲的小孩,沒必要」,「中國的傳統,領骨灰、下葬都只有家人,這是一個很私密的,同時還是一個莊重、嚴肅的事情,沒有誰希望有外人參與,而且是單位的,我也知道他們的所謂陪同是武漢市政府給的任務。」

後來,張先生得知武漢市政法委經常跟父親單位聯繫,他在3月底還接到政法委誤打的電話,稱張某某(張父)家屬還不穩定,單位或社區全程陪同是武漢市的一個規定,不允許家屬單獨領骨灰。張先生說,「我就感到非常氣憤,他們不解決我的問題,我的電話、微信、微博都監控了,……讓別人看不到我了」。他說,「(政府怕家屬)在領灰的過程中認識了,然後再一起談、一起追責,所以把家屬分開,然後全程陪同,他看著你。對這種行為我是接受不了的。」

張先生勇敢地實名站出來要求追責,還要求為武漢所有感染中共肺炎(武漢肺炎)去世的人立紀念碑。他說,「再遇到病毒的威脅、疫情就應該及時地公開,及時地報導出來,同時要警示人民要有防護意識,而不是像武漢政府早期那麼瞞報。如果這件事情不能得到警示,悲劇武漢下次還會來。」

父親去世後,張先生在武漢的家中自我隔離,一直到4月8日武漢解封,後來回到深圳。由於呼籲追責發聲,張先生被中共盯上,受到嚴密監控。4月29日,深圳警方叫他去派出所,要求他別在網上發表「不實言論」。他說,「我所說的一切都是事實,如果認為我犯了什麼罪,可以抓人,我不怕什麼的,我的爸爸絕不可能就這麼無聲無息地成了受害者,而人為造成這場災難的人卻沒有受到懲罰」,「我不怕,因為我認為我是正義的,你把我的親人害死了,難道我不能發聲嗎?不能追責嗎?」

張先生認為,實際死亡人數可能永遠無法知曉,「因為那時醫療系統崩潰了,居家隔離導致疫情更加嚴重,一個人居家隔離,導致全家人被感染,很多人根本沒有到醫院治療就在家中去世了」,「這些人有新冠肺炎(中共肺炎)癥狀,因這病死了,但是沒有被計入中共肺炎死亡人數中,到底有多少這樣的人去世了,這是個迷」。很多家屬都要討個說法,他們的親人都出現感染癥狀,但或沒機會去醫院救治,或到了醫院也沒得到及時檢測。他們希望逝者能被計入確診名單,在四處奔波追責。

張先生還在繼續努力著,「世上很多東西都是困難的,哪怕不成功,但是我努力過了,不敢與努力過了是兩個概念」,「不管多難,我努力過,我發聲過,不管能不能達到我要的結果,我也好給我父親有個交代,你的兒子不是孬種,還是有骨氣的」。張先生希望世人能更多地關注受害者家屬的近況,也希望慈善機構能幫助這些家屬。他說,「因為他們很困難,很多家庭是頂樑柱去世了,整個家庭都垮了,政府不管他們,希望大家給予愛惜與幫助。」

5月5日,澳大利亞總理莫里森(Scott Morrison)表示,他已在本周致信G20的所有領導人,提議對COVID-19(中共病毒)的起源進行「適當的評估和審查」,因為中共病毒大流行已造成全球超過358萬人感染,逾25萬人死亡。他說,「我已在本周寫信給所有G20的領導人,並提出了確切的程序」。莫里森說,世界衛生大會將於5月18日舉行,並「將考慮歐盟提出的有關病毒起源的提案」,「這是一個很好的開端,(即使)沒有涵蓋我提出的所有建議,但我將繼續推進這些建議,並為全球利益和澳洲國家利益而努力」,「我認為該提案得到了很好的支持」。莫里森多次強調:「真正重要的是,我們有一個適當的審查,一個獨立的審查,以透明的方式探尋這些病毒的來源,以便我們可以吸取教訓。」

5月5日,歐盟執委會發言人維珍妮·巴圖-亨里克森(Virginie Battu-Henriksson)在一份電子郵件中表示,歐盟計劃在世界衛生大會上提出獨立調查中共病毒起源的提案,並且正在與世衛組織成員和地區團體磋商該提案內容。巴圖-亨里克森說:「該提案要求進行獨立調查,以了解國際衛生應對冠狀病毒(中共病毒)所汲取的經驗教訓,並加強未來的全球衛生安全規範」,「真正重要的是,我們要進行適當的調查,這是一項獨立的調查,以透明的方式調查這些事情的起源,並幫助世界應對下一次具有大流行潛力的病毒」。

更多事實,仍然需要社會各界給予補充。

責任編輯: 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