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中共想讓它取代香港成國際金融中心?可能嗎?

儘管香港前景慘淡,財經冷眼強調,上海或者任何一個內地城市都無法超越香港的金融體系,因為他們缺乏「資本自由流動」和「貨幣自由兌換」這兩個最關鍵要素。

上海可以取代香港成為國際金融中心嗎? 

港版國安法」草案將於本周四在全國人大投票表決,香港政局動蕩引發撤資的憂慮。2020年最新發布的全球金融中心指數(GFCI)顯示,上海首次晉陞全球第四,超越香港,僅次於紐約、倫敦和東京。上海真有可能取代香港,成為國際金融中心嗎?

中國人民銀行、國家發展改革委等八個部門今年初聯合印發《上海國際金融中心建設行動計劃(2018—2020年)》,提出到2020年,上海基本確立以人民幣產品為主導、具有較強金融資源配置能力和輻射能力的全球性金融市場地位。

台灣經濟研究院國際事務處研究員邱達生在接受中央社採訪時也表示,種種跡象顯示,中共政府有計劃讓上海取代香港金融中心地位,甚至可能就此犧牲香港。

不過,不少財經時評人士卻對此持否定看法。曾經在香港做財經媒體多年、《王劍每日財經觀察》主持人王劍告訴自由亞洲電台,香港是不可取代的,中國在可見的未來,不會再有任何國際金融中心:

「(上海成為)區域性金融中心沒問題,長三角、珠三角金融中心沒問題。但是國際金融中心就做不成,因為國際金融中心是一座山,你那就是幾抔土。」

全國人大傳出擬定「港版國安法」的消息之後,香港股市、樓市接連大跌,本周一有所回漲。經濟學者關焯照告訴《蘋果日報》,如果強推國安法,觸發大規模資金流走及移民潮,樓價可能大跌三至四成。

網名為「財經冷眼」的旅美財經分析人士對本台表示,「這兩天一直在反彈。中共當局一直在維穩,要維護股市債市不崩盤,必須大量買入,相當於和空頭較量,處於拉鋸戰。長期來看,(外資)出逃會變本加厲,股市、樓市、債市都會受到巨大打擊。」

儘管香港前景慘淡,財經冷眼強調,上海或者任何一個 大陸城市都無法超越香港的金融體系,因為他們缺乏「資本自由流動」「貨幣自由兌換」這兩個最關鍵要素。

在王劍看來,要成為國際金融中心,有四大條件不可逾越,中國在第一項上打六十分,其它都為零分:1.股票、基金等金融基礎設施建設;2.可信賴的法律體系;3.自由的資金往來和貨幣系統;4.完全自由的信息流通和新聞自由。

台灣中華經濟研究院大陸經濟所所長劉孟俊告訴中央社,不同於台灣、日本、中國、德國所屬的大陸法系,香港的英美法系更具彈性,精神簡單來說就是「沒有法律明文禁止都可以做」,很適合做金融創新。

而國安法推行之後,香港的法制獨立和言論自由或將受到致命打擊。王劍認為,沒有任何意外,中國的土地上,將再無「國際金融中心」。

「香港的普通法體系又成熟又可靠。金融中心,沒有法律體系怎麼行?官司打起來怎麼辦?而且要資本家信任你這個法律體系,不是一兩天、一兩年,而是上百年的歷史。中國連法律都沒有!」

另外,王劍認為,在金融基礎設施建設上,尤其是資金流動方面,上海也是很不完善:「在香港,一秒鐘錢就跑到倫敦,再一秒就跑到紐約,中國行嗎?還有外匯管理局,資金都不能自由流動,人民幣都不可兌換。」

2020年5月26日香港街頭的一塊股市及貨幣匯率廣告板。港版國安法如若通過或將影響香港的金融中心地位。 

 東方明珠 前途未卜

美國參議院上周三通過的《外國公司控股責任法案》可能迫使中國公司從美國證券交易所退出,一眾在美國上市的中國概念股紛紛表示有意來香港第二次上市。

財經冷眼預測,京東百度、攜程等公司可能都需要到香港上市,而且香港每年占 大陸吸收外商投資60%以上。一旦香港陷落,這些公司會面臨融資困難、債務違約,中國的整體外資也會幾近腰斬。

美國國家安全顧問奧布萊恩(Robert O'Brien)周日表示,中共提出的香港國安立法可能招致美國制裁,並威脅到香港的金融中心地位。

不過,美國是否會啟用《香港人權與民主法》,制裁投票給「港版國安法」的中共官員,或者取消香港獨立關稅地位,目前尚不明朗。

財經冷眼指出,中共有恃無恐推出國安法,和美國沒有強硬表態、示出底線有關:

川普今年大選,農業州的選票非常關鍵。他如果想贏得今年的大選,必須在經濟上,特別是貿易上,得到中共的配合。」

如果放棄香港,剜去這顆幫助中國「引進來,走出去」、引入西方敏感技術和產品的東方明珠,王劍表示,「中國的痛是說不出來的,痛的要死又說不出來。香港對中國是獨一無二、無可替代的,中國失去香港的損失,一百年都彌補不了。」

 

責任編輯: 秦瑞   來源:自由亞洲電台記者薛小山華盛頓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