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北美新聞 > 正文

紐約客會再次錯估川普選情嗎?

作者:

如果過去一段時間你都住在紐約,應該會認定川普已在下屆美國總統大選中出局,雖然客觀的選舉民調顯示,川普確實落後對手拜登約10個百分點,但絕沒有一個地方會像紐約如此凸顯出一面倒的態勢。紐約人現在反川普的氣氛,比起2016年他對上希拉蕊時更有過之而無不及,只是這次紐約人從疫情、失業率、種族衝突中找到更直接的使力點。但紐約觀點儘管向來是美國「進步價值」的指標,卻不見得是選情的觀測基準,否則當年得到超過八成紐約(市)人支持的希拉蕊也不會落敗。

當年的一場選舉,讓許多選戰專家開始研究川普崛起,並且從川普不被看好的黨內初選,不被看好的總統大選,一路眼見他終究得勝的結果,歸結出川普「高超的說服本事」正是他逆轉勝的關鍵之一。美國民眾似乎也不介意他那偶爾方向正確卻經常極度誇大事實的技能。就算他的勝出有美式選舉人團的制度因素,也未必就能解釋清楚美國如何選出這樣一位總統。正因為四年前的經驗仍餘音繞樑,讓很多人還是無法以常態選戰邏輯看待川普。

關於川普的後見之明,還包括認為川普十分擅長「為了吸引關注而故意犯錯」。例如他在2016年競選政見之一,是要在美墨邊界築牆,曾在媒體上引起軒然大波,再因為不符邊境安全常識而遭到訕笑,事實上則迫使了即便是批評者,也在自己的批評聲中,印證了美墨邊境安全的重要性。川普引領話題的技能,往往直接刺激美國社會本身諸多的矛盾,也因而相當程度弱化了許多基本事實的說服力。自他主政之後,川普語錄更是例證繁多且生動活潑,還一度被歸納記錄成書,當作美式說服技巧的活教材。

但執掌美國總統之後,外界對他的認識和評判,當然有了不同的面貌和標準。例如前白宮國安顧問波頓即將出書的內容,便直指川普一直是把個人選舉利益和家族利益放在美國利益之前,甚而關於新疆集中營議題或普世人權,都可成為他個人對外政治交涉的議價項目,其價值觀,並直接影響了美國外交政策的拿捏。波頓新書會掀起什麼樣的波瀾尚不得知,畢竟還有保密條款的限制,至多是部分證實外界過去以來關於川普處事的傳言和揣測,對棋盤裡的當局者,無論本國、外國人士應該早都瞭然於胸,卻必定再次強化反川普者對他投機商人的負面評價。

前白宮國安顧問波頓即將出書,內容直指川普一直是把個人選舉利益和家族利益放在美國利益之前。(合成圖片)

而就算沒有波頓的「揭露」,本次美國大選的狀態,除了川普還是川普,情境已和2016年大不相同,紐約人依舊情緒高漲地盼望川普趕快下台,卻也不再只是抓著他語不驚人的話柄出氣,擺在眼前的事實是,現有超過10萬的COVID-19死亡人數,不久前,川普才說死亡人數低於10萬,就是抗疫勝利,那麼,當下就是個無法辯駁的失敗。另外,2016年他和希拉蕊競選時,美國失業率落在5%上下,於今,美國失業率因為疫情打擊,瞬間來到13.3%,這當中有多少美國人可以平心靜氣看待川普的「非戰之罪」?

繼之,白警惡待黑人嫌犯並不是第一天發生,光自21世紀以來,美國就出現三次大規模因白警和黑人而來的動盪。這次明尼蘇達州佛洛伊德事件之前,是發生在2014年的密蘇里州,一名18歲非裔青年被白警攔下開槍打死,全美有100多個城市為此引發暴動,「黑人的命也是命」(Black Lives Matters)的口號就是那時喊出來的。再之前,2012年則是佛羅里達州一名非裔青年因為被白人義警認為行跡可疑,先是尾隨,繼之發生扭打,然後白人義警開槍將這名青年擊斃。這名義警雖然被控二級謀殺,隔年法院卻宣判他無罪,很快點燃了各地的怒火,暴動於焉上場。

2016年,希拉蕊曾在紐約市的一場集會上批評川普和他的支持者,說他們當中有一大票人是「種族主義者、性別歧視者、和仇視同性戀者…」,川普則四兩撥千金,回以「希拉蕊的言論證明自己多麼鄙視美國老百姓」。希拉蕊當時的發言當然在紐約贏得廣大迴響,川普的反擊,看來也打動不少紐約之外各地美國人的心。

根深蒂固的種族問題,一直糾纏著美國社會,美國人毫不陌生這每隔一段時間的衝突循環,只是,這回川普很多時刻無疑是提油救火,抗議活動無庸置疑確有走調成為暴力劫掠,偏偏成天躁動不安的川普,也無可否認一再透過更刺激的言論促使暴力不斷升級。直至紐約本已為數不多的川普支持者,恐怕也不得不重新衡量川普的適任性。

前一次選舉,外人錯看了所謂的紐約客川普情結,以為一個極具美式標的城市,或是代表美國人在選舉中的價值展現,結果除了右派、極右派等政治評論員一路看準川普會當選之外,多數紐約人幾乎全都看走眼,不願接受事實的情況下,一度還有諸多集體心靈療傷的後續。

距離美國總統選舉投票尚有五個月,選民的表態是一回事,紐約政治觀察家們仍不乏傾向以2016年的走勢作為發展評估依據,例如研判當COVID-19傳染力道減弱,重啟經濟後讓經濟逐步復甦,川普的民調就會回升,加上川普最後不也發布行政命令,禁止警察以鎖喉方式制伏嫌犯,總算採取止血措施,因此眼前的民調說不定只是一時的表現,美國「沉默的多數」將一如既往會在投票的一刻湧出,加上民主黨總統參選人拜登實在太欠缺魅力,恐怕難以為繼,川普仍大有可為。假如果真如此,當下的紐約人恐怕會比這段時間遭到病毒打擊重挫更懷疑人生。

責任編輯: zhongkang   來源:上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北美新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