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軍政 > 正文

三峽大壩/ 「十分危急 每天都在惶恐中」 其實拆起來不費吹灰之力

阿波羅網獨家:三峽泄洪庫容是1550個西湖 | 為何潰壩?到底是誰惹禍?| 三峽大壩誰之罪?一組重要數據說明問題 |「宜昌以下跑,最後說一次」被原主闢謠

近日,三峽大壩成了熱門話題。三峽大壩潰壩的可能,年年在汛期都是大家揪心的問題,今年尤其危險,這從中共悄悄做的一件大事就可以觀察到。這件事也說明,三峽大壩沒有防洪功能,越危險反而越要泄洪。

阿波羅網獨家:三峽水庫已泄洪庫容相當於1550個西湖 

中共新華社6月8日報導,當日17時,三峽水庫水位消落至144.99米。據長江水利委員會介紹,三峽水庫本輪消落自2019年12月開始,水位自正常蓄水位175米左右消落至汛限水位145米,共消落水位約30米,騰出防洪庫容221.5億立方米。

阿波羅網記者孫瑞後計算,三峽泄洪221.5億立方米,相當於1550個西湖

據西湖公開資料顯示,水體容量約為1429萬立方米。

也就是說,用三峽泄洪的221.5億立方米,除以西湖水體容量1429萬立方米,約等於1550個。

阿波羅網評論員王篤然指出,如果三峽大壩潰壩,長江中下游的7個省市:湖北湖南、江西、安徽、江蘇浙江上海,都有滅頂之災,有5億人左右受影響。

川大水電專業校友:「十分危急 每天都在惶恐中」 

德國知名水力專家王維洛博士,長期致力於三峽工程問題研究。他在5月9日接受希望之聲專訪時表示,三峽大壩不但沒有防洪的作用,最新的觀察和研究發現,三峽大壩泄洪洪水的破壞力,為自然洪水的25倍。

海外多家媒體報道,中國教育家聶聖哲和北大法學教授賀衛方,在微信群里的討論佐證當下三峽問題已經相當嚴峻。賀衛方在群組裡對聶聖哲說,「兄弟,現在真是需要更多的人發聲了,也許內部人士也這麼想呢」。


中國教育家聶聖哲與法學教授賀衛方都在微信群組裡討論三峽問題。(圖片來源:微信截圖)

聶聖哲回復賀衛方稱,「川大(原成都科大)的水電專業很強,很有經驗,設計了無數水電,有不少畢業生在壩上工作,現彙報如下:這些校友說已經不知道怎麼辦了。炸,不知道咋炸,拆,也不知道咋拆,維護也不知道咋維護......十分危急,每天都在惶恐之中。」

專家:潰壩無處可跑 三峽大壩拆起來特容易

昨天20日,王維洛對新唐人電視台表示:「三峽大壩的危險一直是存在的,潰壩是一直存在的,宜昌以下的人都跑,宜昌以下,一直到上海呢,往哪裡逃?

王維洛說,中國10萬座水庫,每個地方都有水庫,40%以上是不安全的。它們泄洪,潰壩都會造成三峽潰壩的效應,距離水庫越近,造成的危害越大,你說你往哪裡逃?
王維洛提醒,三峽大壩上游比下游更危險。中共政府說上游的移民已經安置完畢了,但它建的那些新城,都是不安全的,一旦出現大洪水,那些新城全部都會衝進江里去。

王維洛評論「宜昌以下跑,最後說一次」時表示:「這是聳人聽聞啊,你要找到解決的辦法,不是逃,你是把那個壩拆掉,你逃,逃哪裡去?長江中下游4億多人、5億人往哪裡逃?沒地方逃!無路可逃!」

王維洛表示,你逃走還不如把大壩全部拆掉,一個人去拆掉一塊兒,它就沒了。

王維洛去年已經提醒,其實三峽大壩早點拆了早點好,拆也很容易,就是把閘門全部打開。但中共不願這樣做,如果現在廢掉,它前面的功績就沒了。

中國水庫潰壩的主因  到底是誰惹禍?

王維洛博士17日對希望之聲電台說,中國水庫潰壩的主因是水庫無序的高密度開發,中國沒有一條河流沒有水庫大壩,河流的生態被嚴重破壞殆盡。

王維洛博士說:「有的地方就是一公里就是一個水庫,超過了國際上認為的這個環境能夠承擔的這個程度,就是開發過度,你這個生態就是玩完了。」

王維洛博士還揭露了另外一個中國水庫潰壩的主因,一個官方沒說的秘密:雖然全國有十萬多座水庫,但是採取的管理方式卻是全面私有化了,所以才會經常在洪水來的時候發生水庫無預警的放水,造成老百姓生命財產的損失。更嚴重的是水庫維修的責任該歸建水庫的人負責?還是租用水庫的人負責?雙方都為了追求最大利益,互相推卸水庫維修的責任,才是最致命的關鍵。

阿波羅網評論員王篤然表示,中共是1個怪胎,實行獨特的共產黨資本主義制度。這其中,前黨魁江澤民鼓吹的悶聲發大財,不僅讓中共的黨政軍警特把貪腐走到了極致,就可以把水庫私有化。所以,無預警的放水就成了新常態。江澤民也毀了全社會,使中國人一切向錢看。為了錢,可以無惡不作,可以傷天害理,可以殺人害命。沒人在意生態,這些相關利益集團的人,都是只要我活著,哪怕洪水滔天。

三峽大壩誰之罪?一組重要數據說明問題

三峽大壩變形

王維洛質問:到底誰和李鵬一起建造了三峽大壩工程、這座愚蠢的紀念碑?

記錄了1981年到2003年的李鵬三峽日記給出了一個回答。

王維洛11日在民主中國刊文分析,《李鵬三峽日記》中提到次數最多的人是江澤民,一共涉及104次;第二位是鄧小平,39次。

王維洛研判,沒有江澤民的鼎力支持,單憑李鵬的力量是建不成三峽大壩工程的。

如果把提及的人物排列一下,就得到很有意思的結果。

江澤民 104次

鄧小平 39次

朱鎔基 33次

吳邦國 30次

毛澤東 25次

周恩來 12次

萬里 14次

喬石 13次

溫家寶 10次

胡錦濤 8次

李先念 5次

胡耀邦 2次

李瑞環 1次

國務院總理 1次

趙紫陽 0次

王維洛:沒有8964,就沒有三峽大壩工程

王維洛在前述文章中爆出內幕,沒有1989年對民主運動的暴力鎮壓,就沒有三峽大壩工程。李鵬三峽日記中最早提到江澤民的時間,是1989年7月22日。

他說,雖然李鵬在鎮壓六四民主運動中出了大力,卻沒有能夠如願更進一步當上總書記。但是他親手搬掉了阻礙三峽工程建設的趙紫陽,並獲得了新的總書記江澤民在三峽工程的大力支持。

7月21日至7月24日剛剛當上總書記不到一個月的江澤民便前往湖北省、前往三峽大壩壩址——三斗坪作為第一次國內視察的目的地。7月22日晚江澤民在湖北宜昌給在北京醫院養病的李鵬打電話,報告行程計劃和視察壩址的感想以及表示對三峽大壩工程的堅決支持。

7月25日江澤民返回北京便到醫院去看望李鵬。江澤民對李鵬說,通過這次視察,他認為建設三峽大壩工程是必要的,並大肆讚揚了長江水利委員會主任魏廷錚等人一番。三峽大壩工程是政治家手中的玩物。鄧小平讓江澤民當了總書記,用三峽大壩工程來安撫李鵬。江澤民用支持三峽大壩工程的建設,換取了李鵬對總書記工作的支持。有了江澤民的表態支持,李鵬也痊癒出院了。

所以說,沒有1989年對民主運動的暴力鎮壓,就沒有三峽大壩工程。

沒有江澤民到「兩會」黨員領導幹部會上就三峽大壩工程去做動員,沒有江澤民說黨中央和江澤民都投了贊成票,用黨的紀律約束人大黨員代表的投票,就不會有人大代表的多數贊成票。1992年全國人大關於三峽工程的投票已經成為中國人民追求民主自由的最偉大的記錄:三分之一的人大代表不同意中共三峽大壩工程的決策。

1996年4月15日江澤民通過電話告訴李鵬,李銳上書要求停鍵三峽工程已經被他制止。江澤民要求李銳從大局出發。

李鵬在《李鵬三峽日記》的前言中寫道:「我國改革開放的總設計師鄧小平同志對建設三峽工程做出了重大決策。江澤民同志就任中共中央總書記以後,第一次出京考察的地方就是三峽壩址。1989年以後,所有關於三峽工程的重大決策,都是由江澤民同志主持制定的,他對三峽工程的建設發揮了重要的領導作用。」 

【詳情請見:王維洛:誰與李鵬一起建造了這座愚蠢的紀念碑?(圖)

「宜昌以下跑,最後說一次」被原主闢謠

海外社交媒體近日熱傳一條「黃小坤福建寧德」的朋友圈寫道:「宜昌以下跑,最後說一次」。引發了巨大關注。

這消息熱傳多日後,黃小坤闢謠說:「那張朋友圈的截圖跟我沒有任何關係,也不知道那位福建寧德的『黃小坤先生』是誰,更不清楚我的個人信息為什麼會被貼上去。」黃小坤還說,「我的科研工作主要和房屋建築相關,和三峽大壩等水利水電工程沒有直接關係,也沒有發表過任何和三峽大壩相關的言論。」

阿波羅網孫瑞後報道

責任編輯: zhongkang   來源:阿波羅網孫瑞後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