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王友群:林彪之女林豆豆被整得死去活來 淪為「副主席」家屬上訪戶

作者:
按中共的說法,林豆豆為黨立了大功,黨應該善待她才合乎常理。為什麼黨要把林豆豆整得死去活來?因為中共是一個西來的「共產主義幽靈」支配的政黨,沒有正常人類的思維。過河拆橋、卸磨殺驢是中共的拿手好戲。用得著你時,說你立了大功;用不著你時,你連一塊破抹布都不如;認為你礙手礙腳時,整你沒商量。

圖為烏雲密布的北京天安門廣場

1971年9月13日,被寫入中共黨章的「毛澤東的親密戰友和接班人」林彪,與他的妻子葉群、兒子林立果乘坐的三叉戟飛機,從河北山海關機場起飛,在蒙古的溫都爾汗墜毀,機上9人全部死亡。這就是當年震驚世界的「九一三事件」。

林彪是中共十大元帥之一。1949年中共當政後,林彪擔任過中共國務院副總理、中共中央副主席、國防部長、中央軍委第一副主席等職。文革時,是僅次於中共獨裁者毛澤東的第二號人物。林彪死後,被中共定性為「叛黨叛國」的野心家、陰謀家、賣國賊,企圖謀害毛澤東的元凶。文革結束後,被定性為「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團」。

林彪出發到山海關機場前,他的女兒林豆豆將這個消息報告給當時的中共總理周恩來。林豆豆因此一度被說成是「為黨立了大功」。

林豆豆給周恩來打電話

林豆豆,學名林立衡,1944年8月31日,生於延安,是林彪和葉群唯一的女兒。6歲時,林彪到莫斯科養病,一同前往。1962年,考入清華大學電子工程系,之後,轉入北京大學中文系。文革期間,年僅23歲的林豆豆,成為《空軍報》副總編。

1971年9月12日,林彪一家人在北戴河海濱度假。當晚,林豆豆與張清林舉行訂婚儀式。這是林彪一家人在北戴河度假的第7天。期間,林豆豆感到家裡氣氛不正常。當晚上11點多,林豆豆通過在北戴河的中央警衛團,給周恩來打電話報告說:葉群、林立果等人坐汽車把她的爸爸林彪搞走了。當時,林彪已服了安眠藥,在北戴河上汽車時,由兩個人扶著上去的。

林豆豆為了使葉群、林立果的「陰謀」不能得逞,向中央警衛局提出4條建議:一、調一輛大卡車來,把公路堵死。二、砍掉一棵大樹,把路擋住。雙峰山的公路不寬,兩側有的是參天巨松,砍一棵很方便。三、調20名警衛戰上攔截車輛通行。四、封鎖機場道路。但是,中央警衛局向周恩來報告後,周恩來沒同意。林豆豆接過電話,直接跟周恩來講,得到的卻是相反的「指示」。她一聽,氣得把聽筒摔了。這時,外頭的槍聲已經響了。

之後,林彪還是順利到達山海關機場,順利起飛。有報道說,林彪原本打算往南飛廣州,但是,飛機卻向北飛到蒙古境內。再後來,就是在蒙古機毀人亡。這期間到處發生了什麼?至今是個謎。

事件發生後,毛澤東委託他的機要秘書謝靜宜給林豆豆帶口信說:「你是立了大功的。」

林豆豆的所謂「交待」

1971年10月4日,林豆豆和她的未婚夫張清林被責令從北戴河轉移到北京玉泉山,接受中央專案組審查,之後被轉移到北京衛戍區某師師部駐地。專案組負責人是毛澤東的機要秘書謝靜宜。謝靜宜開出一張要林豆豆交代的清單,內容有:「九一三事件」的經過,林彪和劉少奇鄧小平等人的關係等,特別追查9月12日晚葉群和周恩來通話的內容。

林豆豆只是一遍又一遍地講:林彪是被葉群、林立果騙上飛機的。但這不是毛澤東想要的東西。謝靜宜反覆給她做工作。一會兒說,你交代好了,還能給你保留《空軍報》副總編輯的位置;一會兒又說,你不要再冥頑不化,必須和家人劃清界線,揭批林彪的陰謀,否則,將如何如何。

在受到謝靜宜的反覆批評後,林豆豆「交代」了林彪曾經講過的一些有關毛澤東的「壞話」,還講了「毛主席身邊也有葉群那樣的人」。這些材料送上去之後,專案組受到批評,林豆豆則受到更加激烈的批判,說她有意「放毒」,攻擊「偉大領袖」。此後,她的處境開始惡化,身份由「九一三事件」的「功臣」,變成「林彪留下來的釘子」。

為逼迫林豆豆改變說法,謝靜宜下令撤銷她和張清林六菜一湯的優待,一日三餐,只能吃普通戰士食堂做的大鍋飯菜,然後天天向她施壓,但是,很長一段時間,也沒壓出毛澤東想要的東西。謝靜宜又想了一招——軟化張清林,把他們倆分開,讓他們各住一座樓。然後,謝靜宜跟張清林做工作,要求他站在毛澤東一邊,只有跟她好好合作,才會有好果子吃。

謝靜宜跟林豆豆、張清林苦爭苦鬥半年之後,張清林終於按照謝靜宜的意圖,起草了一份交代材料,經謝靜宜修改後,再交林豆豆抄寫一遍,然後,報送毛澤東過目。毛澤東滿意了,這件事才暫告一段落。

林豆豆被逼服安眠藥要自殺

1972年8月26日晚,周恩來在人民大會堂找林豆豆、張清林談了一次話。林豆豆再次講林彪是被葉群、林立果騙上飛機的,受到周恩來呵斥。周恩來當場宣布,由他本人親自管束林豆豆,要求林豆豆立即回空軍,參加群眾運動,接受「再教育」。

林豆豆回空軍後,空軍派著名女飛行員諸惠芬等輪番對她進行所謂「幫教」。中組部負責人郭玉峰和公安部副部長李震也三天兩頭來查案情。高壓之下,林豆豆實在受不了,精神崩潰了,服用了一把安眠藥,企圖自殺;但經301醫院搶救後,又活過來了。之後林豆豆被交回空軍報社,再次被隔離審查。

在空軍報社,林豆豆遭到大會批,小會斗。為防止她再自殺,她被關進一間只有8平米的小房間,每天24小時有人監控。房間的窗戶被用報紙糊死,房間內晝夜開著燈,不準掛蚊帳。她的身上被蚊子咬得遍身是腫塊,看守每天端來一盆稀釋的農藥——敵敵畏,潑灑在地面上。屋內空氣污濁,長達數月,不準出去放一次風。唯一能見到陽光的是她的手臂。看守在牆上挖了一個小洞,每天讓她伸出手臂,曬半小時太陽。期間,她的牙掉了6顆,頭髮掉了一半,體重只剩下70多斤。

直到1974年7月31日,空軍政委高厚良向林豆豆傳達毛澤東的「最高指示」:解除監護,允許她同張清林往來。經中共政治局討論決定,林豆豆被下放農場勞動改造。1974年8月初,林豆豆和張清林來到黃河灘上的一個農場。農場最初安排她給果樹打農藥,農藥引起她皮膚過敏,渾身紅腫搔癢。後來,安排她牽牛種地。再後來,安排她鋤草、餵豬、做酒等。

林豆豆被下放鄭州

1975年10月,文革中被當著「黨內第二號走資本主義道路的當權派」打倒的鄧小平復出,代替病重的周恩來,主持中央工作。鄧小平提出,讓林豆豆從部隊轉業到地方工作。林豆豆提出想回北京,但被拒絕,最後,被安排到河南鄭州。

林豆豆被分配到鄭州汽車製造廠一分廠當了一個科級幹部——廠革委會副主任。表面上,她是個小官,實際上是「公安部重點監控對象」。河南省公安廳對她的「安全」有嚴格約束。她的日常行動,由廠革委會指派專人給予「保護」。未經允許,不得離開工廠。經批准外出時,也必須有專人隨從。

1976年5月,鄧小平再次被打倒。由於林豆豆來鄭州是鄧小平同意的,鄧小平倒台後,林豆豆也跟著倒楣,被撤銷革委會副主任職務,下放車間當工人。在勞動中,她力不負重,不幸把右腳4根趾骨摔斷。她住的破漏小屋緊靠一家農藥廠,農藥廠不斷排放出來的藥味,使她的藥物過敏症更加嚴重。一聞到藥味就周身紅腫,奇癢難受,腹瀉不止,終於並發成過敏性結腸炎和十二指腸滯瀉症。她的病天天發作,身體衰弱不堪,一直得不到很好治療。直到1984年2月,實在不行了,才被送進醫院。在當工人期間,她除了上班下班,一般都閉門不出,偶爾到食堂打打飯菜,很少與外人接觸。

1978年12月中共十一屆三中全會開始「改革開放」後,很多人都發家致富了。林豆豆每月工資只有76元,她丈夫張清林的月工資是90元。他們住在工棚改造的小屋內,買不起傢具,用木板和紙箱放東西,最奢侈的物品是一架小的黑白電視機。

林豆豆不斷上訪

十年文革結束後,北京有許多上訪戶。林豆豆也成了上訪大軍中的一員,不斷上訪、申訴,並要求回北京工作。1981年11月,林豆豆和張清林一起到北京上訪。她找到總政,又找到軍委接待站。那天,已是晚上10點鐘,天降大雪,他們站在冰天雪地里還沒有吃飯,後來等到接待站上報軍委之後,安排他們在附近的廠橋旅館自己花錢住了一夜。最後,接待他們的單位是中組部。

1980年代中期,林豆豆在北京給時任中共總書記趙紫陽寫了一封信。在林彪的老部下陶鑄的夫人、時任中組部副部長曾志的幫助下,她的申訴信被遞交上去了。不久,趙紫陽作了批示,大意是請xx找她談一次,了解情況,負責解決。

又經過許多人努力,直到1987年,林豆豆終於被調回北京,安排到中國社會科學院工作。1989年,林豆豆參與發起一個名為「中國現代文化學會」的機構。後來,在這個學會下面設立了一個企業文化專業委員會和一個口述歷史專業委員會。林豆豆花了很多精力,從事「口述歷史」方面的工作,直到2002年退休。

林彪事件真相在還原中

關於林彪事件,中共官方公布出來的很多東西都是假的。比如,1971年9月18日發出的中央57號文件說:林豆豆「在緊要關頭揭發林彪、葉群、林立果私調飛機、陰謀叛國投敵,為黨立功」。現在仍在世的林豆豆表示,她從來沒有這麼說過。

據《炎黃春秋》副主編劉家駒介紹,他曾應中共「解放軍出版社」《星火燎原》編輯部之約,撰寫《林彪傳》。為此,他深入採訪了近百人,獲取大量可信的史實,最後證明:「林彪反黨集團」根本不存在;林彪在「九一三」事件中是無罪的;林彪根本不是什麼謀害毛澤東的罪魁禍首。

結語

按中共的說法,林豆豆為黨立了大功,黨應該善待她才合乎常理。為什麼黨要把林豆豆整得死去活來?因為中共是一個西來的「共產主義幽靈」支配的政黨,沒有正常人類的思維。過河拆橋、卸磨殺驢是中共的拿手好戲。用得著你時,說你立了大功;用不著你時,你連一塊破抹布都不如;認為你礙手礙腳時,整你沒商量。

責任編輯: 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