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軍政 > 正文

北京疫情16號病例異常引爆 打臉!首都副中心宣布封城 垃圾檢測盒奸商 鍾南山竟是...

中共特色 垃圾核酸檢測盒大規模生產 垃圾核酸檢測產品 涉及多大的利潤? 北京要提供7日內核酸檢測報告 但拿不到結果 北京疫情已經蔓延至無錫 一燒烤店被封 中共創造貿易壁壘 阿波羅網王篤然點評

圖為6月23日北京新發地附近的警務人員在執勤。

北京疫情嚴峻 16號病例軌跡異常引質疑

昨天周六下午北京舉行的疫情發布會上,中共官方通報了部分新增中共肺炎確診病例的接觸史。其中第16病例的多名同事和家人有新發地接觸史,該患者卻先後到政務服務大廳辦事,去同事家聚餐,到超市購物,發病3天後才確診。此外還有病例在確診前先後到過多家醫院就診,卻兩次核酸檢測呈陰性,即上述劉軍,這些情況一經曝光,即引發公眾極大擔憂和憤怒。

有不少網民提出質疑:既然該男子身邊的多名同事及家人都曾與北京疫情發源地——新發地市場有過接觸,為何該男子沒有被及時隔離觀察?而該男子在確診前一周還四處活動,所到地點甚至包括公務機關和超市,導致許多人處於人人自危的恐懼之中。

4天前說疫情獲控制 首都副中心雄安宣布封城

雄安新區中共當局設立的第19個國家級新區,位於河北省保定市東部,由雄縣、容城縣、安新縣及其周邊部分地區組成。官方媒體曾稱其為「首都副中心」。

雄安當局發布消息,6月27日,安新縣應對中共肺炎疫情的「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發布公告,決定自即日起,在全縣範圍內採取更嚴格的疫情防控措施。

河北省衛生健康委駐雄安新區防控指導組表示,截至6月22日,雄安新區報告確診病例僅12例(均在安新縣),無症狀感染者4例(安新3例,容城1例)。其中11例與北京新發地有關,5例為確診病例的密接人員。年齡最小1歲,最大67歲。

僅僅4天時間,安新縣疫情從「基本得到控制」迅速演變為全縣封城。但截至目前,安新縣官方除了發布封城通告,並未對相關疫情具體信息給出進一步說明。

外界質疑其疫情是否發生了重大變化。

阿波羅網評論員王篤然表示,中共隱瞞疫情幾十倍是常事,從過去和世界的疫情傳播情況看,4天夠翻一番了。而且中共最初通報的數據也不會是真的。4天之後的數據也不敢報了。中共決定封城,絕不會是應為12例。

中共特色核酸檢測試劑 超低準確率大規模生產

歷時四個多月不惜代價的研發,中共國產檢測試劑的準確率還在20%-30%之間的初級階段徘徊,這相當於在三叉路口扔鞋尋路的準確率,目前統計出的最高準確率也沒超過50%,跟扔硬幣賭正反面的概率差不多。

所以各地才會不斷出現三次以上檢測結果為陰性,隨後發病的情況出現。還真不如用扔硬幣的方式來進行檢測呢,準確率有50%還能反覆使用降低老百姓負擔。

但這樣垃圾級的「科技產品」,批准生產的企業的品牌越來越大,生產能力也越來越強,雖然這準確率不但沒有提高分毫反而越來越低,但隨著規模化量產大幅度降低了成本之後,這銷售價格卻越來越高了。

垃圾核酸檢測試劑產品 涉及多大的利潤?

北京市醫保局公布的《京津冀新型冠狀病毒相關檢測試劑聯合採購掛網成交結果》(簡稱《成交結果》)顯示,共有11家企業中標新冠病毒核酸檢測試劑,企業承諾價格12元/人份-18.35元/人份。

北京市醫保局數據是:6月12日至22日0時,北京核酸檢測累計採樣294.8萬人,累計檢測達234.2萬人。「中共病毒核酸檢測」項目價格180元,相關部門將綜合考慮檢驗技術發展進步和相關成本變化等因素,對項目價格進行動態調整。北京地區核酸檢測一次的價格約為180-300元,不同地區的價格有所出入。

阿波羅網評論員王篤然分析,如果按300萬人算,取中按200元1次的價格,這就是6億的費用。北京有2千多萬人口,按照人人都需要檢測的要求,如果按2100萬人算,就是42億。

垃圾檢測盒背後的奸商 鍾南山還是來頭最小的

 

中國網絡作家王歪嘴的文章說:當我核實到如今的這款檢測試劑盒,還是在燒了半輩子鍋爐突然化身「神醫」的鍾南山院士的主導下研發生產的,瞬間就理解了為什麼準確率如此之差!

阿波羅網評論員王篤然介紹,鍾南山1955年入讀北京醫學院,1960年畢業。除去備戰運動會和實習的時間,滿打滿算,鍾南山的只讀了三年半大學,而醫學生本科階段的學制一般是5年,這也意味著在大學階段,鍾南山錯失了很多學習臨床醫學知識的機會。這之後,鍾南山作為所謂的階級敵人的後代,燒了至少7年鍋爐。再加上下放勞動,有11年沒有從事醫療方面的工作,35歲才開始做實習醫生。

中國網絡作家王歪嘴評論,歐美日韓都已經研發出來,並已經量產了一分鐘之內出結果,並且準確率超過99.99%的試劑盒,那些著名的研發機構也大多放棄了技術專利,把公式和技術要點以及生產流程公開發布到了網上,還讓這頭黑了心肝的老壞蛋帶領那一群昧著良心的壞蛋們進行所謂的「閉門研發」。

四個多月過去了,由此可見鍾南山以及這群欺世盜名發民難財的老壞蛋們,這群個頂個都是背負著幾家甚至幾十家醫藥銷售公司、醫藥生產企業股東、董事身份的「奸商」們,為了這份百年難遇的可以月入上百億、千億的商機,組建的所謂「專家團隊」「科研團隊」,「研究」的唯一方向就是如何更多、更快、更狠以及更長久的賺取暴利!

王歪嘴承認,沒錯,其它那幾個比鍾某人更加罪大惡極、更加罪該萬死的老壞蛋,我也不敢寫,只敢偷偷地把它們的名字記下!

北京要提供7日內核酸檢測報告 但拿不到結果白花錢

北京疫情爆發,北京各個場所都需要提供7日內的核酸檢測報告,官方要求市民去做核酸檢測,但檢測完卻拿不到結果。一些人可能不得不再檢測?當局是為循環收錢?

大紀元採訪知情人說,做核酸檢測後要查詢結果,工作人員說,是到一個名為北京晶科瑞醫學檢驗實驗室的公眾號上查。

但是在25號,公眾號發布一個緊急通知,出具報告的時間在原定基礎上再推遲3—5天。給官方打電話一直無法接通。

據一位做過核酸檢測的市民王天河說:22號做了核酸檢測,6天了,還查不到結果。可是各個場所都需要提供7日內的核酸檢測報告,再不出來就沒有用了。難道再做檢測?

 

2020年6月27日,北京晶科瑞醫學檢驗實驗室的公眾號。(大紀元)

責任編輯: zhongkang   來源:阿波羅網孫瑞後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