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民意 > 正文

必須決裂中共 一個大陸人對歐美政商界人士的心裡話

他們知道西方民主政體是有道德底線的,不會和他們一樣耍流氓反制他們的,利用西方民主的善良和綏靖,再加上綁架剝削全體14億中共老百姓、毀壞環境和道德搜刮的民脂民膏,盜竊你們知識產權財富,以市場和經濟利益誘惑,讓你們不斷的在維權面前退縮、懦弱、腐化!這些年來中共在親共的、天真的柯林頓、奧巴馬政府面前,小小的經濟利益的退讓往往能換取更大的戰略空間,屢試不爽,風生水起,野心也浮出水面不再示弱。

美國華府僑社與人權團體今年1月8日在中國大使館門前,舉行「告別中共」遊行,高唱「夢醒時分」,呼籲各界認識中共邪惡的本質。(大紀元)

有感於袁老爺子近期在美國參與的天滅中共的舉動,作為一個40多歲的社會地位中等偏上的企業高管一個做過基層銷售員、苦力、公司中層到高管,以及三次被非法關押的有信仰者,我也簡單說幾句自己對於中國社會和中共不深入的認識,希望能讓更多的工商界人士、普通老外和美籍華人認清中共邪惡的本質嘴臉。很多國人和老外把中共、中國和中華民族、中國人民傻傻分不清楚,這個基本觀念首先要理清,否則很容易把自己代入到中共的一員當中去,所有說中共缺點的,都會認為在說自己。

拿一個老的段子作為本文的引子:「有的人,你跟他講道理,他跟你耍流氓;你跟他耍流氓,他跟你講法制;你跟他講法制,他跟你講政治;你跟他講政治,他跟你講國情;你跟他講國情,他跟你講接軌;你跟他講接軌,他跟你講文化;你跟他講文化,他跟你講老子;你跟他講老子,他跟你裝孫子!你跟他裝孫子,他跟你講道理」。

沒錯,這段子說的就是中共!中共本質就是這麼一個不講道理的流氓,黑社會還講究兄弟情義和江湖義氣,拿人錢財與人消災,黑社會收了保護費還真的能保護你,可貴為執政黨,口口聲聲的人民公僕、大救星中共,是收了全球排名第二稅費,還把14億老百姓當奴隸,當韭菜,當武器,當炮灰,當提款機,當傻子,當作隨時可以犧牲的代價的存在。9000萬黨員中的90%的基層黨員也是數字和炮灰,除了遇到大災時捐款,平時的黨費和越來越變態的學習強國打卡學習/思想彙報讓不當官的普通黨員苦不堪言。而且越來越恐怖的言論控制,甚至於連解釋都懶得和你解釋了,社交媒體上只有胡錫進、小粉紅之類沒有邏輯沒有底線的所謂「愛國言論」肆無忌憚,容不得一點批評意見,太多的人被炸號、被刪帖禁言,甚至被傳喚和被以危害國家安全而非法抓捕(包括我本人)。

民族主義情緒是中共對外戰鬥、對內宣傳的利器。一旦外國政府和團體、個人對中共的人權、專制制度有些微意見,馬上拿出工具箱里的民族問題大做文章,煽動青年人,然後拿出經濟制裁的大棒逼著你閉口,我自己有親身體會:

1.1999年5月北約轟炸南聯盟大使館的當天晚上,我那時候還在西北工業大學,當時部分單純的學生看了央視片面性煽動性的報導就要出學校遊行抗議,但是西工大校長苦苦哀求阻止:「同學們,千萬不要出去啊,十年前的教訓太慘痛了!」結果引導學生在操場走了幾圈,喊了反美反北約口號,發泄完了回宿舍。但是第二天早上6點鐘,輔導員就來敲門喊大家起床,說上面組織大家去東大街上的金花凱悅酒店抗議,全西安很多學生都去了,我也去了,邊走邊喊口號:「打倒北約,打倒美國!」還有各個電視台報紙採訪學生。但是凱悅門口卻又派公安維護秩序,既要煽動學生給美國人壓力,又要保持在控制範圍之內,這和西方的民主示威完全是兩個概念,是有組織的煽動民族主義情緒。

2.2004還是2005年,西北大學的日本留學生在新年晚會上上演了侮辱中國人的小品,群情激憤,結果校方把日本學生悄悄送走,西北大學的學生把消息傳給了西安所有的大學,西安所有的大學要求遊行,結果每個學校都派駐武警,班主任輔導員和學校都戰戰兢兢,只准進不準出,我們學校聽說進駐50名武警。我有個朋友是西安電子科技大學的,因為帶頭到大門口要求出去,把電動大門推倒了,事後被處分,強制上思想學習班,留校察看,畢業證也晚了2年拿到,再後來這個小伙這件事再也不敢談論,噤若寒蟬。再後來炒作的釣魚島事件西安反日遊行,砸日本車和日系車主,沒有政府背後的組織,是不可能搞起來的。所以你看這個政府是個什麼政府?像不像一個黑社會?

3.2008年達賴喇嘛訪問德國,我當時在賓士一家代理商工作,本來正常進口賓士車的時間報關時間變得遙遙無期,老闆急得不得了,海關朋友明說了這是懲罰德國。其他類似的還有懲罰張惠妹在陳水扁就職儀式唱中華民國國歌而封殺,借用經濟手段封殺批評中共的例子太多太多了。最新的綁架加拿大的兩位外交官,手段越來越簡單粗暴了。

他們知道西方民主政體是有道德底線的,不會和他們一樣耍流氓反制他們的,利用西方民主的善良和綏靖,再加上綁架剝削全體14億中共老百姓、毀壞環境和道德搜刮的民脂民膏,盜竊你們知識產權財富,以市場和經濟利益誘惑,讓你們不斷的在維權面前退縮、懦弱、腐化!這些年來中共在親共的、天真的柯林頓、奧巴馬政府面前,小小的經濟利益的退讓往往能換取更大的戰略空間,屢試不爽,風生水起,野心也浮出水面不再示弱。

在幾十年的黨文化洗腦和暴力恐嚇下,在不斷的摧毀傳統文化精英下,不斷的用混餚了的事情片段、混亂的價值觀、被暴力威脅和謊言欺騙的人們,在劣勝優汰的逆向淘汰下,在斯德哥爾摩綜合征下,國人開始沒有了基本的是非黑白觀念,唯利是圖,把房子的多少當作是成功的標誌。現在國內的語境下說一個人是好人,潛台詞是罵人沒本事沒出息的軟蛋。小學生學習壓力超大,長三角城市圈的孩子晚上10點鐘完成作業算早的,4年紀的孩子基本上每人都有3個以上的課外輔導班,我見過最多的有11個課外輔導班,而沒有人去關注孩子對生活的通識教育,孩子們只會學習考試,疫情到最近跳樓的孩子就很多,教師朋友告訴我未經官方證實(官方永遠也不會完全證實,隱瞞才是正常操作,實在瞞不住了會象徵性的報幾個,和武漢疫情的操作手法一致,誰實報誰擔責誰下台)的消息,光杭州有十多個,上海有38個。孩子們在為數不多的空餘時間沉迷手機遊戲,家長苦不堪言但是不知道為什麼政府不禁止不限制。大學生也很迷茫,手游、抖音和色情是主要的課餘活動;研究生做城管等底層工作的新聞比比皆是。政府就是希望這樣來維穩,消耗年輕人的激情,通過遊戲和色情、無聊的綜藝節目消耗時間,高房價下的高壓力高強度工作,不讓他們獨立思考把他們毀掉。

也許和我看到的不一樣,你們眼中的中共是大熊貓的形象,是兔子的形象:和藹可親、大方撒錢—只要不公開批評我。那是因為其你們還有利用價值,我和不少的政府官員、公安打過交道,他們有求於你的時候,給你的感覺溫暖貼心,一點官架子沒有,這在中國傳統的官本位的文化中,老百姓是要視為青天的,但是一旦失去價值,你找他他會把之前的承諾和情義推的一乾二淨,電話都不接。說白了再黨文化理念中,所有的人不過是他們實現自己目的和利益的工具,看看當年再國內大吹特吹,但已經泯然眾人的通用電器、思科、北電,你們一旦失勢也不可能得到另眼青睞,概莫能外。

我看到的中共是集古今邪惡因素大全的紅色惡龍,殘暴善變、狡猾陰險、善於偽裝和轉換表面立場,善於利用人心人性的各種弱點來操控世人。由於美歐在金融危機後的衰落,內訌,社會主義和非法移民、中東泥潭等,中共大陸在蒙美國所賜的三十年的黃金髮展期,以及駕輕就熟的控制疫情控制輿論宣傳,竟然有越來越多的身邊人主動被動的(甚至包括大學教授、企業家)相信,中共是他們最好的選擇。這和02年之前是多麼的不同,那個時候人民普遍親近歐美民主制度,厭惡邪黨。這也是中共現在敢於喊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底氣所在,這也說明了美歐的中國通、親共派近些年來對華政策的失敗,低估了中共的殘暴邪惡與狡詐,以及這些自命精英的政客商人火中取栗,與虎謀皮的政策的失敗和可笑。這些年中共真正認同的老朋友都是些誰?伊朗、朝鮮、委內瑞拉、俄羅斯這些公認的獨裁國家,人權惡棍,你們怎麼能與這樣的人同流合污,奪取美國人民的就業機會,賺取中國老百姓的血汗錢而洋洋自得?

中共利用西方民主制度的漏洞,利用你們的善良和綏靖,利用部分唯利是圖的華爾街資本家的短視,利用還有信仰支撐的老外的單純和善良,巧舌如簧把自己包裝成可愛無害的熊貓,實際上利用西方民主的漏洞竊取西方的資金、技術,說個事實:我所在的長三角算是國內經濟最成熟的地區,但是對於知識產權的保護幾乎沒人重視,公司招聘看重應聘者的過完經驗,這種工作經驗和商業機密之間沒有界限,保密協議也防不住,國人最擅長的就是鑽空子,原單位要想打官司,來吧,成本太高而且取證很難,一個經濟類的官司打個幾年是太正常的,而且可以找法院的關係變不利為有利,而且黨文化下,國人把這種抄襲、盜竊、找關係(賄賂官員、政府默許的系統性腐敗)視為天經地義,並不像西方認為是犯罪。所以長遠來看,如果不幫助中國人民洗乾淨這種骯髒的黨文化思想,就算是市場開放了,西方企業怎麼和國內企業競爭?當然除非你們也跟著腐敗、學壞。

試想如果美國真的衰落、內亂、分裂,歐美日澳的同盟在中共的統戰下被離間,瓦解為一盤散沙,正統價值觀式微對於中共不足為懼。默克爾帶領的德國其實已經是社會主義了,遲早赤化;俄羅斯就會成為最大的天然敵人,歷史的仇恨,廣袤的亞洲部分,在狂熱的被煽動的民主主義情緒下,必有一戰,也是養虎為患了。日本和越南就更不用說了,分分鐘滅掉。中共領袖在內部絕對的沒有制衡的權力下,外部沒有制衡的國家力量下,黨文化中的基因一定會使其走上當世界領袖的人心的膨脹,沒有底線的價值觀,視人命為數字,再推演下去,如果大家都隨波逐流認同中共扭曲了的理念,世界也將會被它們征服和毀滅。

那個時候,現在風光無限的親共的華爾街和世界各地的政客也終失去現在的中共上賓地位,失去靠現在的歐美民主制度和中共交易套利的場景,要麼屈從諂媚,像狗一樣屈辱的活著,要麼去接受肉體和精神的無盡折磨。比如民國時期的輪船大王盧作孚,1950年前後被中共的「共建民主新中國的誠意」所打動,背棄了中華民國,率領幾十艘輪船從香港回到大陸,可一旦你的資產和人都到了他手上,只有任人宰割,在「公私合營」中手下人全被幹掉,被迫自殺。還有坐擁50萬大軍的華北剿總司令傅作義、陳明仁、郭沫若、甚至宋慶齡,更甚至他們內部的林彪、賀龍、彭德懷、劉少奇、胡耀邦、趙紫陽……這些人哪一個有好果子?之前待你視若上賓的大官們,為了自己的利益根本不會仗義執言,這也是黨內政治鬥爭看多了嚇怕了。還有所謂的黨內開明派改革派,永遠干不過更原教旨更心狠手辣手握兵權的老傢伙們,他們想要經濟和實力的發展,但是更放不下絕對的權力。中共本質上是不可能通過經濟接觸,就向戈爾巴喬夫一樣擁抱自由,現在表面穿著西裝和你們笑嘻嘻,但就像身體中的癌細胞,平時低調諂媚偽裝,但實際上是韜光養晦,實際力量到了一劍封喉,等待機會完成《共產黨宣言》的終極目標,把整個西方、整個人類都踩在屍山血海的腳下。

正告基辛格、蘇世民這些親共派,你們所謂的全球經濟和民主的一體化發展思路,非但沒有達成你們美好的初衷,反而助長滋養了中共、恐怖主義這些普世價值的反對者,讓他們更加強大和有底氣去為所欲為的邪惡。你們不要沉醉於自己能成為中共的座上賓,沉醉於可以獲得正常法制之外的特權和商業利益,中國有句古話:始亂終棄,一旦你們失去利用價值或者忤逆他們的意思,一旦他們強大到可以無視你的矜持和自尊,一旦你們失去了西方民主力量的庇護,等待你們的是和盧作孚等人一樣的下場,看看你們的中國頂級同行:馬雲劉強東、柳傳志、郭廣昌、王健林,都無可奈何的在效忠和明哲保身,一切資產都是黨的,否則等待你的就是構陷和坐牢。甚至一度是鄧小平江蛤蟆的座上賓李嘉誠,現在也成了民族主義者人人喊打的存在,在國安法的問題上不得不違心的低頭表態,順我者昌逆我者亡。

工商界也不要一味被中國這個大市場所吸引,這麼多年來,真正賺到錢的外企佔比有多少?地方政府暗示和鼓勵甚至要求所有的企業紛紛成立黨支部,這樣才可以拿到政府的招標訂單。外企好像也要成立吧。十年前外企還是求職者人人羨慕的去處,現在看看周邊,除了北上廣深,外企在二線城市基本上沒什麼存在感了,最好的去處是國企和央企,事少錢多。你們謀求的14億人口的超級單一市場,只不過是拿一塊肉,吊著你們的胃口,讓你們技術轉讓、出賣長期利益來交換,而外企最後也會被內部的黨支部這個癌細胞所侵吞,被各種限制資本外流,限制外幣兌換的流氓政策限制,投資人血本無歸。

還有社會主義化的左媒,你們以為自己是在為了民主發聲,為了正反兩面的平衡發生讚美中國,當你們的觀點符合他們的利益的時候,你們在嘲笑自己的民主政體、挖苦自己的總統的時候,為所謂的中國故事所蒙蔽而為獨裁政權大唱讚歌的時候,拿出來借一下你們外媒的光環為他們塗脂抹粉,做好大內宣,讓老百姓看看你們的狼狽樣子,更加迷信獨裁或者你們叫的威權體制;不符合或者觸怒了他們,那就是境外反動媒體,反華勢力,各種反擊手段等著你們,把你們搞臭,污衊得一文不值。

歷史不斷的證明:任何相信中共的人,它們可能會有暫時的蜜糖和虛情假意派給你,但你最後都被迫吞下永遠的苦果和悔恨!收起你們的幻想和幼稚,為了你們國家、民族,以及自己子孫後代的利益,為了你們口口聲聲的世界人民,勇敢的正視現實,與中共決裂吧!

責任編輯: 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民意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