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民意 > 正文

梁啟智:站在歷史中正確的一方

作者:
無論如何,碰撞的過程肯定不會是平穩的。那麼在黎明來到之前,該怎麼辦?其實又甚簡單:多做實事,少說冷言冷語,互相扶持。特別是在同行路上,有些人總比其他人更快被打擊,等不及黎明到臨;建立起互相幫助的園地,就是保持信念堅持下去的關鍵。而在漫長的路上,亦總會有同行者犯錯;理解這些錯誤的處境,不過於苛責的同時能保持開放檢討,方能凝聚更多的同行者。

香港從來處於邊緣,在碰撞中成長。從有歷史記載開始,今天被稱為香港的華南沿岸一帶被中原政權打壓的經歷,橫跨超過一千年。香港開埠,來自西方列強在東亞的拓展;香港的成長,有賴香港地處冷戰和後冷戰前沿的位置。這些歷史,都是整個地域甚至是全球性的碰撞。可以說,碰撞才是香港自古以來不可或缺的經歷。

問題的重點,是確保在碰撞中不會站在歷史中錯誤的一方,並在碰撞的過程中減少損傷,迎接新一天的來臨。

香港今天面對的碰撞,和過去一樣,很大程度上是全球大趨勢的一部分,香港剛好再一次成為風眼點。這碰撞的源頭,在於有一方相信世界仍以弱肉強食的叢林法則運作。這想法有其因由,畢竟香港的存在本身也是西方船堅炮利之下的產物。但在百多年後,如果我們還以為今天的世界和當年的世界本質上一樣,以為自己也變得船堅炮利就可以恢復應有的地位,那是嚴重落後的觀點和形勢錯判,因為這世界早就不玩這一套了。

相反,世人早已發現,相對誰大誰惡誰正確,按契約行事的成本遠遠更低。以政府和人民的關係為例,政府按契約得到人民的授權,人民才會主動貢獻社會和服從規則,不會凡事陽奉陰違,亦可節省武力維穩的開支。同樣道理,國與國之間的交往如能按契約行事,未來事物的可預期性會大幅增加,交易成本也會大幅減少,雙方都會廣為得益。這是人類從歷史教訓中發展出來的結論,是現代解決社會問題的方法。

很可惜,有些人仍然活在百多前的世界,以百多年前的框架去追求他們眼中的重新掘起和復興,帶著復仇的觀念去看世界,因而忽視契約的建立和維繫,無視這已是世界新一套的規則和期望。新一輪的碰撞,由此而起。

在這場碰撞當中,香港人該如何自處?這個時候,信念很重要。我沒有水晶球,但我願意相信人類文明發展有其軌跡。人類文明發展出以契約取代叢林,後面是因為契約本質上比叢林優勝。再者,站叢林一邊,就只能倚望自稱重新掘起的一方,其實是另一種的自我設限;站契約一邊,則全世界相信平等的人都是朋友,天高海闊。這個選擇,不難做。

接下來的發展,歷史有否必然,人人答案不一。但沒有信念,則一定不能生存下去。

無論如何,碰撞的過程肯定不會是平穩的。那麼在黎明來到之前,該怎麼辦?其實又甚簡單:多做實事,少說冷言冷語,互相扶持。特別是在同行路上,有些人總比其他人更快被打擊,等不及黎明到臨;建立起互相幫助的園地,就是保持信念堅持下去的關鍵。而在漫長的路上,亦總會有同行者犯錯;理解這些錯誤的處境,不過於苛責的同時能保持開放檢討,方能凝聚更多的同行者。

以上,都不是甚麼大道理。能活在大時代,在風眼見證這段人類歷史的重要關口,甚幸。巨變中,能有百萬人相互砥礪,是前世修來的福份。怕以後來不及告訴大家,現在提前先說一句:謝謝你,香港人。

寫於香港

二零二零年六月三十日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立場新聞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民意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