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大陸 > 正文

為什麼說胡錫進的話比替考還可怕

關於最近爆出冒名頂替上大學的事,我還一直奇怪,為啥胡錫進還不出來洗地呢?果然,他就來了。

老胡昨天在自己的自媒體上發表了一篇文章《為什麼冒名頂替的醜聞現在才暴露,老胡了解到一些內幕》,港真,老胡確實是體制內玩自媒體最666的,沒有之一。這個小標題起的就那麼引人入勝,大家都想一睹為快。

可是我看到一半的時候,就有點想罵街了,直到耐著性子看完,我終於明白了,老胡這次以揭秘為噱頭,兜了半天圈子,巴拉巴拉說了一大堆,無非就是想說明:其實高考冒名頂替大部分都是自願的,再說也都是很久以前的歷史性事件了,不能拿來否定今天的建設成果。結論就是高考制度還是好的,是公平的,只不過是在制度不完善的時候,被別有用心的人利用了而已。

和以往一樣,無論是啥負面新聞,胡編都能從裡面擠出正能量的東西來。就像一條狗,總能在一坨屎裡面發現美味一樣。江湖人送外號叼盤俠,果然不是浪得虛名的。

胡編輕描淡寫地說了一句,大部分被冒名頂替的學生都是知情的,這只是頂替和被頂替者的一種交易。老胡的內部消息來源是否可靠,咱也不知道,咱也不敢問。可就算這是真的,這就是正常的事了嗎?就不該被聲討,被指責嗎?

老胡的文章里不帶一點點憐憫之心地說:還有因為種種原因主動放棄被錄取的那些學生。這種種原因到底是什麼原因,老胡沒明說,但他的意思很清楚,那就是,這些人沒錢交學費,所以要用自己的考試成績去換幾兩碎銀子維持生計。

人窮志短嗎,都是活該的。老胡沒把替考的主要責任甩鍋給被替考者,我已經很感動了。畢竟沒有買賣就沒有殺害,沒有人主動替別人考試,咋會有人能頂著別人的名字去上大學呢?

試問一下老胡,苟晶們被落榜,然後被安排到野雞大學上學,是不是要算是這種買賣行為的售後服務呢?這還真夠體貼的呢。

老胡這種冷漠的混蛋邏輯,恰恰是替考這種事能大範圍、長期存在的重要原因。

如果有人想頂替另外一個人去上學,是無法不讓周圍的人知道的。試想,一個人,突然就改了名字和戶籍,去大學報道,畢業後繼續用別人的名字求職、工作,甚至結婚生子,有的還被提拔成了領導。

這個人身邊的親戚朋友、他的同學、老師,怎麼能不知道呢?

苟晶當年在高考前模擬考試的時候,曾經考過全區的第四名。她的那個高中,同學們也都是成績好的學生。這些人現在大部分已經成了社會精英,據說還有當了大學教授的。

可是直到今天,在全社會都關注苟晶的時候。她的那些精英同學裡面,說的第一句話居然是:我們都以為你被頂替了之後變成了一個村姑,隨便找個農村人嫁了,所以我們都擔心你過得好不好。

這就是當代精英們乾的事,對不公平的現象假裝看不見,覺得弱勢群體就應該在農村生活,最多假惺惺地說一句:我們擔心你過得好不好啊。

我們的社會為啥變成這樣的了?如果你胡錫進還是一個有良心的媒體人,應該好好研究研究這個。

熟悉老胡的人都知道,老胡是不可能研究這種負能量事的,這輩子都不可能。他的絕活是,無論啥事,他都是先把水攪渾,然後再從一個你意向不到的角度去解讀。最後的目的就是說那些假裝可憐的被害者其實大部分是活該的,而我們的生活還是幸福的,一切還是美好的。

老胡的言論能大行其道,造成的影響,比替考事件本身更可怕。

據說:寫文章時喜歡用第三人稱來指代自己的人,一般都比較自戀。而一天到晚把老胡以為掛在嘴上的胡錫進就是一個典型。老胡就像一個對自己技術有無窮信心的大廚師,就算是再發霉變質的食材,經過他的精心烹制,都能成為一桌色香味俱佳的滿漢全席。

可是我也想和老胡說一句:一碗米飯里有維生素,一坨屎里也有維生素。想補充維生素,我還是想吃米飯,你不要想騙我去吃屎。

責任編輯: 寧成月   來源:老魚銳評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