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大陸 > 正文

三峽大壩詭異到底是為什麼?內部文件曝長江19秒灌滿濠河 暴雨加劇災情 當局憂北方難保

長江下游老弱婦孺被抓壯丁 百姓求救都不敢 南京破紀錄危急 湖北省紅十字會不救災 內部文件曝長江19秒灌滿濠河 中國33條河流水位創記錄 長江今後三天迎來洪峰考驗 強降雨加劇災情 當局憂北方難保 四水夾擊 周邊6區或分洪保武漢

三峽大壩監控入庫量異常,王篤然點評

中共官方「長江水文網」每小時至少更新1次,即時公告長江流域14個水情監測站的出、入水量與最新水位。

圖說:6月29日起,長江水文網已經不再顯示三峽和丹江口的入庫流量。

阿波羅網報導,從上月6月29日起,長江三峽大壩水庫的入水量不再顯示。

圖說:7月13日晚間8時,突然出現三峽水庫入庫量數據。

阿波羅網報導,7月13日晚間8時,三峽大壩水庫的入水量突然顯示,為每秒3.4萬立方公尺,出水量為每秒1.88萬立發公尺。隨後,該入水量資訊又突然停擺,不再顯示。截止14日下午4時,三峽大壩水庫入水量數據仍未顯示。

圖說:7月14日三峽水庫入庫量數據仍然沒有顯示。

阿波羅網記者查證,7月14日,長江水文網實時水情數據又顯示了當晚8時三峽大壩數據入庫量。

阿波羅網首席評論員王篤然表示,三峽水庫入庫水量至關重要,能顯示出洪水的強度。應該是所有數據中最重要的。但這個數據一直很詭異,從消失到浮現,然後又消失,這只能說明中共在造假,在隱瞞。

阿波羅網最新消息,7月14日晚9時,長江水文網實時水情數據,三峽水庫入庫量又不顯示了。

中共官方消息,長江流域多個省分已經發布紅色洪水預警,鄱陽湖持續淹水,江西目前防汛1級響應尚未解除,仍維持戰時狀態;中共中央級喉舌《人民日報》報導指出,中國應急管理部預計長江中下游、鄱陽湖、洞庭湖太湖,在未來3天恐繼續遭逢強對流天氣,發生暴雨與洪水的概率很大。

長江下游老弱婦孺被「抓壯丁」百姓求救都不敢

長江水位不斷暴漲,下游多個危險地帶要求民眾撤離,包括江西九江市的江洲鎮等長江江心高地。

來自九江市江洲鎮的官方消息稱,當地近萬人需要轉移,防護當地長達35公里的堤壩,實際可調用的勞動力不足1000人。當地政府周日發出撤離通知的同時,亦要求18歲到65歲之間的勞動力留下抗洪。

九江市民吳先生13日告訴自由亞洲電台,江洲鎮是長江上的一個汀,四面是長江,很危險。官方卻把它圍起來,遷進去四、五萬人。九江地區有兩個這樣的鎮,總人口大約有六萬人,大多是老人和婦孺。政府叫撤,但不提供物資保障和安置地點,民眾只能投奔親友,各自逃命。還有的人舉目無親,不知投奔何方。

另一位九江市民李先生稱,儘管調集了一些軍隊進去,但大多數災區的留守老人和孩子只能靠自救。當地關於洪災的消息,被大規模的限制。並且在壓力下,很多當地人甚至不敢公開發布關於涉及災民求助的資訊。

中國中小型河川管理混亂,專家警告小堤大災

圖為2020年7月長江武漢段的汛情。

新京報消息,中國水利水電科學研究院前副總工程師程曉陶表示,目前中國有7大河川的流域設有專責管理機構,負責流域內的防洪規劃,協調上下游、城鄉之間的利害衝突關係。程曉陶指出,除了7大河川外,中國中小型河川都沒有專責的流域管理機構。而中小河川往往涉及多個行政區,並由地方政府負責管理,導致中小河川的防洪工程「許多不成體系」。

據程曉陶直指,中國中小型河川的堤防「大部分是土堤」,且上游缺少大型的控制性水庫。所以,今年的防洪壓力更多地體現在中小型河川上,使這些河川成為洪災「多發、重發的高風險區域」。程曉陶提醒,相關單位除要加強防守巡查、水文監測和洪水預報外,且要從加強對中小型河川治理力度等方面著手,防止出現「小堤大災」。

三峽大壩泄洪,南京長江水位破歷史記錄,南京危急!

南京當地媒體報導,7月13日中午12點,南京長江水位達10.36米,突破歷史記錄的10.22米,超出警戒水位1.66米,南京處於十分的危急中。目前沿江公園及設施全部淹沒在數米深的水中,渡輪停駛,城市許多地區水已經淹沒了路面,有的地區積水近2米。

除了三峽大壩泄洪,長江中下游地區,如安徽、江西持續暴雨引發超過歷史記錄的大洪水,使下游長江面臨更大的洪水威脅。長江水位還在不斷上漲,南京真的十分危急。

南京的地標建築——南京眼旁的路燈原來是在地面上,現在路燈的四分之三被淹在水裡,只剩下四分之一露在水面上。

(視頻截圖)

南京綠博園沿江岸線全部被淹,從綠博園北門開始直到左岸花海的沿江區域,包括兒童樂園區域、景區辦公區域全線被淹,積水最深達到了近2米。

責任編輯: zhongkang   來源:阿波羅網孫瑞後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0714/1477159.html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