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存照 > 正文

劉青:中共禁言世界能否得逞

作者:
中共採用這種手段早已存在,設立不設立香港國安法對慣用流氓手段的中共沒有實質區別,最多只是頻繁的程度和公開的嘴臉有所不同。由於香港國安法只有黑社會的執行手段,中共雖然可以肆無忌憚不理睬國際輿論,卻不是不付代價便能夠盡興玩耍的。不論是綁架桂民海和書店雇員,還是編造罪名抓捕旅居大陸的加拿大人,中共因此而造成的國際影響和有形無形的損失,與中共由此獲取的好處相比怕是很難說孰輕孰重。

香港泛民初選獲選的人士於2020年7月15日舉行記者會,前排左為黃之鋒。(美聯社)

中共喧囂一時的香港國安法,六月三十日毫無意外由中共宣布通過,並立刻生效。這一視《中英聯合聲明》為廢紙的所謂立法,竟然還要裝模裝樣由中共人大投票通過,說明中共這頭吃羊的狼還真有耐心,在血口吞噬前能忍住口欲編造道理。但是全世界早已無人會認為,香港國安法會有什麼不出台的變數。人們之所以還對這一中共專制之法願意等著看,不過是想看看中共在此法中,究竟能不能變幻出些不一樣的惡法。果然,此法在大大擴張港府官員、警察隨意侵犯港人言論甚至人身權力後,還有讓人意外和吃驚憤慨的貨色,便是將言論的控制和抓捕擴張到全球,居然規定活在地球上便可用此法抓捕。

這便是香港國安法第三十八條的規定:不具有香港特別行政區永久性居民身份的人,在香港特別行政區以外針對香港特別行政區實施本法規定的犯罪的,適用本法。這其實是規定,但凡被中共認定犯下分裂國家罪、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涉及恐怖活動言行、以及所謂的勾結外國或境外勢力等,總之,只要被中共認定的任何有罪言論,不論身處香港或世界任何地方,全可以觸犯此法為由受追究懲治。

香港國安法三十八條擴及全球的內容,其狂妄和根本不具現實可行性,是真實展現了習近平的蠻橫和淺薄低能。其實習近平這一套在大陸早有事例,如習近平很早就嚴令的不准妄議中央,就是同樣思維暗道里拱出來的相同污流。雖然時間有前後,所含毒質有差異,但是施毒者的意願和痴心妄想卻如出一轍。不准妄議中央在大陸雖有一定的恐嚇作用,但其實遠不如毛澤東時代反革命罪的效用,因為習近平祭出此禁言法器後,不僅冷嘲熱諷習式中央從未根絕,就是直斥習近平為小丑、黑幫、獨裁者也大有人在。習近平在順者昌、逆者亡的大陸尚且多年難以做到禁絕妄議,遑論習近平根本痴心妄想的世界各國,要禁絕批評指斥中共對香港民眾維護權利和價值的殘暴鎮壓,真可謂狂犬食天一般只是提供世人笑料。

立法的主觀意態從大的方面講可以分兩種:一種是社會必須有條件保證得到確切執行的,有助於社會安全人身安全權利保障和經濟規範的社會需要,才會通過法定的嚴格程序成為社會行為規則的法律。例如,西方民主社會所產生的法律全經此程序產生,而社會沒條件、沒足夠資源保證可以嚴格執行,即使社會有需要或有推動產生的壓力,也因為不能保證執行而難以成為法律。另一種是統治者為統治需要或裝點門面的需要,這種立法從來就沒有考慮嚴格認真的執行,只是針對被統治的大眾或是堵世界批評之口,這種法律對統治集團而言不具有任何約束力。專制集權的政權尤其是共黨獨裁的政權,不論是前蘇聯為首的東歐共黨集團的國家,還是今日殘存的中共政權以及小兄弟北韓金氏家族政權,其統治下的所謂法律莫不是如此。

在專制極權立法的主觀意態中,還孳生出一類玩法的怪胎,如中共前首惡元兇毛澤東和今日首惡元兇習近平。毛澤東曾經否決刑法等法律產生,長期以反革命罪、公安六條等隨意解釋擴延的條款取代。毛澤東明示的理由是不要立法束縛自己,這就註定所謂法律不過是任其玩耍的道具。習近平遠沒有毛澤東肚中貨色,其膽識和表達能力也難以隨意駕馭,所以只能選用王朝牙慧,如不准妄議來玩法或是赤裸裸的搶奪皇冠的廢除任期限制。雖然本質上說,毛、習均視立法為玩物,但是吃相卻有霸道與粗俗的高低之別。這就難怪評判習近平的用語不離粗鄙,不堪小學生、光著屁股爭皇位的小丑、黑社會大佬等。

習近平的香港版國安法一出,網上便評論說是讓習包子出醜的高級黑,因為這法是完全沒有執行力的惡搞廢話。首先此法不僅不為國際社會所認可,而且招致的全是強烈譴責和憤慨,自然不能指望世界各國接受和認可此法的執行,恐怕倒是中共用此法懲治者反而會獲讚揚和保護。那麼習近平實施此法的手段,只剩中共已經一再呈現的流氓手段,即越境綁架回大陸關押判刑,或是等到猴年馬月目標人到大陸、香港,被中共以此法為由抓捕關押。不過這兩種手段中共均已經反覆用過,如中共特務潛入泰國綁架桂民海,前往香港綁架銅鑼灣書店多名雇員;而出於政治利益抓捕旅遊者,如抓捕並至今關押的兩名加拿大人。

其實中共採用這種手段早已存在,設立不設立香港國安法對慣用流氓手段的中共沒有實質區別,最多只是頻繁的程度和公開的嘴臉有所不同。由於香港國安法只有黑社會的執行手段,中共雖然可以肆無忌憚不理睬國際輿論,卻不是不付代價便能夠盡興玩耍的。不論是綁架桂民海和書店雇員,還是編造罪名抓捕旅居大陸的加拿大人,中共因此而造成的國際影響和有形無形的損失,與中共由此獲取的好處相比怕是很難說孰輕孰重。所以習近平的越境綁架和入境任意抓捕,雖然會有一些恐怖、恐嚇作用,但在世界上搞綁架活動和入境抓捕,其能夠實施的目標畢竟有限作用也有限。所以中共以香港國安法禁止世界妄議其惡行,只能是中共妄想世界會遵從的狂犬吠日。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自由亞洲電台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0718/147857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