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好文 > 正文

長平:中共黨員身份需要「安檢」

作者:
這些人當然不應為中共的惡行負責。但是,在限制簽證方面,似乎並沒有人們想像的那樣難以操作。「中共黨員」身份就跟可能暗藏危險的登機行李一樣,需要進行安檢,需要證明或者聲明自己無害,非作惡人員,也不協同作惡,才能進入自由社會。鑑於中共事實上已形成對人類文明的重大威脅,這種防範措施並不為過。

查詢谷歌趨勢可知,過去幾天在中國,「退黨」、「退黨流程」等詞語的搜索量都呈幾何倍數地激增。這次主要不是法輪功學員的功勞,而是《紐約時報》7月16日的一則報導:川普政府正考慮禁止中共黨員及其家屬入境美國,已經入境者也可能遭到驅逐。

儘管中共外交部華春瑩回應稱,如果該報導屬實,只能讓人感到美國的「可悲」,但中國網民顯然有不同看法。在嚴厲管控的中國網絡空間,這則消息後面的評論充滿了歡樂的氣氛。有人說自己被「感動哭了」,這是件「真真的大好事」,「一定要執行」。

有人擔心,假如實施計劃,那將會有數以億計的人受到影響。9,300萬中共黨員和他們的親戚中,有教師、科學家、商人、家庭主婦等各類角色,不該一概禁止。這種辯護聽上去比較煽情,但是並沒有說到關鍵點上。畢竟,任何一所中型以上監獄的服刑犯中,可能都有教師、科學家、商人、家庭主婦等各類角色。關鍵點是,中共黨員這一身份到底有沒有問題,假如有,問題有多大?

黨員真的都是「無辜」嗎?

有點道理的辯護是:大部份中共黨員屬「無辜者」,既沒有參與在新疆建立「教育營」,也沒有投票通過港版國安法。中共控制了所有社會資源,非黨員在職業晉升中很快就會碰觸到天花板,很多人都被綁架入黨。此說有一定道理。我在中國大陸媒體領域工作20多年,無論我在供職機構中如何表現優異,甚至是我自己參與創辦的報紙,最高職務都只能做到常務副總編。只有黨員才能當上總編輯。據業內同行說,這幾年變得更加嚴苛了,大多媒體的部門主任也只有黨員才能出任。

每個黨員入黨時都要宣誓「對黨忠誠」。但是,大多數人都言不由衷,敷衍應付。黨員定期要過「組織生活」,但是沒有人當回事,不少機構的組織生活就是公然的打撲克。對他們來說,黨員不過是道職業門檻,並沒有什麼政治含義。

但是,黨員身份在政治上真的那麼微不足道嗎?被中國網民稱為「最會叼飛盤」的專制辯護者、《環時》總編輯胡錫進立即寫文章「要給美國人上一課」,告訴他們「中國共產黨是誰」。文章首先吹噓了9,300萬這個數字:「它比德國的總人口還多」,算上家屬「加起來就至少有三億人,與美國的總人口相當」。顯然,這些用來威脅西方國家的數字是由每一個個體組成的,每一個黨員位列其中。

更重要的是,作為人類有史以來對社會控制最為嚴密的統治者,中共從來都不是空架子。從中央到基層,條條款款,層層級級,是一個高效運作的專制機器。曾經那些深入到山區抓捕孕婦墮胎的計劃生育工作人員,今天那些前往新疆邊遠村落拘押維吾爾人的援疆幹部,或者在私人企業建立黨支部的商界人士,在多倫多雪梨街頭衝擊聲援香港抗爭集會的留學生,都是「普通的共產黨員」。即便被迫無奈入黨才能升職的娛樂電視節目主編,對於那些不肯委曲求全而失去機會的人來說,也是一種不公平競爭。何況,娛樂節目也要姓黨,在愚民宣傳教育中功不可沒。

更有力的辯護是,很多異議人士也來自黨員,他們一直在為民主自由抗爭。還有一些位居高位的黨員「兩頭真」——年輕時入黨誠心為了人類的進步,年老後敢於說真話,揭露中共專制內情。另有很多人利用黨員身份進入教育科研領域的重要崗位,為人類科技發展作出了重要貢獻。還有很多人,除了貢獻黨員數目之外,的確只是被綁架的普通民眾。

這些人當然不應為中共的惡行負責。但是,在限制簽證方面,似乎並沒有人們想像的那樣難以操作。「中共黨員」身份就跟可能暗藏危險的登機行李一樣,需要進行安檢,需要證明或者聲明自己無害,非作惡人員,也不協同作惡,才能進入自由社會。鑑於中共事實上已形成對人類文明的重大威脅,這種防範措施並不為過。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蘋果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0727/1481844.html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