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言論 > 正文

周逸斐:滿街都是騙錢人 大學生就是錢袋子

—網際網路大廠內推灰產

作者:

‌‌

「合同郵寄了嗎?可不可以先開始實習啊?‌‌」

思雨剛發出信息,微信聊天界面就跳出‌‌「請發送朋友驗證‌‌」的提醒。她被介紹人刪除好友拉黑了。讀研二的思雨這才反應過來,為了一份網際網路大廠實習機會,自己上當受騙了。

她陷入了仲介‌‌「包進網際網路大廠實習/工作‌‌」的騙局,5000塊錢,三個月的生活費打了水漂。

思雨的遭遇並非個案。在微博、知乎、豆瓣等社交平台上,還有很多的大學生、研究生為了實習機會被騙,甚至有人為了一份大廠工作機會被騙走20萬。

尤其2020年疫情爆發,一些公司倒閉與裁員帶來的‌‌「蝴蝶效應‌‌」,畢業生遭遇‌‌「史上最難就業年‌‌」,而且已經蔓延到2021屆准畢業生群體,大量學生遲遲難以找到合適的實習機會。

從7月份開始,在簡介為‌‌「985、211失學失業者的新校園‌‌」的‌‌「985廢物引進計劃‌‌」豆瓣小組中,陸續有學生發帖詢問付費內推進入網際網路大廠的市場行情。‌‌「思雨‌‌」們想不到的是,付費內推的背後,隱藏著一個龐大的灰色利益鏈,在秘而不宣的運作。

仍有越來越多學生為了網際網路大廠的offer,淪為付費內推仲介機構和灰色產業鏈韭菜

大廠‌‌「餡餅‌‌」成陷阱

時針撥回到5月,思雨在閒魚上認識了一位自稱擁有10年工作經驗,可以保她進某大廠做媒體營運助理的資深HR。

彼時,她已失眠近3個月,為即將到來的暑期實習和秋招而焦慮。思雨想畢業後從事新媒體營運工作,但理科出身的她,要想在秋招參與新媒體崗位的競爭,必須有相關的實習經歷。

她從2月份開始投遞媒體營運相關的實習崗位,到5月份下旬,也沒有收到一份心儀的實習offer。她數了數,3個月,收到31封實習被拒的反饋郵件。暑期近在眼前,但她的實習之路,卻還絲毫沒有眉目。

正當思雨倍感絕望時,出現了轉機。5月底,手機彈窗了一條‌‌「如果面試HR是你朋友,是一種什麼體驗‌‌」的話題,突然點醒了她。在某二手交易平台搜索關鍵詞後,思雨發現有大量仲介、個人可以有償美化簡歷、實習面試輔導。千挑萬選後,她和一個自稱擁有10年工作經歷的HR建立了微信聯繫。

對方先是以‌‌「掌握個人情況‌‌」的名義,主動邀請思雨進行微信語音電話。當得知思雨跨領域求職頻頻受阻,精神狀態不佳後,這位自稱叫劉浩的HR,承諾思雨沒拿到offer前,可以免費對她進行電話心理疏導。

對方的感情牌,讓思雨逐漸放鬆了警惕。相談甚歡,思雨決定付費報劉浩的課,主要包括一次模擬面試和3節價值1000元的個性化面試輔導。劉浩讓她先交付了800元定金,如果思雨對模擬面試不滿意,剩餘200元尾款直接免除,這讓思雨更是對對方的信任感好感倍增。

前兩節課講解面試技巧,但到了第三節課快結束時,劉浩不經意地提及自己的另一個學生被他成功內推到某網際網路大廠實習,這讓思雨一下來了興趣。但他話鋒一轉告訴思雨要保密,說這是他的暗地生意,一般學員都不知道。

模擬面試後,思雨並不是很滿意。劉浩也兌現承諾,免了200元的尾款,這獲得了思雨的徹底信任。

面試輔導結束後的半個月裡,思雨也陸續收到過一些面試邀請,但仍未拿到一份正式的offer。與此同時,劉浩的朋友圈在頻繁發布學員付費內推實習的成功案例。心急如焚的思雨再次找到劉浩,說了走付費內推進大廠實習的想法。

劉浩告訴她,‌‌「你的相關實踐經驗為0,大廠的面試官肯定看不上‌‌」,這讓思雨徹底亂了心思。她決定通過劉浩買一份實習offer。

劉浩發給她一份表格,不僅列有大量可申請崗位,還有相對應的價格、名額、辦公地點等等相關信息。思雨因未放假無法參與線下實習,最終選擇新浪某地子公司的遠程實習,營運助理崗、走人事、有工資,內推價格1.2萬元。

‌‌「終於有反饋了,對方導師說你的簡歷是可以的,只要你時間方便,可隨時入職。‌‌」一天後,劉浩告知她,實習公司指導老師對她的學校比較認可,加上他和這位指導老師是好朋友,所以思雨可以遠程線上實習。

按照約定,內推成功後,思雨要先交付40%定金,將近5000元。劉浩告訴她,要立刻把定金轉過去,不然崗位可能隨時被搶走。思雨把上個月父母轉給她的3個月生活費,都轉給了對方,這時她才反應過來未簽合同。劉浩給她的回覆是,‌‌「我現在在上班,下班後將紙質合同郵寄到你學校,先把收貨地址發給我。‌‌」

1天、2天、3天……一星期過去了,合同還未收到,也沒有得到實習公司指導老師的聯繫方式。

期間,給劉浩發消息、打電話都不回,思雨越來越慌。這時她才發現,自己除了知道對方的微信聯繫方式外,並無其他任何有關劉浩的真實信息。哀求、控訴、謾罵……思雨使盡招數,不間斷地給劉浩發消息,都石沉大海。

終於在第4天,思雨最擔心的情況發生了。凌晨0點剛過,思雨發出一條新消息,微信聊天界面便彈出‌‌「請發送朋友驗證‌‌」的提醒,被對方拉黑了。她斷定自己被騙了。

與思雨有著類似經歷和遭遇的學生,不在少數。

留學生梁月花了1.2萬元,買到了某大廠的三個月遠程實習機會和一份實習證明,事後參加該公司的正式招聘時,才知道實習證明是偽造的;遠在美國留學的Candy,花了2萬元讓某知名仲介機構內推國內網際網路公司實習,結果她靠自己,拿到了比仲介機構推薦的更有含金量的實習offer……

一位曾購買某大廠遠程實習機會的學生,向j記者透露,海外留學生是付費內推市場的主要群體,尤其是今年受疫情影響,很多海外留學生無法回國參加線下實習。為了增加簡歷的含金量,今年秋招時更有競爭力,選擇購買遠程實習的留學生比較多。

做局的人

在眾多高校學生心中,擁有一份網際網路大廠的實習經歷,是拿到一份高薪體面工作的‌‌「加分籌碼‌‌」,為了得到想要的工作,他們願意付出代價。因此,付費內推成了一些仲介,甚至內部員工的生財之道。

少則千元,多則數萬元……明碼標價的實習offer背後,仲介往往需要打通內部關係,和內部員工進行分成,裡應外合。

Tech星球通過某二手交易平台,聯繫到一位好評量頗多的內推仲介,他自稱擁有字節跳動內部的測評題庫,還可提供內推包過服務。當j記者問及,是否可以實習內推時,這位賣家表示需要加微信私聊,詳細介紹。

‌‌「我是字節跳動的HR,一定幫你拿到實習offer。5月份,我就讓一個男生進入了算法部門。‌‌」按照賣家提供的信息,Tech星球添加上該微信主,他自稱自己是在字節跳動工作3年多的HR,叫高付。

他向Tech星球承諾,只要從他這裡購買付費直推,一定100%拿到線下實習的offer。為了證明他是字節HR的身份,高付發出兩張自己在字節跳動的辦公照片和個人內推碼,並表示‌‌「不能再透露過多,容易踩到公司紅線。‌‌」

‌‌「字節公開招聘的實習生崗位都可以直推,但前提是必須符合字節的人才要求。‌‌」Tech星球以某211高校市場營銷專業的應屆生身份,把簡歷發送給高付後,他表示簡歷過關,推薦投遞營運崗位。

‌‌「無需參加任何培訓工作,因為直推流程和普通面試流程不一樣,只是象徵性的走流程而已,大概一個月你就可以收到offer。‌‌」而至於涉及的關係渠道時,他直言,負責招聘工作的同事都打點好了,不管面試過程誰來負責,都會包過。

高付稱,‌‌「不僅實習工作保證包過,秋招、社招也都能保證一路通關‌‌」,‌‌「基本每年直推的實習生有七八人,我也會偶爾內推正式員工。應屆畢業生的身份會比社招人員稍微低一些,費用大概是一年的年薪。比如營運崗14、15萬元左右,產品經理崗大概18萬。‌‌」他向Tech星球解釋,這個產業鏈有市場價,不能隨便破壞規矩。

Tech星球以‌‌「需要再考慮幾天‌‌」為由拒絕對方後,時隔3天,高付主動發來信息稱,‌‌「字節跳動產品營運實習崗。價格3.1W,定金1W。簽訂流程是:定金-開啟直推-實地入職-尾款‌‌」。

當Tech星球表示預報名該崗位時,高付緊接回復‌‌「崗位剛被搶走,因為不止我一個字節HR在聯繫,其他HR也在聯繫自己的候選人‌‌」,並推薦滴滴出行的產品營運崗,‌‌「我朋友在滴滴出行做HR,可以內推你到他那邊,我倆互幫互助,一定保你拿offer,否則退全款。‌‌」

不只字節跳動、滴滴,一些付費內推仲介聲稱,騰訊等其他網際網路大廠的實習也可以保過。

Tech星球以准畢業生的身份,添加了微信公眾號為‌‌「OfferMax‌‌」的客服微信。當問及是否提供實習內推包過服務時,對方坦言自己是該機構創辦人,在騰訊內部領導層朋友的介紹下,達成實習包過合作業務。

該創辦人稱,推送學員最多的是企鵝教育項目組的產品崗和營運崗。‌‌「整個內推過程分為兩階段,第一階段是培訓期,所有學員先放入崗位池中,騰訊內部導師進行一周的統一線上培訓,在此期間,我們會根據學員表現打分、定崗;第二階段是推送期,培訓結束後,直接參加騰訊面試,面試結果一定是通過。‌‌」

對方甚至還發來了,自稱是與已內推成功的學員聊天記錄,作為證據。

仲介自稱成功內推入職騰訊的實習生反饋

當詢問可否提前獲知騰訊導師的基本資料時,該微信主先是回復Tech星球,‌‌「由於騰訊官方並無公開售賣實習業務‌‌」,他們只是與內部員工的黑箱作業,因此不便公開提供騰訊的導師資料。只能私下推薦一位導師的聯繫方式,可以詢問具體的實習工作細節。

但隨後不久,該仲介又改口,以指導老師要求先付6000元定金才願出面溝通的理由,拒絕了私下溝通。

為了進一步證明內推業務的真實和可靠性,該機構又主動向Tech星球發送了這家機構的地理位置,聲稱公司與騰訊總部大廈緊鄰,學員可以線下考察公司,並且可提前查看保過合同。‌‌「學員確認條款內容無誤後,先交3000—6000元定金,便可開啟前期培訓課程,等拿到入職郵件,或者線下成功入職之後,再支付剩餘的2萬元即可。‌‌」

從事揭露付費內推騙局多年的知乎答主‌‌「大欣V‌‌」(公眾號同名)告訴Tech星球,如今的付費內推灰色市場,確實存在內部員工與外部機構私下開展offer保過的業務鏈條。某些內推人士也確實可做到不僅保實習offer,還可保正式工作offer。‌‌「我知曉的內推圈中,正式offer的市場價一般在20萬到40萬不等,甚至更高。‌‌」

在職業紅線邊緣掘金

58同城發布的2019年《中國大學生最佳僱主調研綜合報告》顯示,位列大學生中意的職業榜首的,是網際網路行業,約24.38%的大學生認為,網際網路行業既多金又有較大發展空間。畢業生offer‌‌「一票難求‌‌」,而企業又有招聘需求,這種信息不對稱滋生了內推仲介的隱秘產業鏈,也引得不少公司內部員工遊走在職業紅線邊緣,形成了灰色地帶。

不同於愛思益、職業蛙、等求職仲介平台與數百家大企業正式合作,學員可享受企業在職員工的輔導,並且可擁有‌‌「綠色內推‌‌」的優勢,現在淘寶、閒魚、微信公眾號、知乎等平台上,宣稱‌‌「網際網路大廠實習直推,可保過‌‌」的灰色業務比比皆是,在這些賣家下面還有不少用戶留言、評論‌‌「價格多少‌‌」、‌‌「求私信安利靠譜的付費直推仲介‌‌」。

如今,付費內推已形成了一條產業鏈。通常,仲介機構或個人,向學生承諾實習保過;不過,則退還全款,並且可以提供實習證明、推薦信、支持背景調查。

而在具體流程上,仲介一般要求學生先支付一定比例的定金,然後簽訂合同。隨後,仲介人員會聯繫各公司內部人員,進行內推。學生只需等候公司實習指導老師的回覆,待收到offer後,再向仲介補齊尾款。

知乎答主‌‌「大欣V‌‌」表示,從他接觸的信息源估計,近三年來,購買網際網路大廠實習崗位的學生群體在逐步上漲,並且購買主體從海外留學生逐步向國內學生群體蔓延。他認為,如今的付費內推實習主要分為三類:遠程實習、小黑工,以及線下普通實習生。其中,遠程實習由於不需要進入企業做實質性工作便可拿到實習證明,是造假最多且學生受騙最普遍的一類。

一位在某網際網路大廠工作的員工對j記者表示,曾有仲介機構聯繫他,希望一起合作開展遠程實習業務。對方稱,他只需要提供實習崗位以及與實習生建立聯繫即可,實習證明、工作任務等環節,由仲介公司打理。由於剛入職兩年,他擔心被公司發現受處分,便回絕了。據悉,每成功推薦一位實習生,公司內部人士可獲得仲介機構給予的千元到萬元不等的‌‌「辛苦費‌‌」。

而由於求職信息不對稱,滋生的灰色利益‌‌「觸角‌‌」,還在延伸。

‌‌「如果沒有時間參加遠程實習,也可以直接買實習證明‌‌」,Tech星球通過網絡搜到的一位自稱在某網際網路公司工作的產品經理表示,他可以通過內部關係,開出帶有公司公章的實習證明。

不過,對於這類操作,一家內推仲介認為不太可能,‌‌「不走公司人事,根本無法開具正式實習證明,賣的絕對是假實習證明‌‌」。

根據《勞動合同法》規定,用人單位招用勞動者,不得要求勞動者提供擔保或者向勞動者收取財物。不少律師也公開提出,在用人單位不知情的情況下,若仲介與用人單位員工進行私下分成,員工行為屬於帳外款項不合法,嚴重者可構成犯罪,即非國家工作人員受賄罪。與仲介機構簽約合同後的實習生,若遇到內推失敗但仲介拒絕退款的情況,可根據自己實際損失要求仲介賠償。

從另一方面來講,如何防止實習、求職變成一樁交易,企業也需加強內部監管。

網際網路大廠的offfer很誘人,實習經歷也確實能‌‌「鍍金‌‌」加分,走正式合規面試流程才是正道。而求職內推的灰產,也需要全行業和企業加強監督、規範管理,讓急於求職的畢業生們,避免在剛出校門時就被絆倒。

(應採訪者要求,文中思雨、劉浩、高付均為化名。)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Tech星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0815/1489464.html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