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外媒看中國 > 正文

習近平、栗戰書、汪洋親屬在港擁4億豪宅 栗潛心照片曝光

作為中國共產黨第三號領導人物的長女,栗潛心在香港悄悄打造出一種橫跨這座城市金融精英和中國政治隱秘世界的生活。

栗戰書長女栗潛心

多年來,透過以給官員子女鋪路著稱的香港和大陸職場人士俱樂部,她與國企高管們談笑風生。她是中國的省級政治顧問團體的香港代表。她還是一家總部位於香港的國有投資銀行的主席,該銀行長期以來一直與中國高層官員的親屬做生意。

栗潛心現年38歲,在這座城市也有著深厚的財力基礎,購買了一幢價值1500萬美元的四層海景聯排別墅。她的伴侶擁有一匹現已退役的賽馬,並斥資數億入股赫赫有名的半島酒店,後來已將股份出售。

栗潛心及其他共產黨權貴與香港社會和金融體系密不可分,他們將這個前英國殖民地更緊密地與大陸聯繫了起來。通過建立盟友,將自己的資金投入香港房地產,中國的高層領導人已經將自己的命運與這座城市牢牢捆綁在一起。

隨著中國共產黨在管理香港方面採取更為強硬的立場,北京高層在政治和個人方面都有著既得利益。栗潛心的父親栗戰書負責新的港區國家安全法的迅速通過,這部法律為中國共產黨壓制異見提供了一個強大的新武器。

通過阻止抗議活動,該法可以保護中共領導人的親屬。抗議活動對經濟造成了嚴重破壞,拉低外界對這個地區的商業信心,讓這群人的處境岌岌可危,或者讓他們受到制裁。

國安法已經引發了來自外國的指責,可能對香港進入全球金融市場的途徑構成威脅。川普政府上周五對香港行政長官林鄭月娥以及其他10名香港和大陸的高級官員實施制裁,指責這些人限制了香港的自由。

習近平外甥女張燕南名下位於香港淺水灣的別墅

「中國紅色貴族的成員包括那些已經在香港做出巨額投資的『太子黨』,」香港中文大學中國研究兼職教授林和立說。「如果香港突然失去其金融地位,他們就不能把錢放在這裡了。」

中共領導層在香港的主要敞口之一是房地產。一項《紐約時報》調查顯示,包括栗潛心在內,中共四位高層領導人中的三位有親屬近年在香港購買了奢華住宅,共計價值超過5100萬美元。

香港物業記錄顯示,早在1991年, 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的姐姐齊橋橋就開始在香港購買房地產。香港產業和公司記錄顯示,她的女兒張燕南擁有淺水灣的一座別墅,於2009年以1930萬美元購得。此外,張燕南還擁有至少五間公寓。

據香港物業記錄顯示,前德意志銀行高管、中共第四號人物汪洋的女兒汪溪沙於2010年在香港購買了一處200萬美元的住宅。

對於許多領導人的親屬異常富有這件事,共產黨長期以來一直諱莫如深,他們明白這種財富積累可能會被視為權貴階層濫用特權,謀取個人利益。在香港,「太子黨」的存在可能會進一步煽起對北京的憎惡這一點,中共也十分注意。

與許多高層中國官員的親屬一樣,栗潛心行事低調。

在大陸,由中共控制的新聞媒體鮮少提及栗戰書的家庭,並且社交媒體網站上對其女的搜索結果寥寥。探訪栗戰書位於河北省南溝莊的故鄉,也沒有得到多少關於其子女的信息。

德國《南德意志報》得到的德意志銀行內部文件(《紐約時報》在去年年底查閱了該文件)提到了一位與中國的三號領導人栗戰書長女的中英文姓名一樣的女性。這些文件是證交會對該行有政治背景的員工所做的內部調查的一部分。

在一份列出了建銀國際(China Construction Bank International)董事的香港公司記錄中,栗潛心使用的香港身份證號碼,與這處濱海房產以及她跟合伙人共同擁有的一家公司的相關記錄中所使用的號碼相同。

一位人脈深厚的商人和一名與她有往來的人士證實,建銀國際栗姓高管就是栗戰書的女兒,由布魯金斯學會(Brookings Institution)研究中國政治精英的專家李成撰寫的一篇栗戰書生平簡介也這麼認為。

她的簡歷的其他部分,可以通過新聞片段和存檔的網頁拼湊起來。從中可以看到栗潛心如何加強與這座城市的聯繫,從而為自己在 大陸的政治生涯奠定良好的基礎。

她加入了香港華菁會等團體,這些機構為中共太子黨與香港富豪和政治階層的子女提供了接觸的平台。

赤柱正灘。2013年,一位中國共產黨領導人的女兒栗潛心就是在這裡以1500萬美元買下一幢聯排別墅

2013年,她和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的其他香港代表為一個村莊籌集救災資金。兩年後,她到該省探訪農民,還抱起年幼的孩童,為統戰部做宣傳。該部是中共從事海外政治人脈發展的機構。

根據在北京查到的企業記錄,栗潛心現為建銀國際董事長,該公司是中國一家大型國有銀行旗下的投行。她和她的合伙人以及銀行方面都沒有回應《紐約時報》多次發出的置評請求。

「大家往往認為,只要有深厚的人脈,就足以在中國政壇取得成功,」牛津大學中國歷史和政治教授拉奈米特(Rana Mitter)說。「其實,還是有很多人有意在共青團和政協這樣的機構證明自己,以謀求更高職位。」

通過對提交給香港有關部門的公司和財產文件所做的評估發現,與中共精英的許多其他成員一樣,她也積累了大量財富。栗潛心還在利用一個深受世界精英歡迎的避稅天堂。

提交給香港土地註冊處的一份文件顯示,2013年,她通過在香港註冊、在英屬維京群島成立的世喜控股有限公司(Century Joy Holdings Ltd.),以1500萬美元的價格買下了這棟俯瞰赤柱灘的海濱聯排別墅。

手中拿著一個葡萄酒瓶的蔡華波。他是栗潛心的伴侶,擁有一匹名為「赤兔寶駒」的賽馬。圖為他在2017年香港沙田馬場的一場比賽上慶祝賽馬獲勝。

當時30歲的栗潛心是該香港實體的唯一董事。去年10月《紐約時報》在有關德意志銀行在華招聘員工的文章發表前聯繫栗潛心置評,這家公司在幾小時後解散。

她的伴侶、35歲的華裔新加坡商人蔡華波(Chua Hwa Por)也使用了類似的策略。

根據2016年泄露的《巴拿馬文件》(Panama Papers),他被指定為一家在英屬維京群島註冊的公司的唯一受益人。這些機密文件曝光了知名商業領袖和政界人士可能以何種方式利用空殼公司和離岸銀行帳戶逃稅。蔡華波使用多個地址和身份證號,但通過新加坡身份證號,可以把他和栗潛心、房產和公司聯繫在一起。

栗潛心與蔡華波關係的性質尚不清楚,但他們共同擁有一家公司,並且在提交給香港房地產和公司註冊處的文件中使用了相同的家庭地址。香港新聞報導推測二人已經結婚。

在注重地位的香港,蔡華波並不掩飾自己的財富。31歲時,他擁有一匹名為「赤兔寶駒」(Limitless)的賽馬。2017年,它在香港賽馬會贏得一場比賽後,他還曾拿著一瓶葡萄酒擺拍照片。

據提交給香港證券交易所的文件顯示,那一年,他還開始進行多項重大收購。他捕手鮮為人知的香港上市投資公司太和控股,利用它收購了一些熱門資產,包括半島酒店的大量股份和一座標誌性摩天大樓的79層。

2017年7月,在被任命為太和控股董事長僅五個月後,蔡華波從該公司辭職。此前不久,由親民主派大亨黎智英所有的香港新聞媒體《壹周刊》曾報導這些購買行為,以及蔡華波與中國高官栗戰書可能存在的關係。(黎智英於本周被捕,被指控犯有國家安全及其他罪行。)

栗戰書當時正準備晉升政治局常委,那是共產黨權力的頂峰,他的家族中哪怕出現絲毫腐敗氣息,都會具有潛在的破壞力。次年1月,蔡華波出售了他在太和控股的大部分股份。

在沒有公開披露官員及其親屬財富的情況下,不可能知道蔡華波和栗潛心的收入是如何得來的。一個人完全可以出於正當理由擁有離岸公司,對於中國公民來說,這也並不違法。

香港著名財經作家任美貞也於2017年在《南華早報》(South China Morning Post)的一篇專欄文章中,對這二人的金融交易提出了質疑。《南華早報》是中國最富有的科技大亨之一馬雲旗下的一家當地報紙。

栗潛心的父親栗戰書出現在北京一塊大屏幕的畫面上。他是中國共產黨第三號人物,負責香港新頒布的國安法的通過

該報後來從網站上撤下了這篇專欄文章,稱其使用了「多項無法證實的暗示」。任美貞辭職,並在一份聲明中為自己的專欄辯護。

但如果披露消息有任何後果的話,至少絲毫沒有影響到栗戰書;2017年10月,他被提拔進入擁有強大權力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務委員會。

從那以後,蔡華波基本上避開了公眾視線。但他和栗潛心仍然是一家名為Chua& Li Membership的公司的共同所有者。在提交給政府的年度文件中,兩人都把那套價值1500萬美元的海濱別墅列為自己的住所,直到今年早些時候,栗潛心把自己的地址改為蔡華波擁有的一處高檔房產60層的一套公寓。

2019年4月,栗潛心罕見地公開露面,參加了一場現在看來預示著香港當前命運的活動。

一段活動的宣傳視頻顯示,她與香港領導人林鄭月娥一起,在一個由政府支持的促進香港國家安全的展覽開幕式上鼓掌。其他特別嘉賓包括人民解放軍駐港部隊副司令和大陸駐港最高機構聯絡辦公室主任。

牆上掛著盾牌和防彈衣,由政府及中國人民解放軍支持的青年團體香港青少年軍總會的成員前去觀看該展覽。

14個月後,北京對香港實施國安法。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紐約時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0816/1489761.html

外媒看中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