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對比 > 正文

陶傑:前面那兩隻蘋果 若有賈伯斯 必生出一個川普

作者:
這種人物都不喜歡束縛,喜歡麻煩,另找公式,因此引起所謂爭議。正如美國電影「飛越瘋人院」(One Flew Over the Cuckoo's Nest)里,男主角積尼高遜演的那個叫麥梅菲的罪犯,拒不服從穿制服、臉孔木無表情的護士長安排的電視節目,非要領導一批病人由轉台看籃球賽,更越獄去遊船野餐。

當初他去台灣發展企業,全球正值馬拉松熱,彼地普選總統起步,他說:「台灣,我和你一起跑。」

我一度以為,這只是一句很有Heart的Marketing金句。後來漸發現,他是一個層次豐富但又宗旨簡潔的人物,只不過在華人社會,這種人最初令一些人恐懼,繼而令大多數人爭議。

古今中外凡創造歷史的人物皆必引起爭議,一邊是掌聲,一邊是噓聲。世界改變而進入西方現代文明,始於牛頓看見樹上掉下來的第一隻蘋果,由此構想到數學和宇宙,教會震怒,視為異端。一個蘋果,加一個不甘平庸的人,顛覆了整個中世紀,開創科學。

然後是第二隻:那個全世界風行的商標,創辦人賈伯斯美國人。身為老闆,他很高傲,對高層雇員不留情面,不容忍錯誤,隨時解聘。跟他打工的人戰戰兢兢,但都知道他是那個披荊斬棘的先行者,顛覆了電腦,將電腦連接到手提電話,手提電話網絡又connect到人工智慧,牛頓開創的科學,被他無限大的連接到自信和欲望的宇宙,他開創了未來。

這種人物都不喜歡束縛,喜歡麻煩,另找公式,因此引起所謂爭議。正如美國電影「飛越瘋人院」(One Flew Over the Cuckoo's Nest)里,男主角積尼高遜演的那個叫麥梅菲的罪犯,拒不服從穿制服、臉孔木無表情的護士長安排的電視節目,非要領導一批病人由轉台看籃球賽,更越獄去遊船野餐。

正如在馬克思胡志明的國度里,列根是撒旦;在魯迅的眼中,中國的儒家禮教亦食人的鬼魅。其中的辯證關係,連許多讀社會科學和哲學的人也不會明白,何況口腔期的人口。

這正是人性令人迷惘的角落,何況在一個愚昧的亂世。譬如若有賈伯斯,亦必生出一個川普,但詛咒川普的人,卻不懂得怎樣罵賈伯斯。川普不討喜,但加一張嘴巴跟隨咒罵川普的「學者」和「知識份子」,偽裝道德,必是平庸之輩,更令人鄙視。

就像電影「飛越瘋人院」里那個拚命高喊不准這樣不准那樣、維持道德秩序的女護士長。

而最後,一個印第安人終於抬起了水龍頭的石座,砸破了玻璃窗。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蘋果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0817/1490152.html

對比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