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好文 > 正文

田云:高智晟律師失蹤三年 中共怕什麼?

作者:
這正如美國國務卿蓬佩奧7月23日在演講中所言:「中共對中國人民誠實意見的恐懼甚於任何敵人。」在一次與迫害他的「蒙面人」對話時,高智晟問其為何害怕自己這樣一個手無寸鐵的人,對方說:「你手頭要有點鐵我們到不怕,你有一百個師,我們就兩百個師弄你。可你手裡的只是支筆,五百個師也只能幹瞪眼啊。」

8月13日,中國人權律師高智晟失蹤整整三年。8月9日,高律師的妻子耿和與友人在舊金山中領館前舉行抗議集會,要求中共釋放高智晟,並呼籲美國政府幫助營救。14日,美國國務院國際宗教自由大使布朗巴克在推特上發文說,「我們沒有忘記高智晟律師」,他「獻身於捍衛基督徒法輪功學員和其他弱勢群體。」

高智晟是中國首批民間維權律師之一,被譽為「中國的良心」。他出身貧寒,自學成才,自執業起一直積極為弱勢群體維權。高律師因為代理許多敏感案件、曝光真相而觸怒中共,遭受了近15年的嚴酷迫害,包括非法綁架、酷刑折磨、冤獄、軟禁、禁止看牙醫、強制失蹤。

高智晟的個人遭遇是大陸司法持續敗壞、人權被持續踐踏的恐怖縮影。中共迫害像高律師這樣的優秀公民,是在與良善、正義為敵,與人類文明為敵。

中共為何迫害高智晟律師

高智晟律師敢於突破中共禁區,觸碰了法輪功、退黨活摘器官等中共最為忌憚的話題,因此招致瘋狂迫害。

香港律師何俊仁透露,曾有大陸國企以巨額利誘高智晟,聘其為獨家代表律師,條件是不得再參與義務維權活動,被高律師斷然回絕。

1.為法輪功大聲疾呼

2004年12月26日,高智晟律師代理並調查石家莊法輪功學員黃偉案。12月27日,他與另一位律師到石家莊新華區法院呈交材料,該院行政庭一位法官看過材料後說:「現在上邊有規定,凡是涉法輪功的案件一律不受理,並且不出具任何手續。」之後,立案庭的一名法官說:「你不是黨員吧(指律師),黨代表大會的精神你也沒學過吧,律師不允許接此類案件你知不知道,法院都是共產黨的,法律也是共產黨定的,現在上邊有規定說不能受理,就是不受理,你願意找誰就去找誰,願意哪告就去哪告。」

2004年12月31日,高智晟律師公開上書全國人大,指出黃偉案透出的司法亂象。他寫道:「『穩定壓倒一切』口號下的權力無規則施行,是當今中國社會的最不穩定之源。在法輪功問題的處理上,首先承認他們的中國公民地位應為當局、尤應成為法律工作者的一般思想。」

2005年10月、11月和12月,高智晟律師三次向中共最高領導人發出公開信,披露多地法輪功學員受迫害的慘烈事實,呼籲停止迫害法輪功

在題為《停止迫害自由信仰者改善同中國人民的關係》的信中,高律師寫道:「持續不輟的罪惡不僅僅使無以計數的善男信女蒙冤涉難甚至含恨而死,這種完全悖越基本人性的迫害至今仍在延續著,同時被延續著的是持續被損害的我們的政府形象以至國家形象,它包括法律方面的、道德方面及人性文明方面的。這場浩劫的罪惡不始於你們,但這場浩劫在你們二人主政時期得以繼延,這場針對自由信仰者的浩劫未能止於你們,這同樣亦屬一種罪責。」

在最後一封公開信、《必須立即停止滅絕我們民族良知和道德的野蠻行徑》中,高律師揭露了江澤民設立、周永康主導的「610」辦公室指揮迫害法輪功的惡行:「以『610』為符號化的權力,正在持續地以殺戮人的肉體及精神、以鐐銬和鎖鏈、電刑、老虎凳等形式與我們的人民『打交道』,這種已完全黑社會化了的權力正在持續地折磨著我們的母親、我們的姐妹、我們的孩子及我們的整個民族。」

長春學員張致奎向高律師講述自己受迫害的經歷,他說,當地警察梁處長在用刑前對他威脅稱:「今天我在這把你整死,扒個坑把你埋掉,誰也不知道,誰也找不著。」

中共迫害法輪功,從本質上違法違憲,重創國家的經濟、法制和道德。然而,高智晟的呼籲如石沉大海。迄今,迫害仍在繼續,罪惡的輻射波不斷擴大,從大陸向香港和海外延伸。為法輪功鳴冤的維權律師群體竟成為被打壓的對象,其中多人也遭受了歧視、酷刑和冤獄,家屬也被株連。

2.公開退出中共,呼籲國人退黨

2005年12月13日,高智晟律師發表書面聲明,退出中共。同年12月15日,高律師又發表了《這個政權從來就沒有停止過殺人》,他向國人發出倡議:「當務之急是丟掉幻想,從每個人的身邊現實地做起,以一切可能的方式力促身邊的人退出這殺人的集團,不再做殺人者的幫凶,更不再做殺人者的工具!」「退出中國共產黨!從根本上徹底擺脫中國人民的災難厄運!」

高律師還公開推崇大紀元系列社論《九評共產黨》,認為傳播《九評》是一場以真相和道德為結束武器的戰爭。

3.支持調查中共活摘器官

2006年3月,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事件被證人曝光後,高智晟律師公開表示參與調查事件真相。自2006年6月起,加拿大前亞太司司長大衛·喬高和國際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要求進入中國大陸進行關於活摘獨立調查,但是遭中共拒絕。高智晟為了促成調查,主動自北京發出邀請函。

2006年7月6日,大衛·喬高和國際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公布了《中共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獨立調查報告》,7月7日,高智晟與林牧、孫文廣、焦國標、張鑒康、楊在新等人日發表聯合聲明,譴責中共暴行。

2006年8月,高智晟律師被當局吊銷執照、秘密綁架並遭受4個月的酷刑,2006年12月22日,他被北京法院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處三年有期徒刑三年,緩刑五年,在緩刑期間又多次遭到綁架和酷刑。

4.曝光司法黑幕構想中國憲政未來

2016年,高律師在被軟禁期間,冒著生命危險手寫了50萬字的《2017年,起來中國!》。書稿由義士冒死輾轉帶出,在海外出版。高律師在著作里記敘了自2005年以來,他被中共非法監控、審訊、酷刑、及獄中生活等細節,揭露了中共司法黑幕。他也論及中國社會普遍性的信仰缺失之長遠危害,並且提出了對未來中國實行民主憲政制度的思考和構想。

歐洲議會副主席愛德華·麥克米蘭·史考特先生為此書英文版作序。史考特稱高智晟為「我們時代的英雄」,並稱這部著作是「痛苦的總匯,亦是為明日國際檢察官所準備的詳盡的犯罪控告書」。

中共怕什麼?

中共迫害高律師,因為懼怕他記錄和傳播的事實真相,懼怕他對暴政的深刻揭露,及其偉大的愛國情懷、不屈的意志和精神。正因為此,當局竟然禁止他外出治療牙病,甚至將他強制失蹤長達三年之久。

這正如美國國務卿蓬佩奧7月23日在演講中所言:「中共對中國人民誠實意見的恐懼甚於任何敵人。」

在一次與迫害他的「蒙面人」對話時,高智晟問其為何害怕自己這樣一個手無寸鐵的人,對方說:「你手頭要有點鐵我們到不怕,你有一百個師,我們就兩百個師弄你。可你手裡的只是支筆,五百個師也只能幹瞪眼啊。」

以弱抗暴,值得嗎?高律師說:「有人會認為抗爭付出的代價太大,(他們的看管警察中,有不少人與我討論過這一話題,幾乎都認為抗爭的代價太過於慘重),那是個外行觀點,如果你選擇了怯弱,你付出的代價則更是無邊沿的慘重。」

據耿和女士介紹,在英文版《2017年起來中國!》發行的招待會上,前美國國會議員沃爾夫含淚說:「我們能不能少考慮點利益,為這些遭受了如此迫害的律師多說點話,多做點實事?!」

今天,中共一邊壓迫大陸民眾,一邊在香港揮舞魔爪,並且企圖染指世界。高智晟律師當年關於法治、信仰、文明的許多洞見都頗具前瞻性,他的信念和實踐贏得了中外善良人們的敬重。

我們聲援受中共迫害的信仰者、維權律師及所有抗擊暴政的人士,就是在抵制邪惡的侵犯,捍衛正義。

歷史將銘記勇敢的中國人,他們在苦難中燃燒自己,奉獻高貴的光芒。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DJY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0818/1490603.html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