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班農被捕意味什麼! 紐約南區法院原是這色彩

今天突發消息:班農被指控涉嫌在2年前的「我們建牆」眾籌活動中,存在欺詐行為,並侵占數十萬的捐款。

目前被紐約南區聯邦地區法院起訴,其後,班農拒絕認罪,在參加完傳訊公聽會後,以500萬美元保釋金獲釋。但班農被限制只能在紐約和首都華盛頓地區行動,在沒有獲得許可前不得使用私人飛機或船隻。

紐約南區聯邦地區法院

紐約南區聯邦地區法院(United States District Court for the Southern District of New York,縮寫為「S.D.N.Y.」),屬於聯邦地區法院,其上一級法院為聯邦第二巡迴上訴法院。

紐約南區聯邦地區法院S.D.N.Y.,是什麼色彩?舉一下最近這個聯邦地區法院做的事大家就明白了

1.2017年1月23日,民主黨外圍組織「華盛頓公民責任與倫理」在S.D.N.Y.起訴川普,指控他持續的商業行為違反了憲法薪酬條款,在2019年的裁決中,S.D.N.Y.站在「華盛頓公民責任與倫理」的一邊,隨後2020年2月,聯邦第二巡迴上訴法院駁回S.D.N.Y.判決。

2.2017年6月12日,川普發表一條推文後,遭到多名反對者留言攻擊。隨後,川普拉黑了7名關注者,這幾名攻擊者以此起訴川普,而後S.D.N.Y.裁定,川普的推特帳號不配享有言論自由,不得拉黑別人。。現在川普已經將此案上訴至最高法院

3.S.D.N.Y.針對川普的身邊人,已經進行了多起訴訟,其中把川普的前私人律師科恩關進了監獄,後來科恩為了減輕罪狀,開始反咬川普,並在今年要出一本書繼續咬川普。。

4.在把自身屁股不乾淨的科恩搞進監獄後,S.D.N.Y.隨後開始對川普的私人律師朱利安尼進行所謂的「調查」。

5.今年7月底S.D.N.Y.發布全國臨時強制令,禁止川普政府在疫情期間對申請綠卡移民設下「公共負擔」排除規定,但隨後這個禁令在8月12日被聯邦第二巡迴上訴法院推翻。

6.同樣是今天,S.D.N.Y.裁定,駁回川普請求,要求他必須交出歷年報稅紀錄給曼哈頓地區檢察官。不知道這個會不會再次被聯邦第二巡迴上訴法院推翻。

「我們建牆」案的來龍去脈

此案中的第一被告人——布萊恩·科爾法奇(Brian Kolfage),是一名退伍重度傷殘軍人。

2018年12月16日,他在眾籌網站gofundme.com上發起的一個為聯邦政府建設美墨邊境牆募捐的眾籌項目。

這個眾籌項目叫We the People Build the Wall,以下這張圖片大家應該很眼熟。

這個眾籌項目一上線就取得了巨大的成功,包括俺在內都向這個眾籌捐款過,與此同時,民主黨民眾搞了一個相對應的「我們給梯子」的眾籌,結果一對比,輸得一踏糊塗。

在短短一個月時間內,籌款金額迅速升到2500萬美元,這個項目的巨大成功,引發了民主黨勢力的極大敵視,並迫使作為平台的眾籌網站出面介入。

2019年1月,網站方面警告科爾法奇:如果他無法明確地為這些捐款給出一個合法的非盈利組織作為目的地的話,網站就將把所有的捐款都退回。——而這個眾籌項目也確實在2019年1月被網站撤下。

為了保住這些民眾捐款建牆的資金,科爾法奇找來了班農以及一名叫Andrew Badolato的風險投資人(本案的第二與第三被告人),一起創建了一個叫「我們來建牆」(We Build the Wall Inc.)的非營利性組織。

按照眾籌網站的要求,同時將募集所得資金的用途從「捐給政府」改為「雇用私人企業來承建邊境牆」,因為捐錢給聯邦政府修牆這件事情,在法理上似乎沒有得到支持。

作為對捐款民眾的承諾,科爾法奇表示「不會從募得的捐款中領取一分錢的報酬。捐款將全部被用於建牆」。

而紐約檢方則認定,科爾法奇本人通過班農控制的另外一個非盈利組織,向科爾法奇的妻子,以「媒體公關」的名義打錢到她的帳戶內,大概是一個月2萬美元。

紐約檢方認定班農擁有的這個非盈利組織總共從「我們來建牆」(We Build the Wall Inc.)獲得了100萬美元。扣除每月給傷殘軍人的妻子的2萬美元後,還剩下幾十萬美元還在班農控制的非盈利組織手中。。

以上是目前已知的信息。

關於此事的評論

經濟問題是最容易被民主黨攻擊的領域。

因為大規模的政治活動,民意表達,只要人一多,事一多,要處理的錢與物就一定多起來,最後往往在一些細小的地方無法做到完美,總會有一些瑕疵。

這種瑕疵,對於有心攻擊的人來說,哪怕再小,也是可以切入的點。。

比如此次紐約檢方的起訴書就選擇了一個很小很小的切入點,僅僅是圍繞著班農與其他幾名成員可能涉嫌的欺詐行為提出起訴。

換句人話來說,就是科爾法奇和班農承諾把捐款全部用在建牆上,但紐約檢方認為他們沒有「全部用在建牆上」,於是把他們給告了,至於民眾捐款是不是因為這個「承諾」的強對應關係,民眾不急,紐約檢方很急。。

皇帝不急太監急?

說實在的,任何一個組織都要有開支才能維持活動,至少你得給工作人員開工資不是?

我們紐約居民聯盟就是一個501C3的非盈利組織,但我們一直都非常頭痛於,目前幾乎完全依賴每個人的無償義務奉獻,這顯然讓我們非常地捉襟見肘,很多事做不了。

而且,民眾自願捐款給科爾法奇這個眾籌的原因是因為「建牆」,而不是因為「不收一分錢的報酬」,只要牆有修建起來,適當的費用,我們可以接受。

倒是一向對紐約民主黨政府各種巧立名目,花錢花得無比神奇視而不見的紐約檢方,這時候突然間眼睛裡容不得沙子,一定要把科爾法奇給法辦了。

——這裡面,項莊舞劍意在沛公

選擇在這個時候公布起訴書並逮捕班農,並以500萬美元的保釋金為限制,限制班農只能在紐約和首都華盛頓地區行動,在沒有獲得許可前不得使用私人飛機或船隻。其根本目的,在於通過這種吹毛求疵的訴訟,把班農限制死,使得他在距離大選僅僅不到3個月的時間內,無法脫身到美國各地去幫助川普助選。

由於班農早在之前就已經與川普切割,並且涉及的這個眾籌是差不多2年前的事,這個訴訟對川普個人來說,影響幾乎是沒有。但對於試圖幫助川普助選的人來說,影響卻是很大。

民主黨利用這種法律訴訟進行各種的下套子,一再地提醒民右派2點:

一、需要把法官隊伍扭轉成保守派占優勢,才能讓民眾不必懼怕這種法律上的各種小手段。

事實上,民主黨的這種做法,極大地透支了美國社會的運行成本,長期以來,建立在契約互信的基礎上,美國社會的運行成本很低,但隨著民主黨不斷推進「政治正確」,利用訴訟危及民眾利益,搞得人人自危,相互懷疑,隱藏自己的意見,更是極大地傷害了法治。

二、任何有意參與政治的人,都要對經濟問題極其謹慎,象班農這樣,一個不慎,就會被對手以「一個很小很小的切入點」就被官司纏身了。

回過頭看看川普,可想可知川普的不易與廉潔。

川普作為億萬富豪,手上又有諸多產業,但執政這幾年來,在民主黨的各種吹毛求疵,各种放大鏡下,在經濟問題上居然沒有被反對派找到一丁點的瑕疵。

可以想像川普的犧牲有多大

可以想像川普的自律有多強

對比一下經濟上不乾不淨的拜登,如果不是因為現在民主黨還需要他,民主黨的能量在「政治正確」下、在左媒體的保駕護航下,還能在美國橫行一時,否則,以白等的經濟問題,早就引發官司,政治生命了結了。

班農的被捕,一方面是班農自己的瑕疵,另一方面,則暴露出民主黨現時對川普的恐慌,迫不及待地要打出自己全部的底牌,急於想把助選川普的力量先壓制下去。

但民意會如民主黨所願麼?

關起一個班農,還會有更多的班農站出來。

責任編輯: 寧成月   來源:吹號角的凌飛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0821/1492054.html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